我的快乐小窝 军事 1931年陈立夫去抓周恩来,擦肩而过不相识,手下:只见一旗袍女子

1931年陈立夫去抓周恩来,擦肩而过不相识,手下:只见一旗袍女子

他,生于清末,后起于烽烟之年,扬名于乱世民国。心有大才、心存大义,也心怀大善。

他,出身将门,13岁携笔从戎,是战神,亦是福将。打仗有勇,用兵如神,还幽默风趣。

前者,是我们永远缅怀周恩来总理;后者,是我们永远称奇的陈赓大将。两位新时代的领军人物,打过仗、领过兵,还曾在我党情报部门工作过,甚至因此学会了“易容术”。

1931年陈立夫去抓周恩来,擦肩而过不相识,手下:只见一旗袍女子

1955年4月,周恩来与陈赓

“易容术”的精湛程度,更是直接是陈立夫与其擦肩而过也不曾识别出,直到事后听属下说“只见到一穿旗袍的女子和一位老人下楼”时才恍然大悟。

1927年11月,为更好地打击敌人,保卫己方力量,“中央科特”在上海成立,周恩来担任直接领导人,陈赓担任情报科(二科)科长。

中央特科的发展非常迅猛,短短两年时间就成功将自己人安插到了多个领域。上海租界巡捕房、上海淞沪警备司令部、国民党上海市政府公安局等等一切可以掌握截获到敌人机密的部门,皆有特科人员。

凡是都伴随着两面性,随着中央特科的网越撒越大,敌人遭到破坏的行动次数因此逐渐增多之后,敌人的警惕性越来越高,特科情报人员的处境也就更加危险。作为中央特科的主要领导人,周恩来同志必然成了敌人首要逮捕的对象。

于是为了很好地隐藏身份与踪迹,相隔十天半月就更换住所只是基本法子,改名换姓、乔装打扮同样重要。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周恩来都不曾以自己真面目示人,不仅每天都贴着大胡子,出门时间也尽可能选在了人烟稀少的早上五六点,晚上十点以后,有些时候还会更早,更晚。

基于此,不仅特务打探到的周恩来是个大胡子,就连我党叛徒告知敌人的周恩来也是如此,完全不曾想过他其实是一位非常儒雅的美男子。所以便有了1931年陈立夫令人前去抓捕周恩来时,与之擦肩而过也不曾察觉到异常。

1931年陈立夫去抓周恩来,擦肩而过不相识,手下:只见一旗袍女子

陈立夫

当然,与之擦肩而过的周恩来、陈赓,也都是“易容”过的,自然辨认难度也升了级。不过,这“易容”肯定无法做到像影视剧中那样直接“改头换面”。

早些时候,陈赓去过世界闻名的苏联“克格勃”,也因此学得了更多如何建立好情报机构,更好传递情报等相关技术。这“易容”便是其中之一,说到底也就是通过例如胡子、假发、眼镜这类道具改变形象后忽悠人。

当时与陈赓一起赴苏联学习的党员中,还有顾顺章,也就是后来中央特科保卫科(三科)的首任科长。曾几何时,他也是我党的坚定跟随者。为了更好隐藏自己,本身面容十分清秀的他,除了睡觉几乎都带着一口假牙。脸一下子被拉得老长,外凸的假牙直接就让他看起来老了十几岁。

谁知,这样的人竟然当了叛徒,周恩来与陈赓当时差点被敌人逮捕,就是因为他。并且我党两处机关都因他的告密遭到了破坏,十几名地下党员被捕,大多都没能活着出来。

顾顺章曾经确实是一名非常优秀的特工,可奈何他始终收不住心。1931年春,顾顺章奉命到武汉执行任务,整个过程都十分顺利,随后他应该立即返回上海,但由于玩心大发贪恋享乐就想着过几天再回去。也就是这他觉得无关紧要的几天时间,让中央特科遭遇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

1931年陈立夫去抓周恩来,擦肩而过不相识,手下:只见一旗袍女子

和周恩来常以大胡子形象示人异曲同工,顾顺章对外公开的身份是魔术师,名为“化广奇”。在武汉逗留的日子里,他就是以此身份示人,还因此勾搭上了一个女人。虽然生而为人,谁都有七情六欲,但既然选择了成为一名地下党,就注定了该暂时性舍弃一些东西,显然化广奇舍不掉,顾顺章更是舍不掉。

纸醉金迷的时代里,很多东西都充斥着金钱的味道,顾顺章在没有足够多的钱却又想留住一个人的心的情况下,便想到了用魔术赚钱。于是,他便经常去到市场游艺厅里表演魔术。魔幻手法引人称奇也令人入迷,伴随着游艺厅里因他的表演而响起的阵阵掌声,顾顺章拿到手的赏钱也就越来越多。

在欢呼与金钱的诱惑下,顾顺章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完全曾留意到在某个灯光黑暗的角落里,有一个人看他的眼神中充满着冷酷。当天晚上,魔术师在众人的欢呼声中被当场逮捕,随即就被送到了国民党武汉绥靖公署行营。

顾顺章擅长易容,也极其擅长对付叛徒特务,令敌人闻风丧胆。他的职位逐渐晋升,就是源于在“惩治”犯人有一套,不过其身上的骄纵,生活上的腐化等毛病也因此逐渐养成。

对此,陈赓一直觉得十分忧心,甚至还对特科的同志无奈言道:“只要我们不死,准能见到顾顺章叛变的那一天”。

1931年陈立夫去抓周恩来,擦肩而过不相识,手下:只见一旗袍女子

谁料,这话竟一语成谶,前后不过一年时间。并且,国民党内部还尚未对他有过任何行动,他就直接倒戈,还以手中有重要情报为由申请面见蒋介石。

顾顺章本身负责的就是惩治叛徒,所以他比谁都明白叛变代表着什么,而他既然如此随意就走到这一步,可见他早已有过如此打算。甚至有可能,他内心对于这次被捕反倒心存感激。

这样的推测,在往后很多资料中都可以得到证实,后来中央特科也才他妻室的屋内搜出了写给蒋介石的信。信中内容就是以他所知道的共产党的秘密为筹码换取信任,这和他叛变的夙愿如出一辙。

就这样,随着我党两处机关遭到破坏,十几名党员被捕入狱,顾顺章的价值得到了体现,他如愿得到了去南京见蒋介石的机会。

国民党政圈复杂且腐败人尽皆知,很多时候为了抢功,自己人之间打得不可开交。在顾顺章去往南京之前,面对他不让给南京发电报的叮嘱时,“抢功大戏”又一次上演了。

之所以不让发电报,是为了降低被中央特科拦截的危险。这是作为中央特科的老人,顾顺章轻轻松松提个醒就能做到的事情,因为他非常清楚地知道,南京政府里有着中共的人。可偏偏国民党武汉调查科的人就是不听,一心只想着立功升职,无一例外都给上级发了电报。

好巧不巧的是,当一封接着一封特急电报传到徐恩曾的办公室时,他早已沉迷在了花天酒地场所,办公室只有机要秘书钱壮飞在值班。而钱壮飞正是中共地下党。他当即就意识到情况不妙,解开了电报后知晓了顾顺章已经叛变的消息。

1931年陈立夫去抓周恩来,擦肩而过不相识,手下:只见一旗袍女子

钱壮飞烈士

这还了得?钱壮飞连忙提笔写了封信,交给中共地下交通员他的女婿陈杞夫,由他连夜带着信坐火车赶往了上海,交给了周恩来。

情况紧急,周恩来连忙派人销毁相关机密文件,并命与顾顺章相熟的党员转移,尽可能打破顾顺章知晓的我党在上海的关系网。

至此,看似一切都已经转危为安,突然周恩来想到自己住所中的资料尤为重要,而顾顺章知道那个住所。于是陈赓与之一起冒着可能和敌人撞个正着的风险,折返回去销毁资料。

果然不出周恩来所料,他们两人赶到住所不久,陈立夫和徐恩曾就奉蒋介石之命,带着人赶到了。为了不打草惊蛇,所有人一路低调了一路,埋伏了一路,可当他们打开住所门后却只有一片寂静,根本不见任何一人。

1931年陈立夫去抓周恩来,擦肩而过不相识,手下:只见一旗袍女子

“五四运动”时期的周恩来与红军时期的周恩来

所有人都满脸问号,不知是哪里出了错,直到一手下说道“这一路也就只看到了一个穿旗袍的女子,和一个老人下楼”,众人才恍然大悟,连忙追了出去。可最终搜遍了整条街,也没发现一个可疑人影,只在某个街角处的垃圾堆里发现了一顶假发,一身旗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