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快乐小窝 社会 2011年,山东老汉锤死亲孙子,庭审时却有数千人为他求情

2011年,山东老汉锤死亲孙子,庭审时却有数千人为他求情

文|九月

编辑|九月

2011年,山东老汉锤死亲孙子,庭审时却有数千人为他求情

2011年9月3日凌晨5点,山东泗水县派出所值班民警正准备打开派出所的大门,就看见一位七旬老人蹲坐在院门口,老人见到民警的第一句话就是。

“警察同志,我杀人了,杀的是我的亲孙子。”

这位68岁的老人宋广寅提起锤子和斧头,残忍地杀害了自己26岁的孙子宋宪旺。

如此惨无人道的行为却有上千村民为他求情,希望能够从轻处理。

是什么让他对自己的亲孙子痛下杀手?

村民联名上书的背后又有何隐情呢?

2011年,山东老汉锤死亲孙子,庭审时却有数千人为他求情

绝望的爷爷

这一切还要从11年前说起。

这位老人名叫宋广寅,家住山东省济宁市泗水县北彭村。

2011年9月2日晚上11点,正在睡觉的宋广寅忽然听到外面一阵猛烈的砸门声,门外的人又踢又打,一副不开门就要拆房子的架势

宋广寅心想,这样的粗暴无礼,肯定是自己那不成器的孙子来了。

2011年,山东老汉锤死亲孙子,庭审时却有数千人为他求情

宋广寅本来不想开门,但他又害怕孙子一直敲下去,会惊扰到附近的邻居,便急忙朝门外走去。

一开门,宋广寅就看到了酒气熏天的孙子,事后根据警方的判断,宋宪旺案发当晚去找宋广寅时,至少喝了一斤的白酒。

孙子大摇大摆地进了门,宋广寅随口问了句“这么晚了还来干什么”。

没想到这句话竟惹怒了宋宪旺,“怎么,我没事不能上你这儿来吗?”

2011年,山东老汉锤死亲孙子,庭审时却有数千人为他求情

宋宪旺刚一进门就发现桌子上有瓶啤酒,还有一些没吃完的小菜,便自觉地坐下吃喝起来。

刚一坐下,宋宪旺就开了口,“我最近在外边交了个女朋友”。

宋广寅一听还挺开心,以为孙子开始要走正路了。

结果孙子接下来的一席话,让老人的心又凉了。

2011年,山东老汉锤死亲孙子,庭审时却有数千人为他求情

“快要过节了,我想换身行头,去女朋友家拜访一下,再给她家人买点礼物,你先给我2000块,再让叔婶、我大爷、和我姑,一家给我拿3000出来。”

两千块钱对宋宪旺来说只是两三天花天酒地的饭钱,但对于在家辛苦务工的宋广寅来说,却是辛苦两个月的干活钱。

宋广寅听完这些话,发觉宋宪旺交女朋友是假,想要骗钱才是真。

是啊,孙子整天游手好闲,在村里村外早就恶名远播,哪有姑娘愿意跟他。

即便是真有姑娘瞎了眼,家里人一下子也拿不出这么多的钱来。

宋宪旺这是在狮子大开口啊。

2011年,山东老汉锤死亲孙子,庭审时却有数千人为他求情

宋广寅有些生气,他不耐烦地对孙子说:“你赶紧吃吧,吃完赶紧走”。

“是我来的(次数)多了?你个老头子要撵我走?”

宋宪旺说着说着就开始对爷爷破口大骂,爷爷也不敢还嘴。

宋宪旺又咒骂了几句,扯着宋广寅的衣领,“如果今晚弄不到钱,老子就要了你的命。”

2011年,山东老汉锤死亲孙子,庭审时却有数千人为他求情

宋宪旺撂下一句狠话,就坐下接着吃吃喝喝。

爷爷没敢再说话,径直回到了屋内。

过了三十分钟左右,宋宪旺酒精上了头,就瘫倒在沙发边上睡着了。

见外面没了动静,宋广寅又从屋里走出来。

孙子在这边呼呼大睡,爷爷在另一边苦苦挣扎。

痛下杀手

如果自己今晚拿不出钱来,孙子酒醒之后指不定会做出什么疯狂之举。

宋广寅看着睡得正香的孙子,回想起他这些年的所作所为,是既心痛又忿恨,再加上今晚的一闹,他彻底对孙子失望。

经过一段时间的思想斗争后,宋广寅想着就算自己不动手,有一天就会被这个不孝孙子给打死。

于是他终于决定,为村里人、也为家里人除了这个祸害。

2011年,山东老汉锤死亲孙子,庭审时却有数千人为他求情

宋广寅喝了几口桌上剩下的啤酒,为自己壮胆。

喝过酒后,他顺手抄起了放在角落旁的铁锤,对着孙子的脑袋怒砸下去,此时睡得正香的宋宪旺毫无还手之力。

宋广寅使劲地锤了孙子两下,由于用力过猛,锤子把儿都被折断了。

虽然宋宪旺的头已经变形,血也流了一地,但宋广寅害怕孙子没死透。

2011年,山东老汉锤死亲孙子,庭审时却有数千人为他求情

按照孙子的脾气,如果他醒来,绝不会放过自己,此时的宋广寅已经杀红了眼。

他又从院子里找来了一把斧子,朝着宋宪旺用力砍了一刀。

看着满地流淌的鲜血和一动不动的宋宪旺,宋广寅有些回过神来,他从屋里拿来了一条被单给孙子盖上,然后匆忙出了门。

2011年,山东老汉锤死亲孙子,庭审时却有数千人为他求情

此时已经是凌晨三点,宋广寅怀着复杂心情,在凄凉的月光下,独自徒步走了20多里地,到泗水县城关第三派出所自首。

这才有了文章开头的一幕。

宋广寅将案发过程一五一十地告诉民警,并对自己的杀人行为供认不讳。

宋广寅亲手杀了孙子的事传遍全村,村里人也是议论纷纷。

村里90%的老人都对宋广寅深表同情,他们都认为宋广寅一定是忍无可忍,才做出这样的无奈之举,这样的行为是在大义灭亲,为民除害。

那么宋宪旺到底是做了什么,让全村人都恨得牙痒痒呢?

2011年,山东老汉锤死亲孙子,庭审时却有数千人为他求情

恶贯满盈的孙子

北彭村里有400多户,一共1000多人,他们平常见到宋宪旺就像是躲耗子一样,见面都得绕着走。

实在躲不过去了,宁愿自己吃点亏,也不愿意跟他沾上半毛钱关系,只当是花钱消灾了。

宋宪旺才二十多岁就不学无术、好吃懒做,没事净琢磨点偷鸡摸狗的把戏,村里人不管哪家的东西丢了,人们首先想到的都是宋宪旺。

宋宪旺拿了人家的东西从来不还,偷了东西被发现后,跟他理论两句,他还会记恨人家,指不定哪天想起来又上门报复。

2011年,山东老汉锤死亲孙子,庭审时却有数千人为他求情

村里大部分的青壮年都外出打工,自食其力,而宋宪旺却花钱大手大脚,每次从家里人那里要来的钱都很快被他挥霍一空。

宋宪旺不顾及亲情,每次要钱时都翻脸不认人,即便是对爷爷也是拳脚相加。

家里的钱要不来,他就把目光转向村里。

有一次宋宪旺找上一位村民要借600块,他说少一分都不行,可村民实在没有钱可以给他,宋宪旺就闯进他们家里,抱着他的孙子,还说要把房子点着了之类威胁的话。

村民害怕宋宪旺会做些出格的事,只能又找别人借了点钱,给了他600元。

类似这样的遭遇,北彭村里还有很多。

2011年,山东老汉锤死亲孙子,庭审时却有数千人为他求情

这也难怪村里人都对宋宪旺积怨已久,对于这样的土匪恶霸,全村人都避之不及。

宋宪旺死后,全村的人都拍手称快,就差放鞭炮庆祝了。

村里人一致认为宋广寅是个老实人,只是家门不幸,摊上这样一个败家的孙子。

况且宋广寅年事已高,希望能对他宽大处理。

2011年,山东老汉锤死亲孙子,庭审时却有数千人为他求情

北彭村的主任也希望能够尽力保下宋广寅老人,给他减轻点罪过。

他说:“宋宪旺在村子里就是一个混混,虽然他还不是说十恶不赦,但是他干的那些事可以说确实让老百姓都十分痛恨,宋广寅也算是为百姓除害。”

除了农忙后外出打工的青年,其余的一千多名村民都自发联名请愿,在请愿书上为宋广寅签字求情。

2011年,山东老汉锤死亲孙子,庭审时却有数千人为他求情

整整六张纸的请愿书,第一页就写满了宋宪旺在村里的种种劣迹,后面是村民们对宋宪旺的看法。

狱中的爷爷对于杀孙子的行为后悔不已,他认为不该由自己动手,而是应该让他接受法律的审判。

人都说子不教父之过,那么宋宪旺的父母去哪了呢?

教子无方

2011年,山东老汉锤死亲孙子,庭审时却有数千人为他求情

得知宋宪旺遇害消息的时候,宋宪旺的爸爸宋召平正在外面打工,一说起这个孩子,他也是气不打一处来,就连当初自己离家也是被儿子逼得。

他承认儿子变成现在这样,自己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都是因为自己没有好好的管教,才导致他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对于现在这样的结果,他也是痛心疾首。

“又心疼儿子,又恨父亲下这么狠的手,他再坏也是儿,那是人命,就是恨也没法恨,只能恨儿子不成器。”

2011年,山东老汉锤死亲孙子,庭审时却有数千人为他求情

根据宋召平的描述,儿子小时候还是很听话的,只是有些男孩子的调皮。

可自从儿子8岁辍学后,家里就不太平了。

宋宪旺刚开始是天天逃课,每天还装模作样地背着书包去上学,后来就变成和同龄的小孩打架,甚至还因为殴打老师而被学校开除。

他只是说对学习没了兴趣,就这样的反叛行为气得宋召平第一次对儿子大打出手。

2011年,山东老汉锤死亲孙子,庭审时却有数千人为他求情

不服管教的他,把家里人的话都当做耳边风,后来父母想管也管不住了,只能放任他在外面胡作非为,也很少过问。

结果越是不管,他就越是无法无天,宋宪旺成为了一匹脱缰的野马,还在外面认识一些不三不四的小混混,逐渐变成了一个不良少年。

由于文化水平不高,又是第一次当爸爸,宋兆平并不知道应该如何管教孩子,

一次次的放任都为以后埋下祸根。

2011年,山东老汉锤死亲孙子,庭审时却有数千人为他求情

儿子宋宪旺一开始是小偷小摸,后来偷的东西越来越多,自己想管也管不住了。

夫妻俩为了儿子的教育问题没少吵架,每次都是互相推卸责任,总也吵不出个结果,后来干脆离了婚。

父母离婚后,宋宪旺更是放飞自我,从15岁开始就连着几次进监狱,也没能改变他的脾气本性。

2011年,山东老汉锤死亲孙子,庭审时却有数千人为他求情

2002年宋宪旺就曾因抢劫罪被判处7年有期徒刑,并处1000元罚金,那时他才15岁。

因宋宪旺在狱中表现良好,他的7年刑期被减为6年,这让一家人都很开心。

宋召平本以为儿子要开始改过自新,结果却让宋召平大失所望。

2011年,山东老汉锤死亲孙子,庭审时却有数千人为他求情

出狱后的宋宪旺还没过几天安分日子,就开始变本加厉。

屡教不改

他隔三差五地向家里人要钱,要完钱后就整天整天见不到人影,不给钱就开始殴打父母,对爷爷奶奶也没有手下留情。

本就身体不好的奶奶更是被孙子给逼得气急攻心,在一次拉扯时当场死亡。

2011年,山东老汉锤死亲孙子,庭审时却有数千人为他求情

家里没钱就在外面借钱,几乎全村人的钱都被他借了个遍,美其名曰是借,但这些借出去的钱就像泼出去的水,再也收不回来。

欠下的各种外债也只能让家里人偿还。

2011年,山东老汉锤死亲孙子,庭审时却有数千人为他求情

这使得宋召平在村子里抬不起头来,他为了逃避村里的闲言碎语,选择外出打工,

大半年才回一次家,每次都是看望老父亲后又匆匆离开,不想与儿子打上照面。

宋召平一走,家里就断了经济来源,但宋宪旺还是不依不饶,每天向爷爷要钱,一言不合就开始打爷爷。

为了少受折磨,宋广寅不得不找个活干,挣钱供孙子喝酒的花销。

2011年,山东老汉锤死亲孙子,庭审时却有数千人为他求情

宋广寅在村里找到了一份泥瓦匠的工作,谁家有需要了就骑着自行车去干上几天,每天早出晚归,回到家后已经很累很累,完全没有力气了。

即便是这样,孙子也没能有所收敛,反而更加猖狂。

2008年,宋宪旺因为盗窃罪再次锒铛入狱,被判处一年有期徒刑,以及5000元罚款。

2011年,山东老汉锤死亲孙子,庭审时却有数千人为他求情

2009年,刚出狱不久的宋宪旺因为盗窃,被行政拘留15天了。

同年,又因为盗窃罪被判劳动教育一年零九个月。

结束了劳动教育后,宋宪旺更是肆无忌惮,在村里大事不犯,小事不断。

2011年,山东老汉锤死亲孙子,庭审时却有数千人为他求情

他挨家挨户的在村里要钱,不给钱就开始破口大骂,一旦有人敢反抗,宋宪旺还动手打人,村里的青壮年都外出打工,留在家里的只有些妇孺,哪能受得了这样的泼皮无赖。

正是对孙子一次次的失望,才使得宋广寅做出了如此冲动的举动。

随着宋宪旺的死亡,村里的人不用再提心吊胆的过日子,也终于能睡个好觉了,可就是苦了六十多岁的宋广寅不仅没有享受到天伦之乐,反而要承受牢狱之灾。

2011年,山东老汉锤死亲孙子,庭审时却有数千人为他求情

其实宋广寅还有一个孙子,小孙子老实本分,现在已经成家立业,虽然也是中学时期就辍学,但村里人对他的评价都不错。

生在同一个原生家庭中,两个孙子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命运,这说明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

一念之差,就会天差地别,是宋宪旺自己亲手葬送了自己的未来。

宋兆平对大儿子宋广寅一次又一次的放任最终造成了一家三代的悲剧。

2011年,山东老汉锤死亲孙子,庭审时却有数千人为他求情

总结

2012年4月,人民法院针对宋广寅杀害亲孙子一案,做出一审宣判。

宋广寅的行为属于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行为已经构成了故意杀人罪。
我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规定,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2011年,山东老汉锤死亲孙子,庭审时却有数千人为他求情

考虑到老人杀孙的背后原因,以及自首行为,可以从轻处罚,最终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很多人都很同情宋广寅,认为他是为了村里的安宁才大义灭亲,是正义之举,但他毕竟触犯了国家的法律,理应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2011年,山东老汉锤死亲孙子,庭审时却有数千人为他求情

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家庭教育、学校教育、社会教育都是缺一不可的,尤其父母是孩子第一任老师。

家庭教育的缺失,很可能造成孩子人格发育的不健全。倘若在青少年时期就对他们听之任之,只能是后患无穷。

2011年,山东老汉锤死亲孙子,庭审时却有数千人为他求情

当孩子遇到问题时,一定要加以引导、及时纠正,帮助他们树立正确的三观,避免其将来成为社会的祸害。

倘若在青少年时期就对他们听之任之,只能是后患无穷。

单纯的以暴制暴无法解决问题,也将付出惨痛的代价。

2011年,山东老汉锤死亲孙子,庭审时却有数千人为他求情

事实上,在我国的农村还有很多像宋宪旺这样的留守儿童,家长们外出打工,家里只剩下年迈的父母,爷爷奶奶们根本产生不了震慑作用,孩子们长期缺乏管教,很容易走上歧路。

2016年,国务院公布了《关于加强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的意见》,提出要从家庭监护、政府责任、教育任务、群团组织、财政投入五个维度着手,建立并完善了农村留守儿童关爱服务体系。

也希望未来这一弱势群体能够受到社会的更多关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