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快乐小窝 龙井产地 “铲不掉”的贺龙脚印

“铲不掉”的贺龙脚印

作者:梅兴无

在鄂西利川的大山深处,有一个偏僻的土家村寨——青岩。在离青岩不远的沙溪寨头上伫立着一块突兀的大青石,石头上平平展展的,上边刻着两个脚印。这双脚印记载着一个动人的神奇故事。

青岩坡,青岩洞,

爬上青岩望鹤峰,

不求天,不求神,

只求红军和贺龙。

这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流传于青岩一带的一首民谣。

1933年冬,贺龙率红三军从鹤峰为中心的湘鄂边根据地来到了青岩,打土豪,分浮财给穷苦百姓,一时间“大楼房空仓响,百姓家饭菜香”。地主恶霸望风披靡,穷人第一次昂起了头,伸直了腰,他们喜气洋洋地唱道:

五更天亮喜讯来,

贺龙红军到青岩,

土豪劣绅都跑尽,

穷人个个乐开怀。

一天,贺龙站在沙溪寨头的那堵突兀的青石上,给红军战士和老乡们宣讲革命道理:穷人为什么穷,富人为什么富,穷人为什么受富人压迫;只有在共产党领导下,把天下的穷人都组织起来,拿起枪杆子,搞武装斗争,推翻人吃人的社会制度,打倒土豪劣绅,自己掌握枪杆子、印把子,穷人才有出头的日子……

“铲不掉”的贺龙脚印

贺龙画像

贺龙的话字字句句都说到了穷苦百姓的心里,在场群众都听得频频点头。这一带群众纷纷替红军送粮送草、让房腾铺,不少青年还报名参加了红军。

后来,贺龙率红军转战到湘黔边区去了。群众忘不了贺龙和红军,盼望着他们早早归来,便在贺龙讲话时站过的青石上凿下了一双脚印,同时也凿下了乡亲们对红军的无限思念和盼望。

红军走后不久,远逃他乡的豪绅地霸又卷土重来,青岩一带又成了暗无天日的世界。团总黄礼德带着一帮子团丁,大肆迫害红军家属和替红军办过事的群众。

黄礼德得知,竟有人斗胆凿下了“贺龙的脚印”,气得七窍生烟。他派出团丁四处查访凿脚印的人,可怎么查也查不出来。黄礼德抓耳挠腮:这帮穷鬼一个个硬叫贺龙给赤化了。于是,他亲自领着团丁,把那块青石上的脚印给铲掉了。黄礼德狞笑着说:“穷鬼们,老子把你们的希望根子铲掉,看你们还敢跟老子作对!”

可就在那双脚印被铲平的第三天,寨子里的老百姓中又传出一条消息:“贺龙的脚印又冒出来了!”这消息不胫而走,百姓们又惊又喜。他们心里都十分明白,这双脚印是有人重新凿下的,也知道是谁凿的,但他们守口如瓶,瞒着那帮豪绅地霸。

这个消息传到黄礼德那里,他暴跳如雷,拍桌大骂:“娘的,硬是要跟老子唱对台戏啦!”他气急败坏地带着人又去把那双脚印铲掉了。黄礼德琢磨,这个凿脚印的一定是寨子里的人,于是又命令手下的团丁挨门挨户去查访。寨子上的百姓哪里肯讲出实情,就编一些话来糊弄他们:贺龙是天龙下界,他的脚印有神佑,凡人是没办法铲平它的。

果然,三四天后,那双脚印又神奇地出现在那块青石上,而且比前两次的更深了。寨子里又传出话来:“神仙又显灵了,贺龙的脚印又现出来啦!”随着这双脚印的一再出现,穷苦百姓对贺龙、对红军的思念更加强烈了。

黄礼德是又恨又怕,他当然不信脚印有神佑,料定是“歹人”所为。在带人又一次把脚印铲平后,他心头生出一条毒计。

一个月黑星稀的夜晩,猎猎山风一阵紧似一阵地刮着。到了下半夜,一个敏捷的黑影爬上了那块青石,紧跟着响起了丁当的凿石声。“哈哈哈……”躲在暗处等候多时的黄礼德仰天大笑起来,“我当真的是他妈的啥子神仙呢!原来是你杨守勤杨石匠。咱可真是冤家路窄呀!”

这个杨守勤便是凿脚印的人。他家住在寨子东头,祖祖辈辈都是石匠。他父亲因欠了黄礼德的阎王债,被活活逼死。“父债子还”,黄礼德对杨守勤也不放过。杨守勤被逼得背井离乡,靠一把锤子、几根錾子四处讨生活。当他听说红军到了青岩,赶紧从外乡赶了回来,恰巧那天亲耳聆听了贺龙的演讲,终于看到了穷人的希望。红军走后,他连夜在贺龙站过的大青石上凿下了一双脚印,好使穷乡亲们得到一些安慰,看到一些希望。黄礼德每把脚印铲掉一次,杨守勤就在半夜里偷偷地再凿上一次,这已是他第四次凿脚印了。

第二天,黄礼德把老百姓驱赶到大青石旁边的大黄桷树下,指使两个团丁把杨守勤一侧的手脚捆在一起,吊在大树上毒打。团丁的皮鞭无情地抽在杨守勤的身上,他的衣服顿时绽开了一条条口子,殷红的鲜血顺着胸脯淌到地上。

黄礼德对在场的百姓大声呵斥:“看见了吗?谁私通‘红匪’,这姓杨的就是榜样!”老百姓横眉冷对,恨得咬牙切齿。

直到两个团丁打累了,才把奄奄一息的杨守勤从树上放下来。杨守勤咬着牙,从地上挣扎着站起来,怒目瞪着黄礼德:“你姓黄的常常把‘礼’‘德’挂在嘴巴上,我这一身的伤就是你的‘礼’、你的‘德’!”

黄礼德鼻子哼了一声:“我跟你讲,你自己凿的脚印你自己必须铲平!不然,老子就不客气!”杨守勤昂着头,挺着腰,像那块青石一样岿然不动。

“臭石匠,莫跟老子装聋作哑。我问你,铲还是不铲?”黄礼德瞪着杨守勤,一对眼球突出来像两只臭鸡蛋。

杨守勤冷笑一声:“我杨石匠敢作敢当,石可穿,不可弯!”

“那你就别怪我手毒心狠啦!”

“谁都晓得你姓黄的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都做得出来。不过你莫高兴得太早了,总有一天你也会死在这双脚印下!”杨守勤胸膛一挺,宛如一座石雕。

周围的群众都暗暗称赞杨石匠是条硬汉子,个个攥着拳头,用迸火的眼睛盯着黄礼德。黄礼德见状一挥手,拖着杨守勤溜走了。

不久,黄礼德给杨守勤扣了个“私通‘红匪’”的罪名,把杨守勤绑到贺龙的“脚印石”跟前杀害了。为了斩草除根,他又派人半夜放了一把火,烧了杨守勤的茅屋,杨的妻子和一个才几岁的小孩也被活活烧死了。

半个月过去了。一天,一个团丁慌慌张张地跑来向黄礼德报告:“那……那双脚印又现出来了!”

“什么?”黄礼德着实吃惊不小,“这帮穷鬼,真他妈的杀不怕!小的们,给老子把凿脚印的查出来,让他跟杨石匠做伴去!”下午,出去打探的团丁纷纷回报,所问到的人,无论男女老幼,都只回答了一句话:“脚印就是我凿的!”

“铲不掉”的贺龙脚印

“铲不掉”的贺龙脚印

留在鄂西利川沙溪寨大青石上的“贺龙脚印”

黄礼德不禁浑身筛起糠来,讷讷地说:“这脚印恐怕当真有神佑……”

后来,“贺龙的脚印有神佑!”这话在三乡四邻越传越神。老人们还说,有神佑的人一定造化大,贺龙和红军一定会成大气候,一定还会回来的。

10多年后,当年的红军——解放军果然打回来了,青岩人民身上的锁链被彻底砸碎了。黄礼德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如同杨守勤所预言的那样,死在了那双脚印下。

如今,青岩人仍对这双脚印一往情深。但最后凿脚印者是谁,至今仍是个谜,恐怕也将永远是个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