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快乐小窝 龙井产地 为何有人说是卖梨的郓哥害死了武大郎?

为何有人说是卖梨的郓哥害死了武大郎?

武大郎之死有两个致命因素:①郓哥就是导火索、搅屎棍。②武大郎受伤后对潘金莲的那番话,直接就是催命符!

武大郎不光生的矮矬猥琐,关键是没本事没钱。老婆一贯红杏出墙,他难道不知道?他知道,由着她,将就过一家儿人。从潘金莲嫁给他开始,跟那张大户就没断关系,张大户死了,别人照样臊皮,在清河县实在住不下去了,才搬至阳谷县。


《水浒传》书中有一段描写,把武大,武二,潘金莲三人的心理,武大与金莲的关系都交待的很清楚。就是潘金莲调戏武松之后:武大挑了担归家后见厨下妇人哭的两眼通红,问是怎么回事,妇人颠倒说武松调戏她。武大道:“我的兄弟不是这等人,从来老实,休要高做声,吃邻家笑话。“武大撇了老婆来叫武松吃点心,武松不应只顾出门去了,第二天让土兵来搬了行李回县衙住,武大赶出来叫道:“二哥做甚么搬了去?″武松道:“哥哥不要问,说起来装你的幌子,你只由我自去便了。”

潘金莲说武松调戏她,武大信吗?不信,知道老婆的禀性,兄弟的为人。潘金莲调戏武松,武松告哥哥了吗?不告,告了有用吗?告了白给哥哥添堵,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武松也想将就哥哥过一家儿人。

郓哥挨王婆打时,那西门庆与潘金莲偷情可不是一遭两遭了,一条紫石街就没人知道?有人告武大吗?没有,一是西门庆惹不起,二是武大窝囊,告了也是给他惹祸,又不能怎么样。武大自己没一点察觉?不可能,每日归家老婆脸都喝的红红的,“酒是色媒人”,武大深究了吗?没有,睁只眼闭只眼,将就过日子吧!

偏这郓哥小孩子家家的不通世故,想不到这上面来。就因为要把几个雪梨卖给西门庆,被王婆拦住打了一顿,就来将武大的军。

郓哥寻到武大,看着武大说:“这几时不见你,怎么吃得肥了?我前日要籴些麦稃,一地里没籴处,人都道你屋里有。”武大道:“我屋里又不养鹅鸭,哪里有这麦稃?”郓哥道:“你没麦稃,怎地养得肥嗒嗒的?便颠倒提起你来,也不妨,煮你在锅里,也没气。”武大道:″含鸟猢狲,倒骂得我好!我的老婆又不偷汉子,我如何是鸭?”郓哥逍:“你老婆不偷汉子,只偷子汉。”


那郓哥连骂带将,是个人脸上都挂不住。武大被逼无奈不但请郓哥喝了顿酒,还定下了捉奸行动,结果可倒好,武大挨了窝心脚,疼痛难忍不说,茶饭没有,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没奈何叫老婆来分付道:”你做的勾当,我亲手捉住你奸,你倒挑拔奸夫踢了我心!至今求生不生,求死不死,你们却自去快活,我死自不妨,和你们争不得了。我的兄弟武二,你须知他性格,倘或早晚归来,他肯干休?你若肯可怜我,早早服侍我好了,他归来时,我都不提。若你不肯看觑我,待他归来,却和你们说话。”

这武大千不该万不该,不合拿兄弟武松来威胁妇人,可好,一碗砒霜要了你命,不让你跟你兄弟说话了!

我是萨沙,我来回答。

这是一种懦弱的说法。

其实很简单,如果郓哥不去告诉武大郎关于通奸的真相,武大郎就不会去捉奸,也不会被西门庆打伤。

不被西门庆打伤,就不会出现武大郎因没有人帮着看病。

不存在没有人帮着武大郎看病,武大郎就不会威胁潘金莲说武松会回来报复。

那么,武大郎就不会被潘金莲害死。

话不是这么说。

诚然,郓哥是被王婆殴打以后,为了出气才告诉武大郎真相。

但是,郓哥是否告诉武大郎,同武大郎被打被杀并没有关系。

这是因为,郓哥不能预料到武大郎捉奸以后会被殴打,甚至会被杀害。

甚至不能预料到武大郎会去捉奸。

郓哥本来目的只是爆点料而已,出出气。

他如果是有目的想占便宜,就应该借机向武大郎要钱。

结果,武大郎仅仅请郓哥吃了一顿饭,郓哥就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

说明,郓哥毕竟还是年轻,一时冲动而已。

但郓哥爆料这件事,不代表武大郎就会去捉奸。

捉奸完全是武大郎自己的选择,不是郓哥强迫他去捉奸。顶多是武大郎表示要捉奸后,郓哥想了个办法帮他,目的也是让王婆出出丑而已。

所以,郓哥爆料和武大郎捉奸没有必然联系。

武大郎也完全可以知道这件事以后,等着弟弟武松回来以后再说。

捉奸是武大郎的选择,不能责怪郓哥,郓哥最多是帮了点忙。

再说,捉奸导致武大郎被打伤,也是郓哥甚至武大郎自己无法预料的。

其实,如果不是潘金莲教唆西门庆打人,根本就没有打伤人这回事。

西门庆完全可以推开武大郎就跑,武大郎难道拦得住吗?

西门庆是在潘金莲的教唆和讽刺下,才将武大郎踢伤。

这事也根本不是郓哥能够预料的,不能责怪他。

最后也是同一个道理,毒死武大郎是郓哥做梦也想不到的。

正常来说,通奸虽然是罪,前提是事主去报官。如果武大郎不去报官,西门庆和潘金莲也就没事。

退一步说,武大郎就算去报官,他也缺乏可靠的证据。

因为当时只有他一个人看到西门庆和潘金莲在一个屋子里,也没有在床上捉住。

人家说捉奸在床,没在床上捉住,你告状也没用。

所以,潘金莲似乎没有还是武大郎的理由。

就算怕武松回来算账。以武松的个性,也不是随便就杀人的。

不然武松后来发现哥哥死了,也不会先去告状,告状失败了才去杀人。

武松回来知道这件事以后,最多去找西门庆讨公道,打他一顿而已,也不是什么大事。

之所以潘金莲、西门庆要害死武大郎,主要还是为了要长期在一起。

当年的制度是,只有男人休妻,没有妇女主动要求离婚。

而武大郎被打的吐血了,尚且没有要求休妻。

为啥?

一是武大郎懦弱,其实之前潘金莲在老家就曾偷过汉子,这点武大郎也知道,忍气吞声就算了;

二是武大郎条件差。潘金莲如花似玉,是个美人,不是因主人家报复,武大郎是不可能娶到这样的老婆的。如果休妻,即便有武松资助,没钱又相貌丑陋矮小的武大郎,未必能够再婚。

所以,武大郎不太可能主动休妻,那么潘金莲和西门庆就不能在一起。

当时两人通奸的如胶似漆,人家说色胆包天,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在一起的。

况且,这样偷偷摸摸,万一被捉奸在床,两人都要坐牢,也是很大危险。

所以,在王婆唆使下,两人干脆下毒手将武大郎还是,一了百了。

显然,打伤武大郎,武松回来最多打人报复,将西门庆也打伤。

但杀死武大郎,武松就很有可能会杀人报复,正常来说西门庆、潘金莲不可能选这招。

不但郓哥,就连武大郎做梦也没想到会被潘金莲毒死,不然他多少会有戒备。

所以,武大郎被杀和郓哥没有什么关系。

很多人责怪郓哥多事,才导致后面一系列的事情。

但郓哥将奸情爆料给武大郎本没错,也是正义之举,哪怕郓哥有自己的目的。

后面一系列的事,同郓哥无关。

这就相当于,我看到有头疯牛要撞倒小朋友,我去赶牛。结果牛朝着傍边跑,撞翻了一辆三轮车,死了三四个人。

我赶牛本身是没有问题的,但后面的事情不是我能够预料的,不能把所有的责任推给赶牛的人,罪魁祸首是疯牛。

有人不去骂西门庆和潘金莲,反而怪郓哥多事,这就属于标准三观不正的人。

说难听的,潘金莲和西门庆既然如此如胶似漆,恐怕迟早都会下毒手还是武大郎。

如果没有郓哥这一闹,把事情公布于众,说不定武大郎死的不明不白,武松也无法知道真相。

武大郎到后来也是冤死鬼。

这卖梨的郓哥何止只是害死了武大,仔细抽丝剥茧,受影响的可能绝不只是宋朝,至于后来的历史怎么重写,再资深的历史学家都无法设想下笔。

(1),没有郓哥与武大在一起小本经营,其关系犹如弟兄的原因,绝不会把潘金莲与西门大官人的苟合之事告诉武大。以至与武大一起到王婆家将潘金莲与西门庆捉奸,也不会发生武大被西门庆一脚踢死。

(2),如果武大没被踢死,武松回家后也绝不会发生杀嫂杀西门庆斩王婆的一系列触犯宋朝的违法行为,直至发配沧州。

(3),如果不替狱史头领去报复而醉打蒋门神,以至引发都督府大人设计将武松陷害,在飞云浦将所有的杀手和督府大人及夫人,丫鬟,蒋门神一并杀尽而大开杀戒,也不会走投无路被逼上梁山当草冠。

(4),如果没有武松的独臂擒方腊,而导致方腊草莽王朝的毁灭,说不定宋朝早就飞灰烟灭的无可存在,有可能是方腊王朝一统天下,那有元朝的统占华夏杀戮欧洲。

(5),如果不是元朝忽必烈的大肆开战穷兵黩武,导致国穷民饥,那有做了乞丐又当和尚的朱重八的大明王朝近三百年的存在。

(6),如果不是明代王朝未期的腐朽没落,崇祯皇帝不当,用一条白绫在煤山的歪脖子树上荡秋千。

(7),如果吴三桂不是冲天一怒为红颜,反戈一击帮满清登基灭了李闯王,那来大清康乾王朝二百六?

(8),如果没有洪秀全天平太国的金田起义,席卷大半中华,将清皇朝消耗得只剩一丝游气,那会被八国联军将皇家政府赶得躲东躲西?

(9),如果淸代未期不受如此折腾,那会库叶岛,钓鱼岛,外蒙古会从祖国剥离而划为他国?

这就是宋朝郓城里的郓哥和武大,一手导演的千年历史现实剧。

让全国的城管要加大投入,严厉看管,特别是对路边设摊卖梨和卖脆饼的小贩,绝不再让他们有营生机会,这两种人的存在,要改变数十亿人的命运啊!

从故事情节来看,郓哥卖梨,武大郎卖烧饼,他们同在一条街上做生意,武大郎虽然愚笨无能,但他毕竟是年龄大、社会阅历深的人,常常帮助初涉世事年少的郓哥,久而久之二人成了望年之交,并逐渐发展成患然与共的铁哥们。

施公这种写作手法就是为下文做辅垫。郓哥被王婆打过,他怀恨在心,郓哥平时就听到过西门庆和潘金莲的私通,终于有一天看到西门庆和潘金莲同床共枕,报告给武大郎。不难看出小小年纪的郓哥就能找茬报复,而且选择的是把武大郎做使用工具,让事态扩大化,从而实现个人的报负目的,显得小郓哥机智聪明,把武大郎的愚笨再次跃然纸上,武大郎真也笨得太很了,难道你就不会查言观色,就是别人不说,你应该知道丑男娶美妻,别人会给你戴绿帽子,这些都是为衬托郓哥更聪明,武大郎更愚笨。直到笨到什么程度呢?亲自捉奸。我说武大郎啊武大郎,凭你个不足五尺的三寸丁谷树皮的能耐,在那样的社会呈能,岂不是自讨苦吃吗?你老婆会向你吗?西门庆这恶霸会屈服你吗?笨人只笨到这种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境地,小小孩子把你调动起来,他虽没什么恶意,但把你推到了死亡线上。


笨人有笨人的想法:你西门庆骑到我武大郎头上尿尿,我捉住你看你咋办?到头来,武大郎把西门庆和自己老婆睡觉抓个正着。西门庆心怯逃窜被潘金莲叫住,西门庆明白她的意思,你一个堂堂八尺男儿还怕这个三寸丁谷树皮,西门庆痛打武大郎致成重伤,卧床不起,最后被这三人合谋毒死。施公点明了不管在怎样的社会象武大郎这种人就是垃圾,娶个美貌妻子最终是鸡飞蛋打,没命享受,难免一死。

潘金莲这个封建社会制度叛逆者,至死面对武松毫不畏惧,我潘金莲为什么要苟且偷生呢?一个连自己的老婆都保护不了的男人,还有什么可以同情的,我潘金莲害死他死而无憾。潘金莲满腔血泪的控诉,正是他对封建势力统治者男尊女卑的抗争,她的抗争是失败的,结局是成了武松的刀下之鬼。



武大郎的死并非象提问者说的是被郓哥害死的,有了郓哥这赔衬角色,使情节层层波澜,潮起潮落,悬念暗伏。武松为兄报仇杀了潘金莲比官府杀潘金莲更有理有据、更有说服力、更精彩。

施公让武松收拾潘金莲,象一把匕首,直刺封建王朝统治者的心脏,鞭挞了封建社会制度的丑恶嘴脸,那些套在妇女脖子上的枷锁将被砸烂。毛泽东主席说:"哪里有压追,哪里就有反抗"。这些情节正是武松作为的lo8将一员,对封建王朝的痛击,也是封建王朝必然灭亡的历史趋势。

这些精彩的故事情节,彰显了施公大师风范高明去处。

严格讲,这个问题应该分两方面来回答。

其一、客观上讲,如果没有郓哥的通风报信,武大未必丧命。

按照事件发展的情节推理,如果不是郓哥通风报信,武大根本不知道夫人和西门庆私通这码事。且看郓哥是怎么说的,郓哥道:我对你说,我今日将这一筐雪梨去寻西门大官人挂一小勾子,一地里没寻处,街上有人说道,他在王婆茶房里,和武大娘子勾搭上了,每日只在那里行走。可见郓哥不对武大说起这事,武大也就不可能登门捉奸,更不可能被西门庆踢伤。


而武大不伤卧在床,也就不可能对潘金莲说出:你做的勾当,我亲手来捉着你奸,你倒挑拨奸夫踢了我心。我死不妨,我的兄弟武二,你须得知他性格,倘若早晚归来,他肯干休?从某种程度上说,可怜的武大就是因为自己这句话,弄丢了自己的性命。因为西门庆和潘金莲色只顾一时快活,忘了还有打虎武松这码事。见武大提起武松,这才醒过腔来,知道武松回来绝不会善罢甘休。就在俩人惶恐不安之际,是王婆这个坏蛋给出了馊主意:王婆说,这要看你俩想短作夫妻还是长做夫妻,若是短作夫妻,今天便分手,把武大的病治好,向他赔个理道个歉,等武二回来也就没啥言语了。若是长做夫妻,你西门大官人不是开生药铺么,你家有那玩艺儿,砒霜,拿来下在药里,结果了那个矮子,一把火烧光,武二回来也死无对证。已经利令智昏的俩人自然愿意后者,于是武大的小命就一命呜呼了。

从事情的结果反向推理,顺藤摸瓜,自然会摸到郓哥的身上。因此,说是郓哥害死了武大,并非没有道理。

其二、主观上讲,郓哥没有害死武大的动机,他给武大报信乃事出有因。

郓哥姓乔,年方十五六岁,生得乖巧伶俐,还是个孩子。他家中只有一老爹,平日就靠在街头卖雪梨为生。所以他与同在街头卖炊饼的武大是朋友关系。那天郓哥新进了一篮雪梨,由于以前西门庆买过他的梨,这次又想找西门庆换点钱。找来找去,有人告诉他,西门庆在王婆的茶房里和武大的娘子幽会,已经好长时间了。按理说,若是成年人遇到这事,谁都不会赶这个节骨眼儿找上门去。可前面说了,郓哥还是个孩子,他不懂大人之间的弯弯绕,当时就去了王婆的茶房。王婆正在门外把风,不可能让郓哥进去。郓哥不在乎,硬要往里闯,被王婆打了一顿,篮子也给扔倒了街上,雪梨滚得到处都是。郓哥打不过王婆,只好一边哭,一边去街上找到卖炊饼的武大,把这件事给说了出去。可见郓哥找武大检举,事出有因,是出于义愤。也包含着被打要报仇的因素。

问题的关键是,郓哥这时发挥了他的伶俐劲儿,为了确保捉奸成功,他给武大设计了一套完美无缺的方案,让武大事先埋伏在王婆门外,郓哥先上前缠住王婆,然后以抛出装梨的篮子为号,武大见到篮子再冲出来闯关。当王婆看到武大时,却被郓哥顶在墙上动弹不得。毫不夸张地说,郓哥设计的这个方案可谓天衣无缝,武大也是严格按照这个方案执行的。可惜有一点他们没考虑到,就是双方的实力相差太悬殊。西门庆是个高大威猛且武功在身的人,他后来在狮子楼与武松交手时,还打斗挣扎了好一阵子。而西门庆制服武大还不是手拿把掐。事实上,西门庆当时只是临胸一脚,并没有其它伤害。只是这一脚踢在了胸口上,估计是踢伤了心脏,否则不至于那么严重。

总结:

通过以上分析可以论定:武大被害与郓哥有着不可分割的利害关系,是郓哥促成了武大的被害。但是,直接了当地说武大就是被郓哥害死的,这种说法是不恰当的。合适的说辞应该是:

郓哥发现并检举揭发了奸夫淫妇的丑事,是正义之举。武大被害,不是郓哥的初心,只是引发事件的源头而已。郓哥无罪。有罪的是王婆,已被凌迟处死。西门庆和潘金莲,已被杀头祭奠了武大的亡灵。

直接说害死了武大的是郓哥,不恰当,可以说他是一个导火索,引发了后面的那一系列事件。

从水浒的正式或者关于此段的其他文献来看,武大和郓哥的关系,没有水浒传中那样的铁,忘年交。顶多是算作两个同为集市上的小贩,又同为低等人的一种面交。交情不是那么深厚,对于郓哥来说,需要的是一种能和自己聊的来的交际,同时又能时不时的获得武大的炊饼。因为郓哥是个穷人,只能买点野果,食不果腹的讨口饭吃,谁有钱就能向谁示好。作为武大呢,也是没有朋友的,好不容易有个愿意和自己聊天的,也深感欣慰。他们俩就是这样的一种关系。

对于潘金莲,自是肤白貌美,阴差阳错的嫁给了三寸丁的武大。为什么嫁给他,他也心知肚明。对于自己本身而言,是很难讨到媳妇的。潘金莲的前身本事张大户的一个丫鬟,因与张大户有关系,被张大户正房夫人赶出来,为了报复潘金莲,故意让其嫁于武大来羞辱于他。虽然嫁于他,但也和没张大户撇清关系。对于武大而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没办法。

其实,对于潘金莲之前的过往来看,包括当自己的弟弟回家小住的时候,潘金莲的本色又显露无疑。《水浒传》书中有一段描写,把武大,武二,潘金莲三人的情节,武大与金莲的关系都交待的很清楚。就是潘金莲调戏武松之后:武大挑了担归家后见厨下妇人哭的两眼通红,问是怎么回事,妇人颠倒说武松调戏她。

对于武大而言,了解潘金莲的性情,同时也对弟弟的人品比较清楚,所以根本就没把这放在心上,也不深究于此。以至于候来的和西门庆的事件,肯定是知道的。

俗话说:人要脸、树要皮。知道归知道,只要没有正眼瞧见,也就得过且过吧。一是自己真没把潘金莲看的太重,自知很难长时间留住。二来自己能力又不行,弟弟武松也没在身边,打不过西门庆,所以只能先忍着,待弟弟归来。

此时的郓哥也知道了此情形,遂想敲武大一笔,前面讲了,这俩人没有太深厚的友谊,完全就是为了生存,郓哥甚是如此。

郓哥故意戳破了这层窗户纸,当面相言,面子上挂不住,对于武大而言是自己的好朋友相劝,同时又是一个小孩,自己比其大那么多,定时气愤难当。于是想请吃顿酒,将此事略过。奈何郓哥不依不饶一直说起此事,还制定详细的捉奸计划。试想这种事肯定是越说越激动,越想越气氛,武大头脑一热,男人面子为重,遂前去捉奸。真是技不如人,被一脚踢倒在病床上。

此时的郓哥也没在来看看武大,只是感觉闯祸了。

真正害死武大的 是在于他没有能沉住气,等着武松的归来。而是将狠话说在了前面,低估了潘金莲的心狠。

你做的勾当,我亲手捉住你奸,你倒挑拔奸夫踢了我心!至今求生不生,求死不死,你们却自去快活,我死自不妨,和你们争不得了。我的兄弟武二,你须知他性格,倘或早晚归来,他肯干休?你若肯可怜我,早早服侍我好了,他归来时,我都不提。若你不肯看觑我,待他归来,却和你们说话。”

此番话一出,迫于心里压力,和害怕武松的回来,索性和王婆,西门庆一商量,一不做不二休,将武大毒死于窗前。

所以说,郓哥充其量算是一个导火索,武大也低估了自己的能力和潘金莲的心机。总之还是太善良了。

这是确定无疑的,是板上钉钉的答案和事实!

如果不是郓哥多嘴撩舌、实话实说,武大郎无论是在生活中,精神上,心里的幸福还是满满的。俗话说:多言多语遭蛋打,不言不语转回家。可见实话是不能随心所欲、不分时间地点、不计后果影响去乱说的!

何况金莲又不是郓哥的心中偶像和梦中情人,她与西门幽会,既不会缺边,又不会少沿,虽然有些磨损,也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哪里用得着你郓哥咸吃萝卜淡操心?

原来大郞的生活是平静美好的,只因为郓哥的多管闲事,让大郎陷入了尴尬的境地里:装聋作哑、装憨卖傻、插科打诨、置之不理,显然不是男子汉大丈夫的作派。遵照礼义亷恥的教诲去捉奸吧,肯定不是西门的对手,像是赴汤蹈火,如履死地。但是有郓哥在一旁大义凛然地督促、监管,大郎只能是硬起头皮、义不容辞、舍命而上、勇往直前、坚决不能甘做缩头乌龟?……

正是郓哥的一个举报,破坏了大郎的安定幸福生活,间接地置他于死地。都不如郓哥当初只管卖梨,不管金莲那些扯蛋?的事,大郎也小心謹慎、低调地做一个投降派,安心地卖炊餅,结果大家都会皆大欢喜的!










说实话,本人并不认同是卖梨的郓哥害死了武大郎。武大郎的死,应归咎于那两个不知羞耻,色胆包天的狗男女西门庆、潘金莲二人。与郓哥如实向武大郎告知二人奸情没有必然联系。

我们不仿简要回顾一下《水浒传》一书中武大郎死亡前后的一些细节:西门庆被潘金莲美貌吸引,许以金钱玉帛求王婆设计成其好事,王婆借请潘金莲上门缝制衣服之名留在自家屋中,并约西门庆到家中与潘金莲巧遇,又借感谢之名酒肉美食相待二人,在贯于风月玩弄女性的高手西门庆面前,潘金莲一步步就范,于西门庆勾搭成奸而一发不可收拾。就此时常幽会王婆家中效鱼水之欢。

此二人偷情之事无意间被郓哥发现,并告知武大郎,武大郎气极败坏,不经思考,径直破门捉奸,被恼羞成怒的西门庆打成重伤,潘金莲、西门庆、王婆三人恐武大郎将此事外传并告知其弟武松,西门庆一包毒药借潘金莲之手让武大郎服下,当即不治毒发身亡。

纵观武大郎死亡经过,虽说郓哥向武大郎如实告之二人奸情是这起突发事件的导火索,但是如果不是武大郎不加思考、单枪匹马冒失捉奸,而是请街邻一同前去见证,引起舆论关注,其结果想必不致如此。

久做必犯,奸情总有败露时。即使郓哥不言,纸包不住火,东窗事发只是来早与来迟。只要二人奸情持续,不是郓哥也会有其它人向武大郎告之实情,一但盲目捉奸同样难逃奸夫淫妇谋害的可能。因为历史上因奸杀人的事例不胜枚举。

常言道:眼不见为净,不知道为净。眼不见,心不烦。

倘若卖梨小哥不告诉武大郎,潘金莲与西门庆通奸的事,武大郎很难发现。等西门庆玩够了,就不再来找潘金莲了。这样潘金莲还会好好地与武大郎过日子,武大郎也不会被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