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快乐小窝 功效和作用大全 大黄大黄的功效与作用

大黄大黄的功效与作用

大黄有斩关夺门之力,故叫将军,产于四川者为佳,故又叫川军。大黄为蓼科多年生草本植物,根和根茎入药。主产于青海、甘肃、四川等省。炮制不同,功效也有所差异,有生用、酒炒、炒炭或熟用之分。

一、大黄的功效:

大黄苦寒,气味重浊,即入气分,也入血分,药性直降下行,走而不守。归脾、胃、大肠、肝、心经。

功效能泻下攻积,清热泻火,解毒消肿,活血祛瘀。为攻病祛邪之要药,中药四大主药(人参、石膏、附子、大黄)之一,即中药“四维”之一。

现代常用于实热积滞便秘,血热吐衄,目赤咽肿,痈肿疔疮,肠痈腹痛,瘀血经闭,产后瘀阻,跌打损伤,湿热痢疾,黄疸尿赤,淋证水肿,关格中风等诸多实病重症的治疗。实乃是攻病祛邪、推陈致新之要药

张景岳言:“大黄附子,如良将。”

吴佩衡把大黄称为“中药十大主帅”。

可以说今天,所有邪实亢盛之证的治疗,组方中无不常见大黄的身影。

名家名著摘要:

《本经》:“下瘀血,血闭寒热,破癥瘕积聚,留饮宿食,荡涤肠胃,推陈致新,通利水谷,调中化食,安和五脏。

《本草纲目》:“下痢赤白,里急腹痛,小便淋沥,实热燥结,潮热谵语,黄疸,诸火疮。

《药品化义》:“大黄气味重浊,直降下行,走而不守,有斩关夺门之力,故号为将军。专攻心腹胀满,胸胃蓄热,积聚痰实,便结瘀血,女人经闭。

《本草正》:“大黄欲速者生用,泡汤便吞(不用久煎);欲缓者熟用,和药煎服。气虚同以人参,名黄龙汤;血虚同以当归,名玉烛散。佐以甘草、桔梗,可缓其行;佐以芒硝、厚朴,益助其锐。用之多寡,酌人实虚,假实误用,与鸩相类。

张锡纯言:“能入血分,破一切瘀血。为其气香故兼入气分,少用之亦能调气,治气郁作疼。其力沉而不浮,以攻决为用,下一切癥瘕积聚。能开心下热痰以愈疯狂,降肠胃热实以通燥结。又兼利小便。性虽趋下而又善清在上之热,故目疼齿疼,用之皆为要药。又善解疮疡热毒,以治疔毒。其性能降胃热,并能引胃气下行,故善止吐衄…大黄之力虽猛,然有病则病当之,恒有多用不妨者。盖用药以胜病为准,不如此(大剂量)则不能胜病,(则)放胆多用也。”张师对大黄之论述,可谓最详。

《长沙药解》:“泻热行瘀,决壅开塞,下阳明之燥结,除太阴之湿蒸,通经脉而破癥瘕,消痈疽而排脓血。

《本草正义》:“迅速善走,直达下焦,深入血分,无坚不破,荡涤积垢,有犁庭扫穴之功。

《本草备要》:“其性沉而不浮,其用走而不守。若酒浸,亦能引至至高之分。…川产锦纹者良(大黄又叫绵纹)。欲取通利者,不得骤进谷食,大黄得谷食,便不能通利耳。

朱良春言:“大黄善于推陈出新,降阴中之浊阴,邪去正安,定乱致治。大黄对多种原因所致之急、慢性肾衰竭,尿毒症,均有良效,因大黄善于降低血中尿素氮及肌肝,即可内服,又可灌肠,屡用得效。

二、大黄的配伍应用:

1.用于肠道积滞,大便秘结。大黄苦寒沉降,有较好的泻下作用,为治疗积滞便秘的要药。因其苦寒泄热,故热结便秘尤为适宜。温热病热结便秘、高热不退、神昏谵语者,可用本品通腑泄热,常与芒硝、厚朴、枳实等配伍,以加强攻下通泄作用,即《伤寒论》中治疗阳明燥热腹实证之的大承气汤。由大承气汤加减化裁后,诸多承气类方,直到今天也是临床治疗以痞、满、燥、实为主证的诸多实病常用方剂。如小承气汤、调味承气汤、大柴胡汤等。若里实热而气血虚者,可配伍党参、当归等益气养血之药,即黄龙汤。若热结伤阴者,可配伍生地、玄参、麦冬等养阴生津之药,即增液承气汤。若脾阳不足,冷积便秘者,可与芒硝、当归等配伍于附子理中汤中,即温脾汤。若阴寒凝滞之证,还可配伍附子、细辛等,即寒温并用、攻补兼施之大黄细辛附子汤

2.用于血热妄行之吐血、衄血等血证。历代医家治疗血证,都常用大黄。治气火上扰之血热妄行证,可配伍生蒲黄、白及共研为粉,可治上消化道出血。治肝郁多怒、胃郁气逆所致的吐血、衄血之证,屡服他药不效者,无论寒热,可配伍油肉桂、生赭石等,即张锡纯秘红丹

3.用于火邪上炎所致的目赤、咽痛、牙龈肿痛等症。取其苦寒沉降之性,使上炎之火得以下泄。常与黄连、黄芩等泻火药配伍,即大黄黄连黄芩泻心汤。然中医有言:“上焦如羽,非轻不举”,故彭子益用此方,剂量甚轻,同时采用渍而不煎的服法,以防伤中,实为治火逆证之大法。

4.用于热毒疮疡及烧伤。取其清热解毒,并借通便作用,使热毒下泄。如治背疽初起、便秘脉实者,可配伍白芷内服,即双解贵金丸。治疗肠痈热盛,可配伍芒硝、丹皮、桃仁等,即大黄牡丹皮汤,今天此方以广泛应用于其它湿热腹痈、急性前列腺炎等病。此外,热痢初起,肠道湿热积滞不化,亦可在方剂中配伍大黄,以通便去湿热积滞,此即中医治病之“通因通用”法。《夷坚志》治汤火伤方,捣生大黄醋调敷,止痛无瘢。

张锡纯书中有一故事:一杨氏少妇,得奇疾,赤身卧帐中,其背肿热,若有一缕着身,即觉热不能忍,百药无效。后有过路乡试者,精通医术,延为诊视。言系阳毒,俾用大黄十斤,煎汤十碗,放量饮之,数日饮尽,竟霍然全愈。

5.用于瘀血证,如妇女瘀血经闭,产后恶露不下,癥瘕积聚及跌打损伤等。大黄能活血祛瘀,为治疗瘀血证的常用药,无论新瘀、宿瘀,均可应用。可单用或与其他活血祛瘀药同用。如治产后腹痛,腹中瘀血着脐者,可配伍桃仁、土虫等,即下瘀血汤。治疗羸瘦腹满,内有干血,肌肤甲错,两目黯黑的干血痨证,常用《金匮》大黄土虫丸。治跌打损伤,瘀血在内,胀满疼痛证,可与当归研末,黄酒调服。治疗下焦蓄血证,证见少腹急结,小便不利,神志如狂,甚则烦躁谵语,至夜发热,及血瘀经闭,通经,脉沉实而涩者,常配伍桃仁、桂枝、芒硝、甘草等,即桃核承气汤。现代常用此方治疗各种急性盆腔炎、附件炎、肠梗阻、子宫内膜移位症、急性脑出血等属瘀热互结于下焦之证。

6.用于黄疸、淋病等湿热症。大黄苦寒泄降,能清泻湿热。治疗黄疸(阳黄),常配伍茵陈、栀子等,即茵陈蒿汤。治疗热淋病,常配伍木通、车前子、栀子等,即八正散

7.用于治疗中风证。颜德馨教授论之颇详:“中风多从风、火、痰、气、血立论,稽其症候属性多为本虚标实,发病伊始,标实证为急,尤其是出血性中风,常病势凶险,因离经之血,阻于脑窍,致气血逆乱,升降失调,常出现一派大壅、大塞、大闭之象,此时非通腑逐瘀不可,尤其是血瘀日久化热者,应通腑下瘀,此时用大黄尤为合拍,腑气一通,风火得降,虽非直接去瘀,然大便通利,秽污得排,升降得调,气血调畅,则瘀血得除,中风得愈。

8.用于肾衰竭病关格等证。朱良春治疗肾功能不全、尿毒症病人,肌酐尿素氮久久不降,病情危重,又无条件血液透析者,常于辩证方中加用生大黄15~30克内服;或配伍生牡蛎,蒲公英、六月雪等各30克,做灌肠之用,疗效显著。此乃“通后阴以利前阴”之寓意,后辈医者,可借鉴学习。

三、大黄的用法用量:

根据疾病与症状轻重不同,大黄用量亦不可拘泥。一般常用量为几克至十几克不等,特殊病症,用几十克也是有的。治上焦热症宜轻,泄下焦浊热宜稍重些。外用则适量即可。

生大黄入药泻下力较强,欲攻下通大便者宜生用;入汤剂应后下,或用开水渍服即可,久煎则泻下力减弱。熟大黄泻下力较弱,欲通膀胱腑或治疗肾病关格者,熟用为宜。酒大黄活血作用较好,宜于瘀血证或不宜峻下者。大黄炭则多用于出血证。

四、大黄的应用注意:

大黄苦寒泻下,直泄中阳,易伤人正气,败人脾胃。故尔,非邪实燥热、热毒火盛、浊毒内蕴、血瘀内停者,不可轻用或大剂量久服。因此,如附子、细辛类虎狼之药一样,大黄实乃攻病祛邪之悍将,临症应用,全在医者辩证驾驭!是救命之金丹,还是致命之毒药,全靠医者掌握。

除此之外,孕妇、妇女经期、哺乳期及平素阳虚体弱,脾虚泻泄者,都应慎用或忌用

我所失去的

终将在我所失去中寻回

然后在寻回中失去

如此度过一生

一中医实战笔记20.6.1

#中医实战笔记#

《中医实战笔记》第二章:通腑泻热要药:大黄的功效与应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