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雄(卓雄达)

父亲送给母亲的见面礼

文 | 安然

根据老友安然提供的材料,前些日子写了几篇他父亲,老兵姜士民的故事。安然本身是个作家,所以我说,你好歹也写一篇自己的老爹啊。他说,写我爹?那得捎上我妈。于是,就有了下面这篇文字——

1949年5月,父亲由合江军区政治部调至黑龙江省卫生厅担任军代表处处长。卫生部门女孩子多,多少干部都想调到这个部门来。

父亲送给母亲的见面礼:一支月光下发亮的勃朗宁手枪

母亲在东北军区总医院时照片(猜猜哪个)。

当时,我军对干部搞对象有严格规定:必须够“258团”标准才可以结婚。什么是“258团”标准?

1946年6月,四平保卫战失利后,东北局和东北民主联军撤退到北满,部队损失严重,干部中一部分人思想混乱,形势危急。中共中央作出重大决策,改组了东北局。

1946年7月,新组建的东北局领导集体在哈尔滨召开会议,研究对策,起草了东北局《七七决议》,号召东北党和军队的干部重整旗鼓,整顿队伍,为建立巩固的东北根据地努力奋斗。

北满合江军区政治部主任卓雄在整顿过程中发现了比较严重的贪污腐化现象,而卓雄反映的问题东北局早已注意到了。

1947年4月出版的东北局机关刊物《群众》第13期出了一个专号,在该期反贪污腐化专号上,一共通报了16名干部。这些案例和教训也使东北局领导意识到:贪污腐化现象往往是从男女关系开始的。

于是东北局作了严格规定:连队干部和战士原则上不许结婚,高级干部结婚也要从严掌握。有个政策简称“258团”,就是男方年龄25岁以上,8年以上军龄,团级以上才能批准结婚。在战争年代,这个政策执行得非常严格,从而保证了部队干部全力以赴投入战斗,后方干部勤恳努力,忠于职守,直至夺取东北解放战争的最后胜利。

父亲送给母亲的见面礼:一支月光下发亮的勃朗宁手枪

父亲进入卫生厅后,经领导介绍和批准:父亲姜士民与母亲赵雪鸾谈恋爱。

当时,东北大城市到了夜晚还是不平静的,国民党特务、暗杀团频频制造恐慌。在哈尔滨就有一个国民党铁血暗杀团,他们公开指名道姓的要杀那些政府、军队、社会重要人物。这一举动引起我军高度警惕并指示:到了晚上7点后,除非有紧急任务外,任何人一律禁止外出;还规定冬季晚上从18点开始宵禁,夏季从晚上19点开始宵禁。

在6月的一个下午,父亲约母亲一起看电影,看完电影后俩人又去马迪尔西餐厅。这一刻,父亲送了母亲一个见面礼:一把勃朗宁M1906电镀的手枪。

父亲送给母亲的见面礼:一支月光下发亮的勃朗宁手枪

勃朗宁M1906手枪。

说一下这种枪的历史:1904年,勃朗宁以M1903为基础,开发出了第一支袖珍型自动手枪——勃朗宁M1906,发射6.35×15.5mm半底缘自动手枪弹(0.25英寸ACP),并于1906年正式投产。其成功设计使之成为后来大多数袖珍自动手枪的“典范”和“模板”。

孙中山先生曾使用这种手枪。因为20世纪初的中国正是内忧外患之时,国内政局混乱,战事频繁。勃朗宁手枪大量通过日本的转口贸易向中国市场倾销,即使在1919—1929年长达10年之久的对华军火禁运期间也未停止。仅1927年,每月至少向中国转入1500—2000支勃朗宁手枪,数量仅次于毛瑟(驳壳枪),其中相当一部分是M1906。

旧中国军政要员和达官显贵都以拥有这种小巧可靠的自卫手枪为荣,以致该枪供不应求。当时该枪售价在20美元左右,比毛瑟手枪价格还高。解放后,大量M1906手枪及仿制品仍然装备我公安部门,以致配备给国家党政军高级领导人使用,一直延用到上世纪80年代初。

父亲送给母亲的见面礼:一支月光下发亮的勃朗宁手枪

勃朗宁M1906手枪枪套。

注意看,这种枪套外面带一个装子弹匣的套,表明佩戴使用这种枪有子弹5发,枪套上5发,9发是自卫,1发留给自己。

母亲也是一名军人,在东北军区总医院当护士长,配备一支勃朗宁M1900式7.65mm手枪(枪牌撸子)。

这种枪当年属于名枪,知道它的历史就会更加珍惜它。朝鲜抗日志士安重根在哈尔滨火车站刺杀日本前首相伊藤博文,就是用的这种手枪。

1918年8月30日,位于莫斯科的米海尔松工厂举行工人集会,枪手芬妮·卡普兰使用这种手枪朝列宁开枪射击。

1914年6月28日,在巴尔干半岛的波斯尼亚,奥匈帝国皇位继承人斐迪南大公夫妇被塞尔维亚民族主义者普林西普用这种手枪枪杀。这次事件导致奥匈帝国向塞尔维亚宣战,成为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线。

当年佩戴这种手枪是身份的象征,当时父亲也佩戴这种手枪。那个年代还流传着一句话:“官越大,枪越小。”

父亲送给母亲的见面礼:一支月光下发亮的勃朗宁手枪

父亲使用的勃朗宁M1900式7.65mm手枪(俗称枪牌撸子)。

父亲送给母亲的见面礼:一支月光下发亮的勃朗宁手枪

父亲送给母亲的见面礼:一支月光下发亮的勃朗宁手枪

等他俩从饭店走出来时,父亲下意识地看了一下手表:18点52分。那个时候街头已经没有出租车只有人力车,他俩拦了一辆人力车,告诉车夫去省政府。车夫看了看父亲身穿的军装说道:“你还敢这个时间出来?”

走到一半路程,遇到巡逻队,要求他们下车接受检查。就在车夫接受检查后,趁父亲与巡逻兵没注意悄悄地溜了,活不拉了,钱不挣了。巡逻兵检查完证件后就让父母抓紧时间走,现在已经是宵禁。

眼瞅再有300米就到省政府的时候,在一处没有路灯的地方,父亲发现有几个人影,模模糊糊像拿着枪。父亲赶紧靠在一处围墙边身体挡住母亲,两个人都拿起手枪,尤其那把电镀的勃朗宁手枪在月光下十分显眼。这时对面的人也发现了父亲,他们高喊:“站住,把手举起来。”

父亲作为一名老兵,他知道眼前的情况该怎么应对,于是向对方大声说道:“我是军区政治部的,你们要检查可以,拍着手走过来一个人。”只有很专业的军人才会这样处理。

对方拍着手走过来一位,父亲让母亲用刚刚送给她的那支手枪对准过来人,自己一手持枪,另一手从上衣从口袋拿出证件递对方,同时也给他看了母亲的证件。

那个人身穿军装,也给父亲看了他的证件,证明他们是在巡逻。检查证件核对身份完毕,那个巡逻兵向父亲敬礼并说道:“女首长的那把枪真亮!它在月光下闪亮,不然我们还看不出来你们有枪。”

解放后,母亲离开部队到了国家建筑工程部办公厅卫生所工作,按规定把父亲送给她的那支勃朗宁M1906手枪上交了。

而父亲的勃朗宁M1900式枪牌撸子一直戴到1969年下放农村前,连枪带枪证一起上交锦西警备司令部。这支枪是他从1939年开始佩戴一直到1969年,共计30年整。

父亲交了枪下放农村,心情非常不好,脾气变得暴躁。后来我也慢慢理解了:一把跟随这个军人30年的枪被缴了,简直就是在要他的命——枪,是军人第二条生命。

【完】

欢迎关注公众号【萨苏】(sasutime)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