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塔卡马沙漠:地球上的“火星”

阿塔卡马沙漠:地球上的“火星”

火星在古人眼中是一颗非常神秘的星球,我国古代称其为“荧惑”,认为天象“荧惑守心”预示着不祥的发生。西方国家将火星的红色视为鲜血的象征,故以希腊神话中的战神玛尔斯(Mars)为其命名。现在,这颗地球的“兄弟”行星成为人们心驰神往的地方,火星是否可能存在(过)生命是全人类都关注的重大

新研究估算了海洋中5个主要生物类群的总生物量

新研究估算了海洋中5个主要生物类群的总生物量

图片来源:pixabay如果给在海洋中游弋的所有生物称一下重,我们会发现一个惊人的规律:在将海洋生物按体型大小进行分类后,每一类体型与其对应的个体总数之间大致遵循一个有规律的数学分布。科学家继而提出,对于任何一类海洋生物的体型而言,总生物量(生物量在这里是指单位面积的体重)都几乎

研究发现蝙蝠适应性复杂性状回声定位“一次起源”的新证据

研究发现蝙蝠适应性复杂性状回声定位“一次起源”的新证据

一直以来,关于动物适应性复杂性状起源问题的研究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化石证据,但由于化石形成和发现的偶然性,以及化石形态数据的有限性等因素的限制,在大部分情况下很难对动物适应性复杂性状起源的时间和演化路径做出明确判断,典型案例之一是回声定位何时以及如何在蝙蝠中起源和演化的。有些化石证据

平均深度50层楼!若挖光撒哈拉沙漠的所有沙子,下面有什么东西?

平均深度50层楼!若挖光撒哈拉沙漠的所有沙子,下面有什么东西?

沙漠是一种被流沙、沙丘所覆盖的特殊地形,对于它的浩瀚和荒芜,人类充满了无限的想象。比方说,沙漠中的沙子能不能用来盖房子?沙漠底下会不会有宝藏?说到沙漠,不得不提地球上最大的沙漠——撒哈拉沙漠。撒哈拉沙漠地处非洲北部,大概形成于250万年前,南北宽约1600公里,东西长达5600公

假如大象早已灭绝,科学家通过化石复原的大象会是什么模样?

假如大象早已灭绝,科学家通过化石复原的大象会是什么模样?

引言人的寿命很短,比起这颗在宇宙中漂浮的蓝色星球,几乎不值一提。人类出现在地球上,或许只是一个偶然。在远古时期,这颗蔚蓝星球的排版格局和今日大不相同。经历过上亿年的发展变化,才形成现在这个生态多样化,自然相对平衡的地球。很多远古生物,在一次次大爆炸和洪水逆流中被掩埋在土地里。渐渐

海洋气溶胶对云凝结核的贡献研究取得进展

海洋气溶胶对云凝结核的贡献研究取得进展

海洋气溶胶是全球气候模式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制约气候模型预测准确性的主要不确定性来源之一。海洋气溶胶由一次气溶胶和二次气溶胶组成,其中海洋一次气溶胶是在海-气界面通过气泡破碎飞溅产生的颗粒物,因此也被称为海洋飞沫气溶胶(Sea Spray Aerosol, SSA)。一般来说,S

克林顿透露:我当总统时曾派特工前往“51区”寻找外星人

克林顿透露:我当总统时曾派特工前往“51区”寻找外星人

“比尔·克林顿说他曾派特工前往51区寻找外星人”,美国《纽约邮报》18日以此为题报道称,美国前总统克林顿15日参加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一档访谈节目时透露,他在担任总统时曾和幕僚长波德斯塔“尽一切努力去查明罗斯威尔(指美国新墨西哥州罗斯威尔市1947年发生的所谓‘飞碟坠毁

美科学家发现地球正“变绿”,原因在中印,专家却对印度很担忧?

美科学家发现地球正“变绿”,原因在中印,专家却对印度很担忧?

“要把沙漠变绿洲!”从前我们在说到这句话的时候,还会感到心虚,因为面对一直在扩张的沙漠,想将其变为绿洲并非易事。那么中国现在有底气说出这句话了吗?答案是肯定的,并且还能中气十足地喊出这句话。沙漠变绿洲,中国创下奇迹在治沙人几十年的艰苦努力下,我们已经陆续消灭了很多沙漠。尤其是我国

爱因斯坦1905年式的“连胜期”,多数科学家一生至少经历一次

爱因斯坦1905年式的“连胜期”,多数科学家一生至少经历一次

文 | 《中国科学报》 记者 张文静科学家要破解宇宙运行、物种演化等深邃奥秘,但作为“职场人”,他们免不了要考虑那些关乎职业发展的问题。比如,科学家一般会在什么年龄达到最佳工作状态?科学创新的生命周期是多久?科学家职业生涯中出现突破性进展的迹象是否存在?什么样的合作会带来成功?年

“新视野”号在柯伊伯带,拍下的真实照片,无法想象这是外太阳系

“新视野”号在柯伊伯带,拍下的真实照片,无法想象这是外太阳系

新视野号从发射至今已经过去十多年,它给人类带来的新发现远不止证实遥远边际地带这么简单。探测器的发射往往会伴随着科学理论的验证,因此新视野号并不是一台单纯的“观光”探测器。那么它的旅途给人类带来了怎样的发现呢?不平凡的“新视野号”新视野号最重要的发现在于它验证了柯伊伯带的存在,过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