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快乐小窝 > 值得一看 >恶灵退散:如龙、如鹿亦如虎,楚国镇墓兽形象为何如此奇特?

恶灵退散:如龙、如鹿亦如虎,楚国镇墓兽形象为何如此奇特?

导言:镇墓兽,可谓墓葬中一不可或缺的元素,毫不夸张地说它就是墓主灵魂的护卫者,担负着扫除恶灵、驱逐魑魅的重任。而楚式镇墓兽则在镇墓兽群像中形象独特、别具一格,原因为何?

(一)楚式镇墓兽的特征

镇墓兽,大家或多或少都见过许多,但楚式镇墓兽,却是先秦时期楚文化异于同时期其他文化的典型,持续时间长达四百年、只唯独分布于楚文化区,其中蕴含的楚人物质文化不仅饶有趣味,更是背后人们生死观念的直接投射。

那么,楚式镇墓兽有着什么典型特征,让人看过之后,一眼就忘不了,一眼又迷惑不解?根据对楚式镇墓兽的相关研究,我们大致梳理出其从春秋中期到战国末期的发展脉络,将其分为三个基本时期:

1.春秋中晚期至战国早期

前两件器物属于春秋中晚期,后两件则是战国早期,基本可以作为早期楚式镇墓兽的代表。器身分为三部分:头部、身部和底座,这种三分法一直延续到晚期。但很明显最为原始的楚式镇墓兽,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真的和“兽”毫无关联,反而如此朴素而又直接地表达出另一种形态。

高崇文将其称为“祖形”,将头部认定为“象征的人形”,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所谓祖,在这里解释为男根似乎更为形象。这种造型艺术有着深厚的文化传统,在史前时期的生殖崇拜中屡屡可见,比如近日阳Sir在博物馆所见陕西高陵杨官寨的史前陶祖,便是竖立起来的男根形象。

2.战国中期

这一时期才是楚式镇墓兽的辉煌时刻,不仅制作精巧,且纹饰精美。头部除了早期所谓人形之外,人物面部刻画更加清晰;此外还出现了兽形头部,包括单头与双头两种形制。身躯似为龙蛇,底座也由之前的覆斗形变为了梯形台座。而最大的一个变化则出现了极为夸张的鹿角装饰。

3.战国晚期

艺术总是呈现如此相似的规律:即复杂之后又回归质朴:晚期的楚式镇墓兽基本上没有了双头兽的踪迹,而人形则更加拟人化,而头上标志性的鹿角,有时也不再出现。

所以,关于楚式镇墓兽的形制特征,我们可以概括为三个部分:即鹿角、头身以及底座。其中头身以及底座的变化不太明显,是稳定因素,而鹿角在早期及晚期时有时无,则为变量因素。

(二)虎首、鹿角、龙鳞、方座

我们对于楚式镇墓兽的分析,将以包含这三种要素为一体的“信阳长台关镇墓兽”为例进行讨论,此镇墓兽时代在战国中晚期,既具备较为成熟的观念积淀,也有着传统要素即将式微的倾向,显然是一个非常理想的研究个案。

关于这件楚式镇墓兽,除了头上较短的鹿角之外,整体上看就是一个蹲伏状的虎形器,两个血色大眼睛炯炯有神,双耳竖立,阔口龇牙,长舌垂胸。最为奇特的是,其两前肢抓着一条蛇并送入口中咀嚼。身体之上遍布彩绘的鳞纹,有一个方形底座。

可以看到,信阳长台关这件镇墓兽造型整体以动物为主,包括虎首、鹿角、龙鳞三种主要元素,如果再加上被役使或制服的蛇类,就是四种了。那么,这些不同动物的典型特征会赋予此镇墓兽什么样的神力?

先说“虎啖蛇”这种最为明显的动物组合方式,在《山海经》中似乎能够找到极为契合的记载,在《大荒北经》中有这样的记载: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北极天樻,海水北注焉。有神,九首人面鸟身,名曰九凤。又有神衘蛇操蛇,其状虎首人身,四蹄长肘,名曰强良。

在大荒北经名叫“北极天樻”的大山中,有两位神明,一位是九凤,另一位就是我们的主角,名叫“强良”。他的形象是这样的:衔蛇操蛇,操蛇以手,衔蛇以口,正是此镇墓兽的动作模式;其状虎首人身、四蹄长肘,也的确与此镇墓兽蹲伏的虎形相符。

而日本学者林巳奈夫认为强良出现在墓中,与驱邪逐疫有关,《后汉书·礼仪志》中有描述:“强梁、祖明共食磔死寄生”,汉画像石中的强良也屡次在“大傩”仪式中作为十二神之一,发挥其作用。

再说鹿角,古生物学家曹克清曾鉴定应该是麋鹿之角。麋鹿之角因为眉杈发达,在很早的时候就被认定为是防御敌人的有力武器,比如《史记》的说法:“多纵禽兽于其中,寇从东方来,另麋鹿触之足矣”。麋鹿角可以御敌,足还善于奔跑,所以就具备了能攻善守的特性。而在《山海经·中山经》中,也有其踪迹:“其兽多闾麋”,东汉许慎《说文》解:“闾,鹿属”。

而龙与蛇的图案,也是楚墓装饰中经常出现的一种元素,比如在曾侯乙墓内棺上,就装饰有753条各种形状的龙蛇图案,占据其上所有动物纹饰的84.1%。但楚人对于龙与蛇的喜恶表现的很明显,可以说是泾渭分明:

一般来说龙起着引魂升天的作用,如著名的战国楚帛画《人物御龙图》中所显示的那样;至于蛇则一直是危险与邪恶的象征,人们总是希望能够将其制服或驱逐。在《楚辞·招魂》描述南方危险世界的时候就屡次提及蛇与虺:“蝮蛇蓁蓁,封狐千里些。雄虺九首,往来倏忽,吞人以益其心些。”所以《山海经》中神怪总是呈现出一种“操蛇、践蛇”的形象。

最后关于方形的底座,实际上可以看做是古人“天圆地方”的宇宙观念的具象化,方座往往象征着坚实的大地。《礼记·祭义》云:“众生必死,死必归土,此之谓鬼。”,而鬼之所在,正是地下幽都。所以,方形底座一方面可以看做是专为供奉镇墓兽的神台,另一方面也在界定着其所掌管的领域正为地下世界。

(三)护卫墓主与引魂升天

关于楚式镇墓兽的作用,虽以“镇墓”为名,但关于其原型的考释却多达十一种之繁。但不可否认的是,护卫墓主与引魂升天,应该是其最主要的两项职能。

为什么要护卫墓主灵魂?因为在楚人眼中,墓主灵魂是会四处游荡的,而天上、地下以及四方天地都是极其危险的地方,充满了虎豹豺狼等害人之物,那么最安全的地方在哪里?答案是:在墓中。所以楚人还需要以衣来招魂入墓。

魂兮归来!反故居些。天地四方,多贼奸些。像设君室,静闲安些。——《楚辞·招魂》

我们知道楚人有灵魂地居的观念,可见于《左传》襄公十三年,楚共王在谈及身后事时说:“唯是春秋窀穸之事”,这里的“窀穸”(音谆昔)便指的就是地居,也就是宿墓。正如《招魂》中所说:“魂兮归来,反故居些”,这里的故居指的也是墓穴。

虽说墓中有豪宅、宝马、香车、仆役侍奉墓主如生前,过得好不快活。但灵魂墓居始终不是最终归宿,而升仙才是。这反映在葬俗中便出现了两种情况:即要么借各种媒介来一场升天大冒险,要么花费大功夫直接将墓穴转化为仙境。

前者是楚人经常做的事情,比如曾侯乙墓的四重内外棺,通过色彩、纹饰与空间的转换,一路将墓主灵魂从九幽之地送至九天仙界;除了棺椁具备这种特性之外,灵物同样可以达到这种效果,比如龙与凤。

后者是汉人经常做的事情,不论是河南永城梁王墓还是洛阳卜千秋墓,都通过将墓内灵魂生活的区域装饰各种升仙题材、如西王母、玉兔、昆仑等,将墓内空间直接转化为了仙境,不再需要外出寻找仙山。

而镇墓兽,正是在这一过程中起着重要作用的媒介与象征,葬俗中则有以下三点特征:

比如,从出土情况看,镇墓兽只出现于有椁室的墓中,而且其在椁室的位置,一定是位于头箱正中。像这件信阳长台关墓葬,其内椁室便有七间:一般来说,头箱象征前朝、棺室象征后寝,左右边箱象征左右房,后室则象征地下室。而镇墓兽所在正处于前堂正中的位置,这一般也是墓主神位之所在。

此外,在楚墓中也只有随葬铜礼器和仿铜陶礼器的有椁墓才随葬有镇墓兽,也即是说这种镇墓兽是伴随着礼器同时随葬使用的,而考察这些墓主的身份,无一例外地均为“士”一级以上。而庶民(单棺墓)则没有资格随葬,这正是“礼不下庶人”制度的物质层面的真实反映。

最后,镇墓兽是一墓仅随葬一个,不像唐代墓葬中不仅有镇墓兽还有镇墓武士乃至镇墓天王。这表明楚式镇墓兽是作为一种特定的神物偶像而被随葬的,其作用无可替代,有且只能有一个。

对于楚式镇墓兽的认识,最重要的是离不开《山海经》与《楚辞》的相互对应,毕竟当初屈原也是在被放逐之后,忧心惨淡彷徨于山泽,走入楚国宗庙以及公卿祠堂后,看到墙壁上绘制的壁画故事后才挥洒成《天问》。而有学者认为,屈原当时可能看到的正是《山海经》尤其是《大荒经》的故事脚本。

参考文献:

1.贺官保、黄士斌.信阳长台关第2号楚墓的发掘.[J]考古.1958.11.2.陈跃均、院文清.“镇墓兽”略考.[J]江汉考古.1983.10.3.黄莹.楚式镇墓兽研究.[J]中原文物.2011.8.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

鹿角,形象,鹿亦如,楚式,底座,战国,中期,动物,如龙,楚国,观点评论,鹿角,墓兽,墓主,楚式镇,楚人

我的快乐小窝后续将为您提供丰富、全面的关于鹿角,形象,鹿亦如,楚式,底座,战国,中期,动物,如龙,楚国,观点评论,鹿角,墓兽,墓主,楚式镇,楚人内容,让您第一时间了解到关于鹿角,形象,鹿亦如,楚式,底座,战国,中期,动物,如龙,楚国,观点评论,鹿角,墓兽,墓主,楚式镇,楚人的热门信息。小编将持续从百度新闻、搜狗百科、微博热搜、知乎热门问答以及部分合作站点渠道收集和补充完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