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快乐小窝 > 值得一看 >卫青龙城大胜,李广全军覆没,最后出名的却为何是李广?

卫青龙城大胜,李广全军覆没,最后出名的却为何是李广?

汉元光六年(公元前129年),匈奴侵入上谷郡,杀掠吏民。消息传到长安,朝野哗然,民情激愤,汉武帝刘彻遂决定趁此机会实施他宏大抗匈战略计划的第一步:培养新人,打造将星,试探反击。

故此次战役,武帝决定启用一些带兵经验不多但精善骑射的勇猛之士。这样似乎是在冒险,不过没关系,盖世有非常之事,然后有非常之功;有非常之功,必待非常之人。打过这一仗,真正的帅才自会从中脱颖而出。

于是武帝下诏:以太中大夫卫青为车骑将军出上谷,以太中大夫公孙敖为骠骑将军出代郡,以太仆公孙贺为轻车将军出云中,以卫尉李广为骁骑将军出雁门,兵分四路,各万骑,同时出击驻留在边境关市附近的匈奴商队与军队。

四将之中:卫青,公孙敖,公孙贺,全是年轻人,也全都是外戚帮的关系户(注1)。只有李广是个老将,且威名远播,久经沙场。显然,这是一次以老带新、培养新人的试探性出击,但李广对这样的安排非常不爽。二公孙也就罢了,这卫青出身骑奴,只是一个毫无军事经验的毛头小伙子,怎么就能带兵担任主攻任务呢?难道就因为他是皇帝的小舅子?这不是拿军国大事开玩笑吗?雁门与上谷远隔千里,万一出事我可救不了他。

况且,四将之中,虽各自为战,互不统属,但依汉之军制,各将军之中,车骑将军仅位在大将军与骠骑将军之下(周亚夫便是由车骑将军直升太尉),地位显高出其他三人。武帝授寸功未立的卫青以此高位,李广等老将老臣自然更多怨言,想来卫青心中也必有压力,他需要用一场胜利来证明自己。

至于汉军为何要分散兵力为四路:首先是古代道路所限;第二人马都挤在一起也不便沿途补充给养(特别是饮水);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众所周知,匈奴逐水草而居,来无影去无踪,机动性很强;所以汉军深入草原作战,就必须搜索前进,分进合击,抓住战机,一举歼敌!这就有点类似近代的海战了,指挥员必须对敌情、方位、路线等等因素具有极强的把握能力,才能找得到,追得上,打得动。这都是华夏军队(除赵武灵王外)从前没遭遇过的问题,大家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多派几路,也就多些成功的希望。

而据《史记匈奴列传》的记载,匈奴应为部落联盟制,其地分为三部:大单于为盟主居中,控制蒙古高原和大漠,正对的是汉朝之代、雁门与云中三郡。右贤王居西,控制原属大月氏之领地,即河西走廊与西域诸国,正对的是汉之上郡以西地区。左贤王居东,控制着原属东胡的大兴安岭西麓草场与呼伦贝尔草原,正对的是汉之上谷郡以东地区。三部之中,以单于部最强,左贤王次之,右贤王最弱。所以事实上,最有可能碰到匈奴单于主力的,其实是二公孙与李广部。卫青出击的上谷郡塞外,则是在单于部与左贤王管辖区域的接界处,本不容易碰上真正强大的敌人,但当时匈奴刚刚袭击了上谷郡,其主力部队可能还在这附近,所以汉武帝才派卫青去上谷以北碰碰运气。

可没想到,计划赶不上变化。公孙敖出塞后,竟然碰上了单于部主力,寡不敌众惨败而归。公孙贺则根本没碰到敌人,他不敢继续深入,便在边境关市附近体味了一把大漠孤烟直后,毫发无损的带队归来了。

至于那个名气最大的名将李广,他竟然被匈奴人给擒获了!

相对于年轻将领而言,老将最大的劣势,就是思维僵化,容易犯经验主义错误。一直以来,匈奴人狼性多疑,往往一击即遁,极少与汉军主力正面对决,上郡遭遇战与马邑之谋已多次证明了这一点。

于是,李广大意了,他总以为匈奴此次面对他一万大军,那肯定是避之不及的。他所要做的就是深入追击,觅敌歼之。可结果呢?人家军臣单于这次就是想诱敌深入,搞定汉军中这位名气最大的牛人李广,杀杀汉朝那位新君刘彻的威风,为此他不惜动员数万大军,四面出击,将李广一万汉骑团团围住,李广身先士卒,拼死奋战,但实在是寡不敌众,最终,在经过数日反复激战后,李广不仅手下万骑全军覆没,自己也力竭被擒。不过由于军臣久闻李广大名,也是他的忠实粉丝一个,遂在战前就晓谕全军:“得李广必生致之。”看来是求贤若渴了。所以匈奴主将不敢怠慢,立刻派人押送李广前往匈奴王庭。

那么卫青,卫青呢?

卫青出塞之后,跟公孙贺一样,也没碰上敌人,但见空旷的草原上,野生动物不少,却是一根匈奴毛都没有,看来入侵上谷的这些匈奴军早撤走了,且为怕汉军报复,连同牧民也撤了个干干净净。

卫青很失望,也很踟蹰,他进退两难。

进?茫茫草原,不知道匈奴人聚居在哪里,找不到敌人,这仗怎么打?如果继续孤军深入,无后勤保障,又无友军接应,还人生地不熟,万一中了匈奴的埋伏咋办?卫青身为主将首次出征,他必须为这一万军士的生命负责。

退?陛下为这一战准备了那么久,劳师费饷,交了大把的“学费”,“毕业证”没捞到不说,却连个“老师”都没碰着,卫青不甘心,实在不甘心。

人生,就是一场负重的狂奔,需要不停地在每一个岔路口做出选择。而每一次步履沉重的选择,都将通往另一条截然不同的命运之路。从前卫青为奴仆之子,不管是受辱,差点被杀,还是忽然显贵,一切都操纵于别人之手,自己没得选择。但现在,卫青可以选,也必须选了;选对了,则大展国威,我等将士建不世之功,朝野上下也跟着高兴;选错了,则一切完蛋,后果不堪设想。

为奴二十年的往事如火,如柴,在卫青心中燃烧,他明白,这是自己人生中最关键的抉择时刻。

最终,卫青选择了进。毕竟,这是大汉筹备已久的一战,如果不打就跑,他没脸回去。况且,匈奴鬼子荼毒我边郡已愈七十年,嚣张跋扈,不可一世,汉朝士气蹉跎,国威沦丧,朝野上下都患上了严重了“恐匈症”,大多对武帝的对外战略持怀疑态度。所以此战,对全国之军心民心至关重要,打得了要打,打不了创造条件也要打!大丈夫面对强敌,就要敢于亮剑!

于是,卫青下令大军向北进发,同时派出多股侦骑,四处搜索敌踪,这次,他要打一场自古未有之草原长途奔袭战,目标,就是传说中的匈奴圣地——龙城。

所谓龙城,差不多相当于泰山之于中原的地位,每年五月,匈奴各部都要聚到此处举行盛大的集会,祭祀祖先、天地、鬼神。但其具体位置一直都考证不清楚,2020年中蒙考古人员认为内日门塔拉城址(又称三连城,在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西北一带,塔米尔河与鄂尔浑河的交汇处)极有可能就是史籍中记载的“龙城”所在地。但这座龙城应该是匈奴单于后来迁徙漠北后所建,此时的匈奴单于庭在漠南的头曼城,也就是今大青山地区巴彦淖尔市乌拉特中旗一带,但这里距卫青所出发的上谷郡足有1500里且是公孙贺的扫荡地盘,似又不大可能。或许,卫青所突袭的龙城,乃匈奴左贤王的祭天龙城,具体位置,大概在今锡林郭勒草原南部一带。

但即便如此,卫青也需要长途奔袭600里,以一万兵马深入虎穴,釜底抽薪,抄他老窝,揍他祖宗,在精神上给匈奴以最沉重之打击。否则四支大军又全无战果,对全国全军的士气打击太大了。

深入跃进无所惧,不破龙城誓不还。没想到吧,在卫青貌似谦恭柔顺的外表下,竟隐藏着如此惊人强大之勇气,这就叫精钢为骨玉为魂,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人都说卫青不败由天幸,殊不知天幸面前人人平等,如果卫青像公孙贺那样选择了畏缩不前,把出塞反击当成野外踏青,将出国考察变作公费旅游,那么再大的天幸也必将擦肩而过。

当然,卫青的孤军深入不是胡来,而是经过了认真的战术研究。孙子曰:“不用乡导者,不能得地利。”龙城是匈奴的祭天圣地,在大草原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只要汉军能抓到哪怕一个知情的匈奴人,则找到目标就并非难事。

能在茫茫的黑暗中捕捉战胜的微光,并敢于沿着这股微光奋然前行,这需要极大的洞察力、判断力与行动力,光这一点,卫青已经具备了一个绝世名将的所有潜质,他现在只需要一场胜利,来证明自己的能力,增加自己的自信。

果然,汉军在向北进发不久,前锋侦骑还真就抓住了几个匈奴牧民,正好晓得龙城所在,卫青于是重赏这几个“匈奸”,让他们做向导,引领大军向龙城进发。龙城藏在大草原之中,从来就没有汉军到达过,因此肯定不会是匈奴重兵防守之地,这就是兵法上的攻其不备!

武帝花钱给卫青上的第一课,就是让他深刻明白了向导对于远征匈奴的重要性。

数日月后,这一万汉军轻骑狂飙猛进,避开匈奴主力,神不知鬼不觉的抵达了龙城所在,并对其发动了突然袭击,龙城守军本来就不多,加之汉军从天而降,根本来不及防备,于是溃不成军,纷纷逃散,汉军一阵穷追猛打,砍了七百颗头颅凯旋而归,然后放一把大火,将这个匈奴至高无上之精神圣地烧成灰烬。卫青目的已达,便不再恋战,掉头向南迅速撤回塞内,前后纵横敌境上千里,一击即遁,毫无阻滞,瞧这仗打的,行云流水,风一般的畅快。

武帝花钱给卫青上的第二课,就是让他深刻明白了速度对于远征匈奴的重要性。

此役,汉军共斩首七百,这个数字未免嫌少,不过别忘了,匈奴人都是骑兵,想要他们的脑袋,首先得保证他们不在马背上,否则,就算是匈奴人负伤而死,只要他骑马跑开一段距离,就别想算进汉军的战果里了。所以七百这个数字,只是打扫战场所得,并不是杀伤匈奴的实数,正确数字至少应该乘以两到三倍。

但这些小节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卫青深入匈奴腹地,一举踏平其政治中心与宗教圣地,取得了汉匈七十年攻战以来汉朝的第一场胜仗,其鼓舞士气、抚慰人心、提振信心的作用,远大于战果的实际收益,它就像一道曙光,给人勇气和希望,照亮大汉帝国走向最后的胜利。

图:三连城遗址

更重要的是,此举还大大挫伤了匈奴人的锐气。军臣单于本来还在为重创李广公孙敖二军而沾沾自喜,忽闻龙城被毁,圣地被焚,祖先灵魂遭到侵辱,顿时乐极生悲,悲极生怒,气的差点晕过去,当即大呼:“我大匈奴自称霸草原,未尝有此大辱也!今吾欲以三十万骑横行中原,亦深入万里,以牙还牙,踏平其封禅圣地泰山,诸位以为如何?”

汉奸宗师中行说在旁一听,哭笑不得:大单于就是大单于,果然很有幽默细胞。

而就在单于郁闷的时候,前方突然传来了更郁闷的消息:那个单于最想得到的名将李广,竟然半路逃跑了!

要说李广这家伙还真是个牛人,就连惨败被擒,几无转机,居然也能峰回路转,谱写一段传奇。

当时,李广在激烈的战斗中身受重伤,竟致力竭晕死,押解他的匈奴人料他万难脱逃,遂亦不加捆缚,只在两马之间吊了个绳网以为担架,就这样驮着他慢悠悠的往北走。

一路上,匈奴人高唱凯歌,欢声笑语,别提多开心了。胜利之后献俘请赏,这是每个军人都梦寐以求的幸福。

不久,李广在颠簸中苏醒过来,顿觉全身剧痛无比,差点叫出声来,但他忍住了。

老将军五十多岁了,身上还中了好几处刀伤箭伤,就这样还能挺住活过来,这已经是个奇迹。

但李广一点儿都没有劫后余生的开心,反而眼中盈出了一眶泪水,想起那些多年来随他出生入死的兄弟们一个个都血染草原为国捐躯,他怎能不难过?

就身上的这点伤痛,比起他心中的伤痛,根本不算什么。

再想起自己即将沦为敌人阶下囚,匈奴必然以之为夸耀,此实有辱我大汉尊严与李氏门楣,李广更加痛心疾首。

实在不行,我就自我了断,以全我忠义保我名节,总之绝不能做叛徒汉奸。

但我就这么死了,岂非太可惜,我一生征战,死也要死在沙场上,这才是军人应有的归宿。就这么死实在太丢人太不值了!

不然,找机会逃走吧!一个声音突然在李广的脑海响起。

但怎么逃呢?我现在身负重伤手无寸铁,身边又都是匈奴的卫兵,别说逃跑了,就算离开这幅担架恐怕都困难。

马,必须有马,否则就算跑了也很快会被追回来。李广一面思考一面四处打量,斜眼正好看到旁边有个胡儿(匈奴少年)座下有匹好马,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

笑完,李广便轻轻的呻吟了一声。

那胡儿见奄奄一息的战俘似乎醒了,便纵马跑近来探视。说时迟那时快,原本虚弱不堪的李广,忽然两眼大睁,倏地如飞鸟般一跃而起,跳到那胡儿的马背上,一手夺了他的弓箭,一手将其推落马下,然后勒转僵绳,快马加鞭,绝尘向南驰去。

匈奴人出其不意,全体石化,煮熟的鸭子竟然能还魂飞了,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等到匈奴骑兵们回过神来,李广已纵马驰出数里之远。

追!数百匈奴骑兵气急败坏,呵斥的在后紧追不舍。

找死!李广冷哼一声,燃烧起小宇宙,使两腿用力夹紧马背,来了招回头望月,弯弓搭箭一阵猛射,身后顿时惨叫连连,中箭落马者不可胜数。

太牛了,这哪里像是个身受重伤的人!

就这样,李广边射边逃,一口气跑出几十里远,终于碰上了自家被打散的残余部队,匈奴人知道再追无望,只得眼巴巴的看着李广一行绝尘而去。他们也尝到了一次煮熟鸭飞的郁闷。

远远的看到熟悉而亲切的汉军旗帜在边塞城头迎风飘扬,李广长长舒了口气,这才感觉全身剧痛直传骨髓,再也支撑不住,精神一松晕倒在马背上。

问题来了,李广明明身负重伤,却能在瞬间完成如此高级的骑术动作,其难度系数之大,当今世界马术冠军恐怕也得自叹不如,何况汉朝时马镫还根本没有发明。如果说史书中这个类似武侠小说般的情节当真属实的话,无奈我只能说:人在危急的情况下,或许真可以爆发出超越人体极限的小宇宙来。

小宇宙这种东西,说来很玄妙,其实也不难用科学解释。一般说来,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人的交感神经自动处于极度兴奋的状态,大脑随即产生应急机制,命令肾上腺大量分泌肾上腺素进入血液。肾上腺素是由肾上腺髓质所产生的重要激素,能使心率加速、血管收缩、血压升高、血糖增加、支气管和胃肠道平滑肌松驰、瞳孔扩大、肌肉快速收缩,从而使得肌肉中储存的能量被最大限度地调动,发挥出超常的水平来。一项心理学家的实验就曾证明,潜意识领域,包含着人类能量的85%,看来我们平时发挥的力量,不过才自身的十分之一而已。

军臣单于得知李广逃脱,忍不住仰天慨叹:“李广重伤夺马,从容逃逸,真乃一飞将军耳。吾不得此良才,惜乎!”

一个人得到朋友或自己人的称赞容易,可要让对手、敌人又畏又敬就不简单了,这是一种巨大的荣耀。从此,李广飞将军之名响彻草原,在敌国亦成一不朽之传奇。

不久,李广带着残兵败将回到了长安,此次战役,他虽在匈奴那边赚得了“飞将”之名,但在汉朝这边,他丧师辱国,罪不容恕,汉武帝震怒之极,下诏将李广交给廷尉翟公治罪。

注1:公孙敖曾为武帝禁卫,也是卫青好友,公孙贺则是武帝太子时的舍人,如今的连襟(卫子夫的大姐嫁给了公孙贺)。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

上谷郡,敌人,单于,汉武帝,匈奴,龙城,卫青,李广,将军,汉军,故事传记,公孙贺,匈奴,龙城,卫青,李广

我的快乐小窝后续将为您提供丰富、全面的关于上谷郡,敌人,单于,汉武帝,匈奴,龙城,卫青,李广,将军,汉军,故事传记,公孙贺,匈奴,龙城,卫青,李广内容,让您第一时间了解到关于上谷郡,敌人,单于,汉武帝,匈奴,龙城,卫青,李广,将军,汉军,故事传记,公孙贺,匈奴,龙城,卫青,李广的热门信息。小编将持续从百度新闻、搜狗百科、微博热搜、知乎热门问答以及部分合作站点渠道收集和补充完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