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快乐小窝 值得一看 历事数主的官场老油条,善于看人下菜,后来骗过唐太宗,官至宰相

历事数主的官场老油条,善于看人下菜,后来骗过唐太宗,官至宰相

生活在隋唐年间的封德彝一生历事数主,左右逢源,不管主荣主衰,他始终春风得意,屹立不倒,称得上绝世奇材。在封德彝很小的时候,他的舅舅——大诗人、大文学家卢思道就看出了他不同寻常的一面,断言说:“是儿识略

生活在隋唐年间的封德彝一生历事数主,左右逢源,不管主荣主衰,他始终春风得意,屹立不倒,称得上绝世奇材。

在封德彝很小的时候,他的舅舅——大诗人、大文学家卢思道就看出了他不同寻常的一面,断言说:“是儿识略过人,当自致卿相。”

封德彝年纪稍长,到隋朝四大名将之一的杨素手下充当幕僚,杨素也发出过与卢思道同样的感慨。

杨素对封德彝的赏识,是从一件小事开始的。

开皇十年(590年),杨素为内史令,负责到江南平定高智慧之乱,封德彝为行军记室。杨素的座舰停泊于海面上,命人找封德彝前来议事。封德彝来得急,从小船登大船时一脚踏空,跌落水中。被人救起后,他匆匆忙忙地换了身衣服,然后从容面见杨素。在与杨素议事时,绝口不提坠水之事。后来杨素从别人嘴里知道了此事,非常奇怪,问封德彝当日如何不说坠水之事。封德彝连连谢罪,说:“私事也,所不敢白。”

杨素对封德彝的表现非常满意。

平定江南回来,他将自己的堂妹许配给了封德彝,杨、封两家从此成了亲戚。

让杨素对封德彝佩服得五体投地的是另一件事:开皇十三年(593年),杨素奉旨营建仁寿宫,为了讨好隋文帝,他把宫殿造得规模宏大,装饰极其奢华。隋文帝前来验收时,又吹胡子又瞪眼,大发脾气,仰天咆哮说:“素殚百姓力,为吾掊怨天下。”杨素吓得魂不附体,以为世界末日就要来临了。封德彝却毫不以为然,他给杨素喂了一粒定心丸,说:“毋恐,皇后至,自当免。”果然,次日,独孤皇后也来验收工程了,隋文帝笑嘻嘻地让杨素汇报工作,他的一张老脸笑出的皱纹就像腌制过的老黄瓜,无比肉麻地表扬杨素说:“公知吾夫妇老,无以自娱乐,而盛饰此宫邪?”杨素听得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杨素回家后,咨询封德彝,问:“何料而知?”

封德彝诡异地一笑,说:“上节俭,故始见必怒。然雅听后言。后,妇人,惟侈丽是好。后悦,则帝安矣。”

杨素心悦诚服,说:“吾不及也。”

此后,杨素每与封德彝论天下事,衮衮不倦,经常抚摸着自己坐的胡床说:“封郎终当据此!”

隋炀帝杨广登位后没多久,杨素就挂了,内史侍郎虞世基总揽了政务。

封德彝转投虞世基,积极为虞世基出谋划策,以迎合隋炀帝。

隋炀帝是个喜欢享受玩乐的败家子、二世祖,封德彝就指点虞世基投其所好,大施媚功,把杨广哄得醉生梦死。

隋朝的国政也因此日渐败坏。

《新唐书》据此痛斥封德彝是“妖禽孽狐”,说他“当昼则伏自如,得夜乃为之祥”。

大业十四年(618年),宇文化及发动江都之变,让封德彝出面历数隋炀帝的罪过。隋炀帝悲愤莫名,对封德彝说:“卿,士人,何至是!”封德彝羞缩而退。

《旧唐书》不无揶揄地说封德彝“多揣摩之才,有附托之巧;党化及而数炀帝,或有赧颜”。

宇文化及弑隋炀帝后,立秦王杨浩为帝,任命封德彝为内史令。

封德彝观颜察色,发现宇文化及终非可托大事之主,主动跟随宇文士及到济北(今山东茌平)筹粮,避免了与宇文化及一同覆灭的命运。

武德二年(619年),宇文化及兵败被杀,封德彝跟随宇文士及投效李唐。

宇文士及和唐高祖李渊是老同事、老伙计,有旧交,并且有“金环之约”,唐高祖深相接纳。但对封德彝,唐高祖认为他是隋朝旧臣,谄媚不忠,板起脸,对他严词斥责,大棒斥出。

封德彝似乎早料到了这种情况的出现,他胸有成竹,不慌不忙,不断向唐高祖进献“秘策”——也不知这是什么样的“秘策”,反正就搔到了唐高祖的痒处,从而龙心大悦,高高兴兴地任命封德彝为内史舍人,不久又升任内史侍郎。

《新唐书》于此发感慨说:封德彝“其奸足以亡隋,其智反以佐唐,何哉?惟奸人多才能,与时而成败也。”

封德彝的才能表现在哪儿呢?

武德三年(620年),封德彝随秦王李世民东征洛阳王世充,大战旷日持久,消耗极大,战局呈现胶着状态。唐高祖感觉顶不住了,有意撤军。关键时刻,封德彝回朝向唐高祖分析形势:“贼地虽多,羁縻不相使,所用命者洛阳尔,计穷力屈,死在旦暮。今解而西,则贼势磐结,后难以图。”唐高祖壮其言,打消了撤军之念。

武德四年(621年),李世民在虎牢关擒窦建德,回军洛阳,迫降王世充,一战定天下。

战后论功,唐高祖郑重地给封德彝记上了一功,称赞他说:“虽张华叶策晋武,亦何以加于是!”加封他为平原县公,又让他兼任天策府司马。

武德五年(622年),突厥入侵太原,又遣使求亲。唐高祖向大臣问计,群臣大都主张求和。封德彝却制止说:“不然。彼有轻中国心,谓我不能战,若乘其怠击之,势必胜,胜而后和,威德两全。今虽不战,后必复来。臣以为击之便。”唐高祖笑呵呵地对封德彝竖起了大拇指。

武德八年(625年),封德彝进封道国公,不久改封密国公,又升任中书令,成为了宰相。

至此,卢思道和杨素当年的话应验了。

不过,封德彝最精彩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大家都知道,武德九年(626年),大唐发生了一件震惊天下的大事——“玄武门事变”。

那么,在这场事变中,封德彝站队站在哪一边呢?

说起来,很多人都感到难以置信,他哪一边都站。《新唐书》说他“资险佞内狭,数刺人主意,阴导而阳合之。”

封德彝曾为天策府司马,李世民把他当自己人,而且,他也“数进忠策”,向李世民进献了许多对付李建成、李元吉的狠招。

李世民认为他是个忠义之人,横赐累万。

但是,封德彝暗地里却对唐高祖,说:“秦王恃功,颉颃太子下,若不早立,则亟图之。”劝唐高祖提防李世民。

回头,又密劝太子李建成对李世民先下手为强,他说:“为四海不顾其亲,乞羹者谓何?”

而当李世民因功劳太大,深得民意,呼声太高,危及到李建成的太子之位,唐高祖有意废李建成而立李世民,封德彝却坚定地谏止。

封德彝这些事做得相当隐秘,李渊父子三人互不知情。

“玄武门事变”之后,李世民笑到了最后,他把封德彝看作从龙之臣,加封他为尚书右仆射。

几个月之后,封德彝寿终正寝,不知内情的李世民深悼之,废朝三日,册赠司空,谥曰“明”。

时间一晃到了贞观十七年(643年),治书侍御史唐临追劾封德彝当年奸状,即封德彝阴持两端之事暴露。

李世民回思自己一直把封德彝当成心腹,再看封德彝进奏唐高祖的记录,以及封德彝劝李建成杀自己的密告,不由气得浑身发抖,将封德彝的谥号由“明”字改为“缪”字,并黜其赠官,削所食实封,把先前对封德彝所有的赏赐一并收回。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官至,虞世基,封德彝,杨素,内史,唐太宗,历事数,官场,隋炀帝,唐高祖,观点评论

我的快乐小窝后续将为您提供丰富、全面的关于官至,虞世基,封德彝,杨素,内史,唐太宗,历事数,官场,隋炀帝,唐高祖,观点评论内容,让您第一时间了解到关于官至,虞世基,封德彝,杨素,内史,唐太宗,历事数,官场,隋炀帝,唐高祖,观点评论的热门信息。小编将持续从百度新闻、搜狗百科、微博热搜、知乎热门问答以及部分合作站点渠道收集和补充完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