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快乐小窝 值得一看 刘渊:这位不可一世的匈奴人、汉赵国的缔造者,为何尊阿斗为祖

刘渊:这位不可一世的匈奴人、汉赵国的缔造者,为何尊阿斗为祖

刘渊是个正儿八经的匈奴人,也是北方“五胡”中称帝的第一人。他雄才大略,文武兼备,趁晋室内卷之机,率领匈奴五部,横刀立马,纵横驰骋,逐鹿中原,称霸北方。就是这样一位五星级的枭雄,却偏偏要尊蜀汉末帝、史上

刘渊是个正儿八经的匈奴人,也是北方“五胡”中称帝的第一人。他雄才大略,文武兼备,趁晋室内卷之机,率领匈奴五部,横刀立马,纵横驰骋,逐鹿中原,称霸北方。就是这样一位五星级的枭雄,却偏偏要尊蜀汉末帝、史上第一怂人刘禅为祖,这究竟是为何?

刘渊,字元海,正宗的匈奴人,据称是冒顿单于之后。汉朝初立时,冒顿单于曾屡屡寇边,刘邦也是恼了,挟胜西楚霸王项羽之余勇,亲率三十万大军北征,欲将冒顿一举灭了,可是哪知冒顿没灭,却差点被冒顿所灭,幸亏陈平用计,这才突出重围,捡回小命一条。见冒顿太过生猛,一时难以胜之灭之,刘邦脑子一转,另辟蹊径,从宫中拉来一名宫女,假冒自己女儿“妻于冒顿”,将其变成了自己的女婿——不能武力降之,则以爱情服之。据称匈奴人原本没有姓氏之说或姓氏自觉性不高,随之汉女的嫁来,此后汉女所生之子及其子子孙孙们“遂冒姓刘氏”。

汉武帝年间,汉朝的综合国力爆棚,对匈奴形成压倒性的优势,于是汉廷调整了对匈(奴)政策,由和亲笼络改为武力征服,经过几十年的反复征伐,将匈奴人打得落花流水,七零八落,后又经东汉持续加码打击,匈奴被迫分裂为两部,一部西迁,一部内附,刘渊祖上就是内附的一支,居于黄河以西并州一带。东汉初年,刘渊的远祖或是太祖自封为南单于。东汉后期,刘渊的祖父於扶罗曾帮助汉廷围剿过黄巾军,因功被东汉朝廷留置于内地新兴一带,在汉廷的默认下,自立为单于。於扶罗死后,其弟呼厨泉接盘,任命其侄也即於扶罗之子刘豹为左贤王,而刘豹就是刘渊之父。东汉献帝年间,曹操又分匈奴为五部,以刘豹为左部帅,其他四部帅也全部由刘姓担任。晋初,司马炎又改帅为都尉,并将匈奴五部分置于“晋阳汾涧之滨”。

史称:刘渊母呼延氏,婚后多年未曾“开张”,于是祈子于龙门,突见一个顶有两角的怪鱼跃出水中。回家后的当夜,呼延氏梦见鱼变为人,左手持一大物,大如半鸡子,“授于呼延氏”,并告之:“此是日精,服之生贵子。”此梦后十三个月生刘渊,一出生,其左手没有持大物,而是天生一个“渊”字,“遂以名焉”。如此看来,这刘渊还真是不同凡俗,未曾出生即被上苍多次眷顾。

刘渊七岁时,已完成了使命的呼延氏去世,刘渊自然是悲痛欲绝,连续一个多月,终日顿足捶胸,哭天号地,不仅“哀感旁邻,宗族部落咸共叹赏”,还哀出了圈,哀出了名,以致惊动了时为曹魏朝司空王昶等人,“王司空”特意遣人前去刘渊家中“吊赙”——送话送钱送温暖。

与其他匈奴人不同的是,刘渊自幼就好学上进,饱读史书经典,尤喜《春秋左氏传》、《孙吴兵法》,且能倒背如流。与其他匈奴人相同的是,刘渊在埋头苦读之余,还不忘习武,且“妙绝于众”,当然最拿手的则是骑射,据说与吕布堪有比——百步穿杨,百发百中。再加之蓄有三尺长的胡须和一米九的身高,因此,相貌堂堂、神采飞扬的刘渊一度被众人视为天人神人。

魏元帝曹奂年间,刘渊作为人质“京漂”洛阳,曾受到时为大将军司马昭的厚待。司马炎称帝后,也对刘渊青睐有加,一度欲提拔其为平吴主帅,因一些大臣对匈奴人心有余悸,加之“羡慕忌妒恨”,遂极力劝阻,司马炎这才不得不打消了提拔刘渊的念头。又过了几年,鲜卑部落首领树机能因不满于晋廷边官的横征暴敛,遂见机逞能,多次寇掠秦州、凉州,司马炎两次派兵进讨,皆被树能机打得鼻青眼肿,于是,有人再次向司马炎推荐刘渊,可是孔恂等几位大臣却以“放虎归山、蛟龙得雨”为由,再次劝之阻之。

就在刘渊惆怅迷茫出头无望之际,一个看似悲哀性的事情改变了他的命运。公元279年,刘渊父亲刘豹去世,晋廷遂任命刘渊接替其父出任北部都尉。刘渊顺理成章返回河西,走马上任。期间,刘渊将自己一身的本事发挥得淋漓尽致——建章、立制、除恶、示恩、布德、开诚,一套组合拳打下来,很快便将河西打造成了“美丽的天堂”,匈奴“五部俊杰无不至者”,一众汉族的名儒大咖也闻名不远千里纷至沓来。

公元290年,自灭吴后就开始“躺平”的晋武帝司马炎彻底“躺平”,其子司马衷继位,是为晋惠帝。刘渊见机行事,经反复攻关,当年即被晋廷提拔为建威将军、五部大都督,封汉光乡侯。出将封侯,刘渊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

一年后,刘渊遭遇人生一“坎”,匈奴部落数千人叛逃出塞,因管束不力,刘渊被追责免官,“一夜回到解放前”。不久,成都王司马颖荣任邺城新主,为了拉拢匈奴五部为其所用,遂上表朝廷举荐刘渊任宁朔将军、监五部军事。刘渊东山再起。

公元291年,晋廷内卷——“八王之乱”爆发,天下大乱,“寇盗蜂起”。刘渊“从祖,故左贤王刘宣等”见有机可乘,遂密议共推“德高望重”的刘渊为大单于,并且让特派员呼延攸前往邺城,“以谋告之”。刘渊一拍即合,当即以参加葬礼为由请求回乡。此时的司马颖正忙于内卷,怎肯放重量级的亲密下属刘渊回乡?见一时难以脱身,刘渊遂向呼延攸交代一番,令其先行返回暗中筹划,以待时机,而自己则戴上铁杆亲信的面具,终日待在司马颖身边为其出谋划策,分忧解愁。

果然,在刘渊的协助下,司马颖先后击败了前来约架的司马伦等一众司马,并乘胜进军洛阳,摇身一变成了晋廷的主宰——丞相、皇太弟。司马颖也颇够意思,转身又先后提拔刘渊为辅国将军、冠军将军。被司马颖打残了的一众司马,见司马颖权倾朝野,以权谋私,且野心勃勃,心有不平。不久,以东嬴公、并州刺史司马腾为首的一众司马又抛却前嫌,合兵一处,卷土重来,共同对付司马颖。

人心尽失的司马颖在众司马的群殴下,很快便败下阵来,眼见即将“崩盘”。刘渊遂挺身而出,主动向司马颖请缨,返回匈奴五部,召集人马来共同对付一众司马,头大脖子粗的司马颖一开始还多少有些犹豫,但架不住刘渊反复忽悠,最后终于认可了刘渊的“妙计”——放虎归山,并任命刘渊为北部单于、参丞相军事。

刘渊窃喜,当天即快马加鞭,连夜赶回匈奴老巢——左国城,第二天,便在刘宣等人的鼓噪下,急霍霍地擅自“上大单于之号”,二十天内就“聚众五万”。而所谓的调兵帮忙增援早被其抛诸脑后。失去了刘渊的司马颖,很快便败下阵来,无奈中,只好挟持晋惠帝司马衷南逃。刘宣等人见北方空虚,皆劝刘渊再进一步,自立称帝。刘渊自然求之不得,当即点头。饱读诗书的刘渊自然明白,此乃明目张胆的僭越之举,于是,他一半是为自己的行为寻找合法合理的依据,一半也是给众人打气,大言不惭地说道:“吾汉氏之甥,约为兄弟,兄亡弟绍,不亦可乎?”随后,又东拉西扯攀上了八竿子也打不上的刘禅这门“高亲”:“且可称汉,追尊后主(刘禅),以怀人望。”

公元304年,刘渊将晋惠帝一脚踢开,筑坛左国城南郊,即汉王位,国号为汉(史称前赵或汉赵),并“追尊刘禅为孝怀皇帝,立汉高祖以下三祖五宗神主而祭之”。

此时已挫败司马颖的司马腾闻讯后,亲率十万大军前来讨伐,双方甫一交手,司马腾军便被刘渊军一举击败,刘渊乘胜追击,一口气连克太原、泫氏、屯留、长子、中都、蒲阪、河东、平阳等地。

公元308年,人多枪多地多的刘渊正式称帝,并迁都平阳。称帝后的刘渊并没有就此“躺平”,而是继续逐鹿中原,欲将洛阳拿下,取晋而代之。结果遭到以司马越为首的晋军的顽强抵抗,损兵折将的刘渊见一时难以取胜,遂鸣金收兵,还于平阳。

公元310年八月,一代枭雄刘渊因积劳成疾,医治无效,去了西天。

参考文献:房玄龄等著《晋书》、司马光著《资治通鉴》、吕思勉著《两晋南北朝史》

作者:我方特邀作者丛中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东汉,司马炎,匈奴,缔造者,刘渊,赵国,阿斗,何尊,呼延氏,冒顿单于,观点评论

我的快乐小窝后续将为您提供丰富、全面的关于东汉,司马炎,匈奴,缔造者,刘渊,赵国,阿斗,何尊,呼延氏,冒顿单于,观点评论内容,让您第一时间了解到关于东汉,司马炎,匈奴,缔造者,刘渊,赵国,阿斗,何尊,呼延氏,冒顿单于,观点评论的热门信息。小编将持续从百度新闻、搜狗百科、微博热搜、知乎热门问答以及部分合作站点渠道收集和补充完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