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快乐小窝 值得一看 在位54年的汉武帝,却花44年去打匈奴,为何揪着匈奴不放?

在位54年的汉武帝,却花44年去打匈奴,为何揪着匈奴不放?

汉武帝时期的大力北伐匈奴,这其实才是中原自周代以来对匈奴一直秉行的策略,也是因为西汉一朝从刘邦开始就对匈奴进行了“保守防御”政策,这才有了汉武帝的穷兵黩武,非要把匈奴“斩尽杀绝”,所以这本身就是一种历

汉武帝时期的大力北伐匈奴,这其实才是中原自周代以来对匈奴一直秉行的策略,也是因为西汉一朝从刘邦开始就对匈奴进行了“保守防御”政策,这才有了汉武帝的穷兵黩武,非要把匈奴“斩尽杀绝”,所以这本身就是一种历史的反弹现象。

匈奴既是个民族,也是一个庞大的帝国名称,自先秦以来,环绕着中原政权的游牧民族十分之多,但唯独和匈奴的矛盾最尖锐、不可调和,匈奴也一直以侵略中原为主要的生存手段。

注意,匈奴侵略中原,这乃是他们的“生存手段”,如果不南下掠夺,那么匈奴自身就会难以存活,所以这本质上是生存之争,不可调和。

因为古代匈奴所在的气候带乃是温带大陆性气候,并且他们集中在北方的高原之上,生存的环境十分恶劣,特别到了冬天,北极的寒流直接冲击他们,一到秋冬季节,匈奴的减员就特别严重。

极端的环境让他们对“温暖”、“肥沃”的土地无比向往,可多年的“地狱”一般的生活,也早让他们对待外界的态度粗暴无比,他们更崇尚武力沟通一切,也就是森林法则、强者原则,所以每每来到中原的边界,这些匈奴人并不是考虑怎么和中原互通有无,而是先进行一番洗劫和肆虐。

就因为匈奴贪婪、残暴的作风,中原民族一直视他们为大敌。

在周代的时候,不管中原内部的诸侯国怎么内斗,只要到了一定的时间,诸国都会集结兵力陈列在边境地区,一是为了防止匈奴骑兵直接冲击而下,二是做好准备,北上主动讨伐匈奴,不断削弱他们。

虽然周代时,中原的力量也并没有一统,但是匈奴也同样是分散的部落,所以中原始终占据着优势,特别是战国时期,秦国和赵国对北方匈奴的打击,那是十分压倒性的。

而匈奴和中原的“优劣势”转变,是在秦汉之交发生的。

公元前209年,北方的匈奴民族出现了一个“雄主”,史称“冒顿单于”,冒顿单于在弑杀了他的父亲,获得了大权之后,开始对匈奴部落进行逐一吞并,最终的结果就是,将散乱多年的匈奴力量扭成一股绳。

冒顿单于之所以在这个时间统一匈奴,那就是因为中原王朝的皇帝“秦始皇”在不久前驾崩,而驻守在上郡的大秦三十万精锐,被赵高用计玩得半废,曾经把匈奴赶出河套地区的蒙恬生死未卜,大秦的巨变,给了冒顿单于机会。

随后,便是冒顿单于一边在悄悄发展,一边看着中原诸侯内斗的历史。

公元前202年,韩信和刘邦在垓下击败项羽,刘邦正式统一天下,可统一天下,这只是内部的一个胜利,对于外部而言,中原此时的力量已经无比虚弱了,加上边境军事力量的空虚,此时的刘邦,根本挡不住匈奴的入侵。

这就是一个“此消彼长”、“风水轮流转”的反转。

所以西汉刚建立的时候,汉朝军队根本不能像以前先秦时期频繁“北伐”匈奴,这才是反常的历史。

因为秦末纷争把天下打得破碎,所以刘邦一开始只能按兵不动,可刘邦没动作,却不代表冒顿单于愿意在北方待着不动,于是在公元前201年,冒顿单于率军掠夺汉朝山西边境,并且强行逼迫韩王信(不是兵仙韩信)投降,然后一起深入入侵中原。

这是一次很大规模的入侵,刘邦见此,只能带着数十万大军北上,首先讨伐叛变的韩王信,然后再顺势北伐一次匈奴,刘邦出征前信心满满,但现实却给了他一个当头一棒,本来讨伐韩王信很顺利,但是北伐匈奴的时候,却陷入了匈奴的包围圈。

于是便有了著名的汉高祖之耻“白登之围”

白登之围虽然有着刘邦巨大的“指挥不当”成分在其中,可同样也暴露了西汉初后力不足的军事窘况,于是在白登之围解开后,刘邦决意彻底“统一内部”,对外进行保守防御政策,他为的,只是让中原迅速恢复元气,以求在不久的未来,重新让中原掌握主动权。

所以刘邦一朝,刘邦和萧何奠定了“无为而治”的基调,对于匈奴,刘邦决定用“和亲”的方式来安抚匈奴,一开始还差点把自己和吕后的女儿鲁元公主嫁到匈奴,后来因为吕后的求情,才选择了一个宗室女。

不管怎么说,西汉初的朝廷对此是“倍感耻辱”的,而且在刘邦驾崩不久之后,冒顿单于还写信来“羞辱”吕后,大致意思就是让吕后去和他共度余生,要知道当时吕后乃是大汉朝的实际掌权者,一个国家的最高统治者被如此羞辱,结下的仇恨不谓不大。

可即便如此,吕后都还是咬住牙咽下了这口气,就算匈奴不断入侵,不断对边境进行掠夺,吕后都没有发动主动进攻的战争,仅仅是防守。

在吕后之后,汉文帝也是如此,汉文帝时期的匈奴南下侵略更是频繁,著名的“飞将军”李广也是崛起在抗击匈奴的历程中,只可惜汉文帝还是坚持防守政策,所以李广再厉害,也难以立下太大的功劳,这也是“李广难封”的根本原因。

保守的时代,“扼杀”了一批武将,但几代人的坚持,终究达成了目的。

在汉景帝后期,汉朝廷对于匈奴的态度就不再是那么地高度忍让了,汉朝军队也多次表现出军事肌肉,震慑匈奴,而匈奴也因为看到了汉朝的力量的再次崛起感到忌惮,可汉景帝终究不是命运的扭转者,也不是匈奴骄傲命运的开启者。

开启者,是“文景之治”的最大享受者,一个继承了西汉初几代人对匈奴仇恨的天选之子:汉武帝刘彻。

汉武帝刘彻年少登基,登基伊始,祖母窦太皇太后还在世,对他的执政掣肘颇多,不过汉武帝也在酝酿着一场和匈奴重新“撕破脸皮”、“一分高下”的大战,大战之前,汉武帝一方面派遣张骞出使西域,联合大月氏,在暗中积蓄克制匈奴的力量。

公元前133年,朝堂中对与匈奴“和亲”(和亲除了联姻以外,还附带汉朝廷每年赠予大量的金银珠宝的义务)十分厌恶的大臣王恢上书汉武帝主动出击匈奴,打破数十年来的隐忍沉默,于是便有了“马邑之谋”

可雄心到位了,能力和人手却又不行了,因为汉武帝手下的大将们,都是新生代大将,他们或许参与过平定七国之乱,但是打匈奴却是另一种概念,比如马邑之谋,三十万大汉军队埋伏在“马邑”,竟然被匈奴提前得知,而提出计划的王恢更可笑,在追击匈奴的时候还一步三回头,可见内心之软弱。

所以马邑之谋没有给匈奴带来任何减员,却是直接让匈奴和汉朝的关系直接打破和谐,开始敌对。

真正让汉武帝看到北伐匈奴希望的,乃是他的小舅子“卫青”。

卫青本是马奴,因为卫子夫受宠的缘故被汉武帝安排为侍中,后来汉武帝抱着锻炼卫青的心态,让卫青担任一路北伐匈奴的将领,公元前129年,这是马邑之谋后的第四年,卫青居然一举攻破匈奴的圣城“龙城”,这一战,让大汉赢回了颇厚的面子。

其实卫青的龙城之战并不好赢,因为总共四路北伐大军,另外三路都输了,只有卫青这一路大军持续北上并且略战略胜,或许是命运对汉武帝的眷顾,对大汉的眷顾,送来了卫青,这一战后,让汉武帝和朝廷看到了希望,一个报仇、除掉匈奴的希望。

自汉高祖以来,匈奴一方面要求朝廷派出公主与其和亲,索要大量的资源物资,一方面还纵兵掠夺,这种咄咄逼人的方式早已经让汉人对匈奴恨之入骨,所以当匈奴也被汉人“势如破竹”地推到的局面出现时,没有人愿意放过匈奴。

这便是“历史反弹”,当一个民族受欺压过久之后,那么在抓住机会反击的那一瞬间及其之后的一段时间,都会爆发出最强大的反击力量。

而在卫青崛起之后,汉武帝又培养了卫子夫的外甥霍去病,这也是大汉的战神支柱。

废掉匈奴,汉武帝的功课是做得很足的,在目所能及的地方,汉武帝削弱匈奴就有三个大方向:

一、扫荡河西走廊,肃清河套地区的匈奴势力,或击败清除或收服,释放西北的汉朝驻军。

二、保持一定频率的北伐,以“燕云十六州”(汉朝还没有这个概念,但地理位置一直存在)为起点,以攻代守,克制匈奴的南侵,辅以“坚壁清野”。

三、收复东北地区,肃清匈奴对乌桓的统治势力。

所以汉武帝对待匈奴的策略,就是完全隔绝匈奴和中原接触的边境,然后让匈奴没有任何掠夺中原的机会,久而久之,匈奴自己就会虚弱。

不久之后,汉武帝的计划就开始转动了。

公元前121年,汉武帝派出了自己培养多年的“秘密武器”霍去病前往河西,肃清匈奴盘踞在河西的势力,其实肃清河西走廊,本质上也是在肃清河套地区的匈奴势力,只要成功,那么汉朝就会有肥沃的养马迪。

而霍去病也果然没有辜负汉武帝,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让匈奴毫无抵抗之力,就算匈奴数次诈降,两次河西之战,都让汉武帝把河西地区的匈奴治得服服帖帖的,不久之后,河西走廊收复,霍去病代汉武帝在此设立“河西四郡”,自此,大汉的西北军事力量被释放。

既然有了肥沃的养马地,还俘获了大量的牛羊马资源,最重要的是,还让大量的西北军得以自由调动,那么汉武帝就觉得,让匈奴彻底“衰败”的机会来了,这个机会,在不久之后就成为了“漠北之战”。

公元前119年春天,准备已久的大汉转动起来,在匈奴还在集体“冬眠”的时候,大军已经北上,深入匈奴的腹地了。

为了这一战,大汉也算是“倾尽所有”了,因为汉朝这一战打的乃是“军备战”,在数个月前,汉武帝就已经准备了大量的精米粮食来喂养战马,以保证战马在初春季节,寒冷的草原中发挥更强大的机动性,而这部分粮食,就消耗去了大汉数年的积累。

除了粮食以外,还有将士的补给、装备的更新,汉武帝这样做,就是为了保证将士们更高的生存率,而这一战,结果自然是不用说,两路主力大军都有所斩获,特别是霍去病还深入狼居胥山、一直北上直贝尔加湖,不仅灭掉了南匈奴,还震慑了被匈奴,这也是霍去病“封狼居胥”之战。

在回来的时候,霍去病将在乌桓残余的匈奴扫荡一空,然后设立“护乌桓校尉”,以乌桓的力量和地势守卫大汉的东北,自此,汉武帝彻底完成了匈奴和汉朝廷的边境“隔绝带”,匈奴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掠夺汉朝。

本来按道理来说,经过这一系列胜利之后,汉武帝就该停歇一下了,毕竟南匈奴几乎等于被打垮了,过去的仇也报了,但是汉武帝深知匈奴作为游牧民族强大的恢复力和生存力,于是还是选择对残破的匈奴加大力度打击。

漠北之战后,汉武帝又计划派霍去病继续深入匈奴腹地,扫荡匈奴的再生力量,可谁知道,也是这一次出征,霍去病在半道中“去世”,英年早逝的霍去病给汉朝的信心带来了巨大的打击。

霍去病死了,汉武帝很悲伤,而他的执念却还是没有消失,他坚持“穷兵黩武”,持续北伐,可是汉武帝没有意识到,他这样做实际上就是在过度消耗本国资源,经过数代人积累的财富,又被汉武帝打空了,而汉武帝攻打匈奴的效率也越来越低了。

所以在卫青的后期,他这位战神也出现了“败绩”,而多年的胜利让汉武帝无法接受这种反差,于是汉武帝继续加大军事力量的投入,这种极端的讨伐,仍然是生存之争,但不得不承认,汉武帝有些矫枉过正了,已经让最大的正面效果变成了负面效果。

不管怎么说,揪着匈奴不放,这种精神是必须的,自汉高祖、吕后、汉文帝、汉景帝四代统治者以来所受的委屈,必须要用这种方式才能释放出去,不然的话难以恢复先秦时期中原对匈奴的绝对优势。

只是一味地“战争”不是最好的办法,这是汉武帝短时间内没想明白的,因此在汉武帝后期,出现了几次对匈奴作战的失败之后,汉武帝驾崩之后接班的汉昭帝,就开始转为保守的防御,只不过此时的“保守”,要远比西汉初期的保守轻松、主动得多了。

再到后来汉宣帝开始使用政治手段瓦解匈奴,才真正找到了“降服”匈奴的最好办法。

事实上,大汉朝对待的匈奴的政策,是从“不可调和”的生存矛盾,一步步转换为“可以调和”的“共存关系”,后世人对汉武帝过度“穷兵黩武”是持批判态度的,但不得不说的是,和匈奴可以调和的前提,也是要把匈奴打怕,打到他们自愿称臣。

所以汉武帝的穷兵黩武,从利益的角度来说,乃是汉宣帝及之后朝廷对匈奴政策顺利的大前提,数十年的北伐让汉武帝收获了大帝之名,也让汉武帝被后世人批判,毁誉参半,自古以来行大事者皆是这种下场。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因为,北伐,吕后,汉武帝,刘邦,匈奴,汉朝,进行了,中原,冒顿单于

我的快乐小窝后续将为您提供丰富、全面的关于因为,北伐,吕后,汉武帝,刘邦,匈奴,汉朝,进行了,中原,冒顿单于内容,让您第一时间了解到关于因为,北伐,吕后,汉武帝,刘邦,匈奴,汉朝,进行了,中原,冒顿单于的热门信息。小编将持续从百度新闻、搜狗百科、微博热搜、知乎热门问答以及部分合作站点渠道收集和补充完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