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快乐小窝 值得一看 狄仁杰狱中积极自救,却于事无补,救下他的是一素昧平生的小屁孩

狄仁杰狱中积极自救,却于事无补,救下他的是一素昧平生的小屁孩

为了能把自己的冤情传达到武则天那儿,狄仁杰想了一个好办法。他从狱卒那儿要来笔砚,悄悄撕下自己的被子的棉布,写了冤状,塞进自己的棉衣里面。然后央求王德寿说:“天气热了,麻烦你帮我把棉衣交给我的家人,让家

为了能把自己的冤情传达到武则天那儿,狄仁杰想了一个好办法。

他从狱卒那儿要来笔砚,悄悄撕下自己的被子的棉布,写了冤状,塞进自己的棉衣里面。然后央求王德寿说:“天气热了,麻烦你帮我把棉衣交给我的家人,让家人把里面的棉取出来,洗一洗衣服,再送到狱里来。”在王德寿看来,狄仁杰就是一具冢中枯骨,已经毫无利用价值,他的心思早放在怎么谋划别人身上了,就没怎么在意,把棉衣交给了探监的狄仁杰的家人。

狄家人正为狄仁杰下狱的事急得焦头烂额,却又手足无措——毕竟,老爷子本人已经承认了谋反是事实,旁人要帮他翻案,那难度系数太大了。这会儿得到了狄仁杰从狱中传回的棉衣,大家都乐坏了,料定里面一定夹藏有东西,赶紧拆开细细搜查,一查,就查到了狄仁杰写在布帛上的冤状。

狄仁杰有四个儿子:任户部郎中的狄光嗣、任州司马的狄光远、任职方员外郎的狄光昭,还有一个不成器的狄景晖——这狄景晖后来任魏州司功参军,贪污腐败,祸害一方,愤怒的百姓恨屋及乌,将建在魏州的狄仁杰生祠砸了个稀巴烂。

狄仁杰的次子狄光远读了父亲在狱中写就的冤状,如获至宝,小心翼翼地捧着这个冤状去找武则天讨说法。

说实在话,来俊臣这次玩得有点大,一下子就把七个正直的大臣整倒,朝野动荡不安,武则天也拿不准这七个人到底是不是真的谋反,尽管已经得到了狄仁杰承认谋反的证词,但仍在犹豫不决之中。毕竟,对于来俊臣严酷残忍的作风,她也是有所耳闻的。事实上,这也正是她重用来俊臣这些人的原因。谋反,乃是与大周王朝势不两立的原则性大事,她是宁可信其有、不肯信其无的。可是,狄仁杰这些人、特别是魏元忠,说他们谋反,实在太令人难以置信了。所以,接到狄仁杰从狱中写成的冤状,她产生了更大的疑惑。

改日,武则天找来来俊臣,问:“狄仁杰既已承认了谋反,怎么又有冤状从狱中传出?”

来俊臣眼前一黑,一口气差点没换得过来,娘的,这个狄仁杰,表面老实,背地里却搞阴谋、耍诡计,瞒着我们告黑状,良心大大的狡猾!

武则天又追问:“会不会是你们搞刑讯逼供,以致于屈打成招?”

操!操操!来俊臣心中暗骂,却兀自一副神色自若的模样,说:“刑讯逼供是法官无能的表现,微臣怎么会用?狄仁杰谋反是实,只不过为免死罪,死到临头又妄图翻供。”

唔,是这样。武则天点了点头,觉得来俊臣的解释合情合理,便将狄仁杰好不容易从狱中传出的冤状置之一边,不再理会了。

眼看狄仁杰的命运就要无可更改了。但武则天又突然天良发现,想,来俊臣不会瞒着我些什么吧?不行,我不能单听他的一面之辞,得找个人到狱中调查调查。她安排了一个名叫周綝的大臣到监狱里察看狄仁杰七人的生活状况。

话说,来俊臣从武则天那儿回来,就劈头盖脸地将狄仁杰一顿好打,一边打,一边狠狠地骂:“叫你背着我告黑状!叫你背着我告黑状!”把狄仁杰打得遍体鳞伤。这会儿听说武则天派人到狱中检查,一下子慌了手脚,让人拭擦掉狄仁杰身上的血污,再强制给他换上干净衣服,试图掩人耳目,让狄仁杰连同另外的六个人靠着牢房墙根一字儿排开,等待周綝前来视察。

来俊臣这么做,其实是没有多少用的。

你想,狄仁杰这伙人既不是傻子,又不是哑巴,只要看到周綝来了,声张一下,申诉几句,不就揭穿了来俊臣的这种毫无技术含量的小把戏、小伎俩了吗?

可惜,周綝却是个庸官,天生胆小,怕事,对来俊臣的残忍作派早有耳闻,这番才进监狱,远远看见来俊臣努着嘴、目露凶光,象头饿狼一样恶狠狠地盯着自己,就不由得头皮发炸,肝胆儿打颤,乖乖不得了,我、我还是别惹他好,免得给他惦记上了,来日,不定什么时候,他胡乱给我安个罪名,我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在这种恐惧心态的驱使下,周綝到了来俊臣跟前,努力冲来俊臣一笑,膝头一软,差点就要跪倒下拜,至于狄仁杰他们,他连认真打量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真是个脓包!

看到周綝的表现,狄仁杰他们失望极了。

他们异常清楚,在这个脓包面前,无论怎么喊屈诉冤都是于事无补的了。于是,他们都咬紧牙关,对周綝那一副奴颜婢膝的嘴脸怒目而视。

来俊臣笑抽了,更加有恃无恐。他干脆命手下幕僚以狄仁杰七人的名义炮制了几份谢死表,由周綝带回上呈武则天。

谢死表就是犯人对自己所判死罪的认可书,这种认可书,只有觉悟极高、并对自己所犯罪行有较深刻认识,才会带着虔诚的忏悔态度写就的。狄仁杰这七个人的谢死表都已经写好了,这里面哪还有什么隐情?武则天疑窦全消,朱笔一挥,狄仁杰七人的死刑就这么定下来了。

狄仁杰自作聪明,以为早早认罪可以免受皮肉之苦,又别出心裁地通过藏匿在棉衣的帛文告御状,结果却加速了死亡进度,可悲复可叹。

关键时刻,却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救了他们这些大人物的性命。

前文有提到,任鸾台侍郎,兼检校天官尚书、同凤阁鸾台平章事三品的宰相乐思晦于天授二年(公元691年)十二月遭到来俊臣的诬告,满门抄斩。但乐思晦有一个儿子,也就八九岁上下,年纪尚幼,得免死刑,发落于司农寺为奴。这个小孩子,却是天资聪颖、胆识过人。在司农寺做孤儿期间,他天天哭、天天闹,吵闹着要觐见武则天。时间长了,这事儿不知怎么的,被武则天知道了,答应见他一面。

从很多史料记载,武则天还是比较喜欢接见那些超凡出众的小孩子的。如《朝野佥载》载:“并州人毛俊诞一男,四岁,则天召入内试字,千字文皆能暗书。赐衣裳放还。人皆以为精魅所托。”《唐诗纪事》也载:如意年间,有女子年九岁,能吟诗,武则天试之,皆应声而就。

话说,乐思晦的儿子,才这么丁点大的小孩子,也不怕生,到了大殿,规规矩矩地行三拜九叩大礼,举止得体、仪表不凡,让武则天和文武大臣暗暗称奇。

武则天问他:“听说你天天吵闹着要见我,到底有什么事呀?”

小孩子一点也不怯场,看坐在高高龙椅上的老女人向自己发话,就用充满了稚气的童声响亮地回答说:“我要找你,不是要替我父亲、替我家庭说话,反正我的父亲已经死了,我的家族也给灭了,说得再多也不会改变什么。我只是可惜陛下英明神武,到头来,却被来俊臣这些乱臣贼子瞒骗糊弄、以至玩于股掌之间!”

哟嗬,这胆儿真够大的!敢当着一代女皇的面说她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找死不是?

众人听他口出不逊,都不由得替他捏了一把汗。

不过,武则天并没有生气,而是有些啼笑皆非。

什么瞒骗糊弄?!什么玩于股掌之间?!就凭来俊臣他们?他们整的那点儿事情朕无不了如指掌!嘿嘿,来俊臣这伙人本来就不过朕的家奴、朕的爪牙,现在朕需要他们来替朕清除异己,哪天朕不需要他们了,自然会把他们捻死,就跟捻个蚊子一样容易。

不过,这个小屁孩,朕以为他天天流鼻涕丢眼泪是想给自家人鸣冤,谁知他却把自己家破人亡的事看得这么开、这么淡、这么豁达,更难得的是,他不但不为自家鸣冤,反而忧国忧民,关心着国家的前途命运。于是,武则天笑着问:“怎么见得朕是被来俊臣他们瞒骗糊弄、玩于股掌之间了?”

小孩子奶声奶气、振振有词地回答:“陛下如果不相信是被来俊臣等人糊弄,可以从朝臣之中选一个您认为是最忠贞不渝、最值得信任的人,指控他有谋反的嫌疑,交给来俊臣审查,审查的结果:这个人一定会亲口承认自己犯下了谋反大罪,什么原因,您自己琢磨。”

武则天沉默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来俊臣,狄景晖,什么,王德,黑状,棉衣,自救,武则天,狄仁杰,狄光远,观点评论

我的快乐小窝后续将为您提供丰富、全面的关于来俊臣,狄景晖,什么,王德,黑状,棉衣,自救,武则天,狄仁杰,狄光远,观点评论内容,让您第一时间了解到关于来俊臣,狄景晖,什么,王德,黑状,棉衣,自救,武则天,狄仁杰,狄光远,观点评论的热门信息。小编将持续从百度新闻、搜狗百科、微博热搜、知乎热门问答以及部分合作站点渠道收集和补充完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