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快乐小窝 值得一看 刘邦道德如此低下,却能成为天下之主的深层传统文化原因

刘邦道德如此低下,却能成为天下之主的深层传统文化原因

伤痛的楚汉(14)主笔:闲乐生朱晖彭城之战,在项羽三万骑兵的打击下,刘季(刘邦)六十万诸侯联军竟一朝崩溃,刘季只能趁着沙尘暴,领十余骑杀开一条血路,亡命奔逃。——好险好险,差一点,就差那么一丁点儿,自

伤痛的楚汉(14)

主笔:闲乐生朱晖

彭城之战,在项羽三万骑兵的打击下,刘季(刘邦)六十万诸侯联军竟一朝崩溃,刘季只能趁着沙尘暴,领十余骑杀开一条血路,亡命奔逃。

——好险好险,差一点,就差那么一丁点儿,自己就完蛋了。这种必死之局,都能演变成胜利大逃亡,真是天助我也!

说实话,这种从地到天,再从天到地,再从地底地狱中逃亡的奇葩剧情,真是再有想象力的编剧也编不出来。这也难怪刘季、项羽最终都成为了天命的信徒(注1)。

刘季正在庆幸,

忽从后面尘土起处,早有追兵到来,一马当先者,正是楚将丁公也。

须臾,丁公追至,即下马拱手道:“汉王留步,霸王有命,请回彭城一叙。”

刘季的随从大急,忙一拥而上,挡在他面前,怒视丁公,齐声道:“汉王请速走,属下当拼死以拒楚兵。”

万分危急之刻,刘季却显出了难得的冷静,甚至是高兴——所幸追来的是丁公这位小人物,而不是季布钟离眛这两位狠人,乃公的运气可真好!

于是刘季一拱手,万分诚恳的对丁公言道:“丁将军,吾非不知公,公何急之甚?两贤岂相厄哉!”(贤人何苦为难贤人)

奉承话是解决一切问题的灵丹妙药,下对上亦百试百灵,更何况上对下。特别是从一王之尊嘴里说出来,那更是痛快无比,天下没有人不喜欢听的。

丁公亦不能免俗。

因此,丁公听罢一下子愣住了。他与汉王虽有些小交情,但没想到对方竟默默地如此欣赏于他,他不禁有些受宠若惊,感觉骨头里都酥麻酥麻的。此时此刻,罗贯中笔下关公的情怀悄然而至,一股圣母之心在丁公心中泛滥。

在此期间,刘季则一直笑着望向丁公,饱含真诚,满脸奉承。

终于,

丁公被汉王的笑容所迷惑,坐视刘季从容驱车离去。

数年之后,刘季平天下而履至尊,即皇帝位,丁公厚着脸皮跑来求官,刘皇帝却翻脸不认人,一刀把丁公给砍了,说:“丁公为项王臣不忠,使项王失天下者,乃丁公也。”

看来刘季对项羽还是很有感情的,他们之间的关系有点像今天的超女快男,在PK台上奋力表现,互相竞争,真把对方淘汰了却又有无尽的不舍;而且刘季想起自己在丁公面前的窘状就觉得难受,无以自处,所以干脆,杀

了更爽快。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丁公并非被刘季一句话劝退的,而是被刘季许诺了更大的利益,这个利益必然要超过杀死刘季的赏赐。等到刘季统一天下后,丁公前来拜见,就是指望高皇帝能兑现承诺。可没想到刘季不仅赖账,而且不想让大家知道自己赖账,所以干脆杀了丁公灭口,并推出丁公为臣不忠的烂借口。

个人以为,第二种可能性更大,因为项伯也为臣不忠,刘季却没杀他,反而封侯赏赐。当然,项伯是项氏的长老,且与张良相交甚深,这是关系户,刘季得卖面子。

丁公虽然不追了,但季布、钟离昧等人还在想办法抓刘季,他们搜寻了一夜,不见汉王踪影,突然想起刘季可能去沛县接家小了,于是顾不上睡觉,直奔沛县,却扑了个空。

其实昨夜刘季也扑了个空,刘夫人吕雉也不是傻的,此兵凶战危之际,一家人待在沛县与等死无异,他们老早就撒腿跑了。

刘季没见着家小,也不敢在沛县多做停留,一行人继续向西逃去。

跑啊,跑啊,马儿马儿你快点跑,我的名字叫刘跑跑。

刘跑跑正跑着,忽然发现路边有一对小儿女在哭,仔细一看,这不是我家俩小孩吗?我老婆是怎么搞的,咋把我俩宝贝给跑丢了,快快上车,老爹带你们一起跑。

俩小孩于是哭哭啼啼

的上了车,抱住老爹抽泣不止,这两位就是后来的汉惠帝刘盈和鲁元公主了。

跑了没多久,钟离昧的骑兵追上来了。刘跑跑大急,这个钟离昧可是个狠人,没丁公那么好忽悠,被他追上来就惨了!阿婴,快加速,快,快……

其实夏侯婴早已把速度加到最快了,而且也把楚骑抛下了一段距离,但刘跑跑一心求跑,总觉得车子还是慢,他莫名奇妙

的想着,一定是这俩小讨债鬼给车子增加了重量,怎么办哪?!

史书记载,刘跑跑早年生的两个儿子,老大叫刘肥,老二就是这个刘盈,盈是丰盈、丰满的意思,还是肥。看来,刘跑跑早年真被饿怕了,就盼着两个儿子吃多点吃肥点。所以估计刘盈兄妹也体重不轻,这是两个小胖子。

此时此刻,刘跑跑一定很后悔让儿子吃太肥,于是一脚踢过去,竟将他一对儿女踹下车了。

史书记载

的也奇怪,刘家俩小孩从飞驰的马车上掉下,居然没伤残,夏侯婴遂立刻掉头回去,跳下车,将俩小孩抱了回来。怎么说这俩小孩也是夏侯叔叔看着长大的,咋能说丢就丢!

刘跑跑气死了,小孩踹下车被抓了,不一定会死,咱们要是被楚军追上了,大家都得一块死!这么简单的道理你咋就不懂呢,于是又扬起腿,接着踹。但夏侯婴也拗,竟又开回去接着捡,如是者三,刘跑跑怒了,拔出剑来要杀夏侯婴,夏侯婴满脸委屈

的嚎:“虽急不

可以驱,奈何弃之?”

刘跑跑怒不可遏,扬剑十余次,威胁要砍了夏侯婴,但夏侯渊始终不为所动。刘跑跑只好放弃,毕竟,杀了他谁来为自己驾车呢?那不是死

的更快吗?算了,听天由命吧!于是夏侯婴大显车神本色,一路狂驱,总算成功逃出了楚兵的追杀,来到下邑与驻军在这里的周吕侯吕泽军会和。下邑即今安徽砀山县,位置在砀郡与泗水郡之间,西距彭城约两百五十余里。当初刘跑跑攻入彭城之前,特意将大舅子吕泽的预备部队留在此处(注2),没想到现在起了大作用。刘季安顿下来后,又让夏侯婴驾车将他一对儿女送去下邑东面数十里处的丰邑,那里是刘季的老家,目下也在吕泽军的控制之下。

夏侯婴恐怕可以算是史上最著名的老司机了,他不仅给刘邦开车,后来还给汉惠帝刘盈、吕太后以及汉文帝刘恒都开过车。据史料记载,夏侯婴虽早已是

九卿之一的太仆了,可皇上出宫到大臣家里喝个酒赴个宴啥的,还是会指定让夏侯婴开车,可见其车技实为大汉第一人。

另外一边,刘父刘太公、刘夫人吕雉与小孩失散后,抄小路去找汉王。不成想没碰上刘跑跑,却遇上了楚军。楚军报告项王,项羽就把他们留在军营中,作为人质,

款待照顾得相当周到。

项羽是个真正拥有骑士精神的人,他再怎么恨刘季,那也只是两个男人之间的事,与其他人没有关系。迁怒于家小这样的事情,项羽做不出来,做出来那就不是项羽了。

以我们现在的观点,刘季跟项羽比起来似乎显得很没人性,不过在古人的思维里,弑父为大逆不道,杀儿女却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中国文化与西方文化最大的差别,就在于人伦关系。在希腊神话中,有一个常见的主题是“弑父”,比如宙斯的前两任神王都是被儿子杀的;而中国文化中从不见“弑父”,反而很多“杀子”的传说,比如舜的父亲瞽叟千方百计要杀他,舜都逆来顺受,再比如《二十四孝》中的“埋儿奉母”,简直挑战我们的三观。

但事实就是如此,中国从古就是农耕社会。在农耕社会中,老年人的经验与智慧是至关重要的,因为他们知道什么时候发洪水,什么时候播种。所谓“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老人是指导生产的专家,是德高望重的乡贤,是永远的地方权威,是一个家族、村落、县乡乃至国家最宝贵的财富。所以,中国王朝历来坚持“以孝治国”,坚持“尚老尊贤”,甚至在掌管行政的职业官僚体系之外,还有一个掌管教化的父老管理体系;如秦置乡三老,免除其兵役与徭役,地位甚高,规定得与县令抗礼,后来汉又增置县三老,东汉以后还有郡三老,并间置国三老。而西方的航海文明则更重视披荆斩浪的年轻人,人老了就没用了,所以西方人多有“弑父”精神,表现在生活中就是对权威的反抗与对自由的渴望。

总之,在古代中国人的精神世界中,永远是以老人为尊,以父母为重。如今父亲有了危难,子女不能熟视无睹

的地待在车上,可能的话,应当主动跳下车去以尽孝道。刘季的做法,只不过是帮两个不懂事的小孩

略尽孝道而已。总之,只要老子性功能正常,没了老婆可以再娶,没了儿女还可以再生,但身为老子的老子我却不可能再生出一个自己来。

图:清末民初木版老年画——二十四孝

况且,在儒家的传统思想里,身为领导,是不能讲儿女私情的。孔子曰:“天子爱天下,诸侯爱境内,不得过所爱者,恶私惠也。故知偏私之仁,王者恶之也。”大概意思是说帝王应该爱江山,而不该循私情。唐太宗杀兄逼父,照样是千古一帝;汉高祖踢子下车,也不妨碍他成为一代明君。

而凡是明君,通常都精力旺盛,所以即便五六十岁的高龄,也并不妨碍他们老来俏——譬如弄个第二春,搞个黄昏恋什么的。

汉王亦是如此。没过多久,项羽的大军又从彭城追击过来,刘季抵挡不住,只得撤离下邑,继续向西逃亡,但就算逃跑,也不忘忙里偷闲在定陶纳了个能歌善舞的美妾戚夫人(注3),使得辛苦危险的逃亡之旅顿时变得浪漫起来。失败不忘享受生活,逃命不忘收获爱情,刘季也真可算

的上是风流倜傥渣男本色。他老牛吃嫩草得了新欢,却不知老婆吕雉过得苦。想当年小吕妹妹以富家少女嫁给这个中年男人后,十几年来就没过过啥好日子,要干农活,要养子女,刘季落草后她还被抓进县牢,遭受狱卒的羞辱。而这几年刘季在外打仗,吕妹妹更是独守空房,每个夜晚来临的时候,孤独伴随左右,每个温柔笑容背后,有多少泪水哀愁。如今好不容易盼到老公做了汉王打回楚地,没开心几天又成了项羽的人质,物质生活虽无忧,但心里更苦了。这些苦日后都会成为高祖子孙的噩梦,女人的怨恨真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

注1:项羽临死前说:“此天之亡我,非战之罪也。”刘季临死前说:“吾以布衣提三尺剑取天下,此非天命乎?命乃在天,虽扁鹊何益!”

注2:吕氏一族本就是砀郡单父县人,下邑这一带算是他们的基本盘。事实上,由于吕氏在惠帝死后“政治错误”,其家族之大量功绩被史书刻意遗漏了,只有从《高祖功臣侯者年表》中才能寻得其蛛丝马迹,比如汉初封赏时仅比萧何少200户的丁复(7800户),表中却明确说他“属周吕侯(吕泽)”。也就是说,功勋绝不在灌婴樊哙之下的吕泽部将丁复,却在史书中并不列传,事迹不显;足见“佐高祖定天下”的吕泽一定被掩盖了更多的功勋。

注3:据葛洪《西京杂记》:“(戚)夫人善为翘袖折腰之舞。歌出塞入塞望归之曲。侍妇数百皆习之。后宫齐首高唱。声彻云霄。”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刘季,小孩,丁公,文化,刘邦,传统,道德,天下,沛县,汉王,观点评论

我的快乐小窝后续将为您提供丰富、全面的关于刘季,小孩,丁公,文化,刘邦,传统,道德,天下,沛县,汉王,观点评论内容,让您第一时间了解到关于刘季,小孩,丁公,文化,刘邦,传统,道德,天下,沛县,汉王,观点评论的热门信息。小编将持续从百度新闻、搜狗百科、微博热搜、知乎热门问答以及部分合作站点渠道收集和补充完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