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快乐小窝 值得一看 齐丁公吕伋:低调而冷门的齐国国君背后,藏着的是一段恢弘的往事

齐丁公吕伋:低调而冷门的齐国国君背后,藏着的是一段恢弘的往事

(丰镐遗址)夜色茫茫,从西周都城镐京,一队兵马疾驰而出,扬起道路上的尘土,正在急匆匆地赶赴一个叫做营丘的地方。营丘,即今天的山东省淄博市淄博区。当然了,在今天以前,它还叫做营丘,但在今天之后,它将叫做

(丰镐遗址)

夜色茫茫,从西周都城镐京,一队兵马疾驰而出,扬起道路上的尘土,正在急匆匆地赶赴一个叫做营丘的地方。

营丘,即今天的山东省淄博市淄博区。

当然了,在今天以前,它还叫做营丘,但在今天之后,它将叫做齐国。

这里,是周武王灭商建周之后,分封给当朝太师姜子牙的属地。

西周的分封制度,在历史上很有知名度。

周天子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把天下像蛋糕一样分成大小不一的若干块,将领给一块,功臣给一块,亲戚朋友再给一块。

这些一块一块分出去的蛋糕,我们叫做诸侯国。

而齐国,则是姜子牙分到的蛋糕。

不过很显然,周天子在分蛋糕的时候,显然是有些偏心了。

姜子牙七十岁高龄出山,兢兢业业的辅佐文王武王两代君王,灭商建周的大业,老爷子可以说是居功至伟,按理说,怎么着也得分一块滋味可口的大蛋糕。

(武王伐纣)

但根据史料的记载,我们会发现,姜子牙分到的齐国,其实条件并不算好。

《汉书·地理志》:“齐地负海潟卤,少五谷,而人民寡。”

史书记载,齐国地广,但没啥耕地,人口稀疏,整个国度弥漫着一股萎靡不振的气息。

但就是这样一个先天条件如此恶劣的国家,姜子牙想要接手,也还需要经历一次严峻的考验。

这个考验,来自于姜子牙带领军队离开镐京赴任齐国的路上。

镐京在陕西,而齐地在山东,路程可以说不是一般的远。

古代没有高速公路,也没有内燃机,更没有汽车,所以无论是十里,百里,还是千里之行,都只能始于足下。

由是,姜子牙同志带领大军,日夜兼程,跋山涉水,终于走到了齐地附近。

国都尽在眼前,但将士们却实在是走不动了。

这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他饿得慌。

连日来超负荷的行军速度使得士卒们精疲力尽,实在是走不动了。

走不动就是走不动,用鞭子抽也走不动了。

(姜子牙)

姜子牙同志,还是很有人文主义精神的,一看大家伙都累了,于是下令就地扎营,生火造反,军队休整一晚,大家调整一下,明天呢,咱们正好以全新的姿态,赶奔属于我们自己的国家。

精神面貌很重要,我们是去接管齐地的,不能被人家当成流浪汉。

所以,现在我们需要休息。

将士们要休息,姜子牙当然也要休息。

他出山的时候就已经七十岁,到现在年龄直逼百岁老人,赶了这么多天的路,老姜也觉得很疲惫。

于是,姜子牙宽衣解带,一头倒在营帐之中,就开始呼呼大睡。

不过,但凡是这种高人级别的,睡觉的时候总不会全然放松警惕,总还是有一根弦绷着的。

所以在半梦半醒之间,姜子牙突然听到不远处有人悄声说了这么一句话:

《史记》:“吾闻时难得而易失,客寝甚安,殆非就国者也。”

你看他们这帮人,睡觉睡得这么香,不管不顾,毫无戒备,哪儿像是要赴国建都的样子啊。

所谓机会难得,我看他们没啥精气神儿,咱们不如先下手为强。

一语惊醒梦中人,这几句议论算是把姜子牙的困意全都整没了。

合着自己带着大军在这旮沓睡觉,自己不知道,不了解的潜在敌人,已经有所图谋,准备要动手收拾自己了。

(营帐)

这叫什么,这不纯纯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头顶,自己说凉不就凉了?

这还睡什么觉?

你这个年龄段你睡得着觉?

望着漫天星斗和远处一望无际的黑暗,姜子牙决定,不能再睡了,必须马上出发。

姜子牙不睡了,他立刻集合军队,赶在黎明之前,抵达了营丘城外的淄水河边。

淄水河,相当于是护城河。

城没问题,河没问题,但河里有一支不属于自己阵营的士兵正在渡河,那可就是大大的有问题了。

这支军队呢,属于莱国。

莱国,是以前商朝的属国,周灭商之后,莱国由于离得比较远,所以一直没有归顺。

莱国的领导人,叫做莱候,名字虽然起得比较潦草,但却是个十足的野心家。

莱候野心勃勃,想要趁姜子牙的军队在城外休整之际,率先派一支奇兵占领营丘,然后顺势将齐地据为己有。

(营丘城遗址)

想法很美好,但他们的出兵速度还是慢了那么一丢丢。

并且,他们被姜子牙逮住的时机,不是很妙。

如果在渡河之前被姜子牙发现,他们还可以及时撤退,顶多算是白折腾一场。

如果在渡河之后被姜子牙发现,那姜子牙可能也就白发现了,因为那时候营丘城大概率已经被自己攻陷,齐地也就尽在掌中了。

但好死不死,姜子牙偏偏趁着自己的军队渡河渡到一半的时候发现了自己。

现在可倒好了,自己想退退不了,想进又进不了,完全地暴露在了姜子牙的军队之下,简直成了活靶子。

有这便宜,姜子牙当然不能不占,他立刻组织军队,对在淄水河中的莱国军队发起了一轮又一轮的不间断射击。

结果,莱军死伤惨重,哭爹喊娘一般地逃窜而去,齐国这就算是守住了。

(交战)

事实证明,人称“通天战斗法师”的姜子牙不是盖的,他这个人不仅打仗贼猛,治国更有一套。

前文中我曾引用《汉书》中的内容,来证明齐地的条件艰苦,然而姜子牙到了齐国没几年时间,史书中的记载变成了这样:

《晏子春秋》“齐自太公封国建邦以来,煮盐垦田,富甲一方、兵甲数万,足可以与楚匹敌。”

姜子牙到了齐国之后,一顿神奇操作,发展盐业,开垦荒地,农业商业两开花,齐国GDP节节攀升,很快就成为了富甲一方的强国。

不过,神龟虽寿,犹有竟时,姜子牙毕竟不是《封神榜》里那个通天彻地的老神仙,而是史书中的姜子牙,所以他也会有谢幕的一天。

周康王六年,公元前1011年,姜子牙病逝,时年139岁。

我们知道,在西周时期,周王室还是很有威严,很有牌面的。

周天子居安思危,他每天坐在天子的宝座之上,最常想到的一个问题就是:

封了这么多诸侯国,实在不便于管理,哪天诸侯国们要是不听指挥,或者起兵造反,那就是巨大的隐患,所以自己必须要想个法子,拿捏住这些诸侯国。

什么法子呢?

周天子要求,各诸侯国的国君,必须把自己的直系儿女送到镐京来做官。

(分封制)

镐京,那是西周的都城。

来镐京做官,那当的就是京官,那就是体制内的铁饭碗。

表面上,这是天大的好事儿,但实际上,这无异于是变相地把诸侯们的后代抓到镐京里来当人质。

你老老实实地在封地待着,周天子保你全家无事,整整齐齐,你要是敢整事儿,那不好意思,那我就先把你儿子送上西天。

这套制度虽然很不人性化,但周天子毕竟是天子,前脚把命令下达,后脚各诸侯国就开始陆陆续续的往镐京送儿子。

那时节,武王姬发已经病故,儿子成王姬诵成为了新领导。

姬诵做天子的时候,姜子牙还未病逝,而作为周朝的股肱之臣,周王室的铁杆死忠,送儿子的命令刚传到齐国,姜子牙就带着自己的长子吕伋出发了。

您没看错,别人都是把儿子送过去,我们的姜子牙同志买一送一,把自己也送过去了。

不过,相比之别的诸侯国把儿子送过去当人质,吕伋这个人质的待遇可以说是好了不止一点半点。

原因在于,成王姬诵的生母邑姜,是吕伋的妹妹,这么一来,吕伋就成了成王的舅舅。

孩子,我可是你亲舅舅啊,你不能拿对待敌人那一套来对我吧?

(齐丁公吕伋)

既然是实在亲戚,那就实在没有必要整得过于生分,何况吕伋为人忠诚,在到镐京后不久还帮成王平定了商朝遗民武庚的叛乱,更是狂刷了一波忠诚度。

成王姬诵也领便当之后,成王的儿子康王姬钊成为了新一任的周天子,康王即位六年后,姜子牙正好一百二十岁寿终正寝。

齐国的国君死了,吕伋就算是想要继续在镐京上班,也得考虑客观情况,辞别康王,回齐地接他老子的班。

于是,吕伋返回齐国,成为了齐国的第二任国君。

总体来说,齐丁公吕伋的一生,也是极为漫长的。

他一生辅佐了成王,康王,昭王三代君主,到周穆王姬满在位的时候才去世,也算是周朝的老资格了。

他执掌过周朝的虎贲卫队,替周天子平定过作乱的唐国,可以说,也是那个时代呼风唤雨的人物。

不过很显然,由于他的父亲姜子牙的明星光芒,这位国君反倒像是沧海遗珠,并不被人们悉知。

周朝的历史离我们太过遥远,沧海能变桑田,桑田也能再次变成大海,而像齐丁公吕伋这样的人物,恐怕也只有如作者这么无聊的人,才会有闲情逸致去写一写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营丘,国君,齐丁公,姜子牙,冷门,军队,齐国,齐地负,低调,时候,观点评论

我的快乐小窝后续将为您提供丰富、全面的关于营丘,国君,齐丁公,姜子牙,冷门,军队,齐国,齐地负,低调,时候,观点评论内容,让您第一时间了解到关于营丘,国君,齐丁公,姜子牙,冷门,军队,齐国,齐地负,低调,时候,观点评论的热门信息。小编将持续从百度新闻、搜狗百科、微博热搜、知乎热门问答以及部分合作站点渠道收集和补充完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