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快乐小窝 值得一看 明朝“妖狐夜出案”是怎么回事?它与西厂的建立又有什么关系呢?

明朝“妖狐夜出案”是怎么回事?它与西厂的建立又有什么关系呢?

前言朱元璋建立明朝后,为了加强自身的统治,设立了只听命于自己的锦衣卫制度。随后,通过锦衣卫的雷霆手段,制造了两起大案,处死了几万人,终于将对自己有威胁的官员和他所憎恶丞相制度彻底的消灭。明太祖朱元璋朱

前言

朱元璋建立明朝后,为了加强自身的统治,设立了只听命于自己的锦衣卫制度。

随后,通过锦衣卫的雷霆手段,制造了两起大案,处死了几万人,终于将对自己有威胁的官员和他所憎恶丞相制度彻底的消灭。

明太祖朱元璋

朱元璋自己也清楚,锦衣卫制度对于国家的危害,所以在晚年,就撤销了这个类似于特务机构的锦衣卫。同时稳固三司法制度,即刑部,督察院,和大理寺。

刑部掌握审判,大理寺负责对审判的案件进行复核,督察院的职责就是在审判之后又复核的案件,做最后的监察,以防止草菅人命和冤假错案的形成。

就封建社会而言,在封建中央高度集权的环境下,这套刑法制度已经相当的不错,并在最大的程度上,保证了一定程度上司法的独立和公正。

明朝锦衣卫

但是到了明成祖时期,朱棣又重新将朱元璋已经废除的锦衣卫制度恢复,不但如此,朱棣还设立了专门用来侦缉谋逆的新部门--东厂。

目的?恐惧!

朱棣在恢复了锦衣卫的编制后,又设立东厂,很多后人都觉是朱棣丧心病狂。原因其实很简单,一个锦衣卫就已经闹得满朝官员人心惶惶,在弄个东厂,岂不是要“尽戮诸臣”。

朱棣设立东厂自然不可能是因为他“丧心病狂”。在这项制度的背后,有着这位皇帝深藏内心的恐惧和怀疑。设立东厂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侦缉谋逆”。

朱棣知道自己是篡了侄子建文帝的位,才当上的皇帝。无论朱棣如何解释和辩驳说自己是靖难,可篡逆就是篡逆,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明成祖朱棣

而且在那场宫廷大火之后,建文帝就此彻底的消失了,是死是活,还不得而知。

在朱棣的心中,坐在这种靠造反获得的皇帝宝座,即使他的外表再倔强强势,内心却是异常的惶恐和不安。

这种内心的惶恐与不安,在方孝孺那句“死即死耳,诏不可草”的怒吼中,彻底的崩溃。连死都不畏惧,这让朱棣最后挟制人的办法都失去了作用,朱棣陷入了完全的惊恐与恐惧中。(也是这种恐惧,朱棣将首都迁到了北京。)

面对满朝的大臣,朱棣是打心眼的不信任,这些人表面上虽然遵奉我为皇帝,但是内心是否真的也如那个方孝孺一样,把我当作谋逆之人看待。

方孝孺剧照

人的恐惧来自于对于未知事物的不可掌握性和未知性。面对恐惧,有的人选择视而不见,有的人选择逃避,躲得远远的,但是最为有效的方式,就是摧毁让你恐怖的事物,或者成为比你所恐怖的事物还要恐怖的存在。

朱棣看看自己身边的人,大臣不可信,他们可能只是屈服于自己的暴力。

子女,不可信,他们只想获得我的位置。

东厂太监剧照

只有身边的宦官,是长在身边,与自己朝夕相处的人,而且这些人都被阉之人,就算手握权力,也没有办法当皇帝。

要感情有感情,要信任有信任,还那么安全。在皇帝和宦官之间建立起来一种以感情为基础,利益为纽带的特殊关系,来帮助朱棣对抗心中的恐惧。

东厂就在朱棣特殊的心里需求中孕育而生,成为了明朝所特有的一种法外之法。

地狱

在佛经中,有很多关于地狱的记载,经中记载地狱位于大铁围山中的八重海之内,受无间之苦。佛经中的地狱,谁都没有看过,但是人间的地狱是真的存在。

将东厂比喻为人间的地狱,恐怕这也没有比这更适合的形容了。

东厂就建在东安门外,大门是常年关闭不开的,要进入这里,就必须从西南的小门进入,进入之后,会有一个小厅,里面供奉着的神像就是岳飞。

明东厂遗址

估计是希望东厂的人员都要和岳飞一样忠心爱国吧。虽然到这里,看着似乎都还不错,可是如果你要再进一步向南边再走几步,就会发现一些不同寻常的存在。因为稍微南边一点的建筑,就是一座监狱。

只要进入这个监狱,就别想能完好无损的出来。一旦要被提审,自然会被用到一套刑具,就像如今的“套餐服务”一样。《明史.刑法志》就记载:

“全刑者曰械,曰镣,曰棍,曰拔,曰夹棍。五毒备具,呼声沸然,血肉溃烂,婉转求死不得。”

在这个监狱中,还有一种刑法叫做枷刑,这种枷,重达几十斤,到了万历年间这种重量更是被加重到三百斤,受刑人还必须站立。

也即是说,如果在这个地方获得如此的惩罚,基本上没几天就会被压死。嘉靖年间的杨继盛一案,杨继盛因为弹劾严嵩,被嘉靖仇视,命东厂审问。《明史》记载:

“及入狱,创甚,夜半而苏,碎瓷。手割腐肉,肉尽,筋挂膜,复手截去。狱卒执灯颤欲坠,继盛意气自如。”

从以上的内容来看,东厂不但有缉捕的权力,甚至还有审讯和关押的权力。而且更为神奇的是,东厂审理的案件,刑部,大理寺,甚至连督察院都不敢过问,足可见东厂的实力之强,对百官的威慑之大。

东厂令牌

“妖狐夜出”案

大明的朝廷有锦衣卫和东厂来负责“侦缉谋逆”已经是绰绰有余,然而到了成化年间明宪宗时期,却又多加设一个西厂?难道是明朝皇帝有这样特殊的嗜好,喜欢窥视别人吗?所有看似不可思议事情的背后,都有它非常符合逻辑的解释。

成化十二年,正月,宪宗皇帝率领百官去郊外祭祀天地,祈求新的一年可以风调雨顺。然而在这天出发的时侯还是阳光明媚,到了祭祀的时侯,忽然狂风大作,吹来的风,阴气逼人,竟然还有人被冻死。宪宗回宫之后,总感觉不好,毕竟是天子祭祀,竟然有如此的不祥恶风,难道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果然不出几月,就传出宫中有宫人看到类似于狐狸的动物出没,好像还有人因为此物而受伤。宪宗大怒,天子脚下尽然有妖物作祟,命人捉拿,但是忙了几月,一无所获。

狐狸没有抓到,在京城又发生了更为诡异的事情。

一个叫做赵灵安的京城商人在路上遇到一个用面纱遮面的女人,这个商人被此女的美貌所迷惑,又觉得此女无依无靠,就打算带回家做一房小妾。

但是让人感觉到恐惧的是,就在这个美貌女子被赵灵安带回家的第二天,赵府全家都死于非命,甚至连家里的养的猫狗,金鱼都全部死了。但是却没有发现了那个美女的尸体。

在这件事情之后,京城就会时不时发生一些命案,官府调查的时侯,就有目击证人说会在天黑之后发现有个美女在外游荡。

但是这个美女的行踪,在这个案子中始终都没有追查到。这件案子,被详细的记录在明史档案中,存在于故宫。

这个案子的背景相当复杂,虽然在民间关于这件超自然的事情众说纷纭,但是事情的背后,绝对没有表面看起来那样简单。

宪宗皇帝派出锦衣卫和东厂日夜搜查这件案子,终于发现一个妖道叫做李子龙,此人说自己会通天彻地之法,能用符咒遣使妖鬼。

为了要学这种咒符之术,宫中的太监鲍石,韦塞将这个妖道带进宫中。宪宗为此大怒,将李子龙,鲍石等一干人全部处死。

在这件事情之后,宪宗觉得最为可靠的宦官都不可相信,似乎东厂也没有那么可靠了。于是宪宗就安排他最信任的秉笔太监汪直建立西厂,执行一些秘密调查任务。

明宪宗朱见深

在某种程度上,宪宗觉得东厂建立已经有了几十年的时间了,很有可能已经被朝中的某些势力所控制。

在这起“妖狐夜出”的案子中,就有很多可疑的地方,毕竟此时,明朝建国已久,国内矛盾日益严重,朝廷内部的派系斗争也日趋激励。

所谓暗浪生汹涌,平地起风波,面对这样的怪像,宪宗也是无可奈何。

所以也可以说,如果说东厂是明成祖心中的恐惧体现,那么西厂就是明宪宗内心恐惧的化生。

八千女鬼

西厂在武宗时期被撤销,大明朝又只剩下东厂和锦衣卫。随后的时间里,东厂都一直被锦衣卫压着,没有多大的表现,直到一个人的出现。

这个人,就是被民间百姓成为“八千女鬼”的魏忠贤。因为魏忠贤的魏字,分拆开,就是“八千女鬼”。这个词的形容,也表现出魏忠贤此人的性格和行为中的微妙。

魏忠贤

魏忠贤掌控东厂期间,甚至有四个百姓在自家密室里面喝酒而谩骂魏忠贤,都被东厂的特务监听到,(真的不知道怎么监听到的)被抓到东厂监狱。魏忠贤对这四人的处理就是,谩骂的那个人被处以磔刑(就是肢体分裂),另外三人给予赏金,但是此时这三个人已经吓的不敢动弹了。

由此可见,魏忠贤手下的东厂已经监控到了一种什么样的地步,连百姓都是如此,就别说那些京官了。

总结

崇祯上台后,魏忠贤被杀,但是作为特务组织的东厂却一直存在,直到明朝的覆灭,这样的制度才彻底消失。

可以说明朝是中国历史上展开特务活动特别频繁,持续时间特别久的一个朝代。其特务组织活动的猖獗以及对于司法制度的破坏也是前所未有。

特别是这样的制度的安排,让明朝的士大夫阶层在中国历史所有的朝代中,生存的环境最为恶劣,没有之一。

轻则被杖和流放,重则磔刑加凌迟。恐怕这也是为什么在明朝的二百多年时间内,就会出现四个那么牛的太监,王振,汪直,刘瑾,魏忠贤。

这四人几乎达到了权倾朝野的地步,明朝时期宦官的地位之高(明朝很多的士大夫拜宦官为干爹)以及出现这么多历史留名的太监,和东西厂的设立都是有相当关系的。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什么,明朝,内心,皇帝,制度,地狱,恐惧,朱棣,锦衣卫,方孝孺,观点评论

我的快乐小窝后续将为您提供丰富、全面的关于什么,明朝,内心,皇帝,制度,地狱,恐惧,朱棣,锦衣卫,方孝孺,观点评论内容,让您第一时间了解到关于什么,明朝,内心,皇帝,制度,地狱,恐惧,朱棣,锦衣卫,方孝孺,观点评论的热门信息。小编将持续从百度新闻、搜狗百科、微博热搜、知乎热门问答以及部分合作站点渠道收集和补充完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