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快乐小窝 值得一看 郭子兴意图削弱朱元璋却未能实现,最终抑郁而亡

郭子兴意图削弱朱元璋却未能实现,最终抑郁而亡

郭子兴(1302年——1355年),定远(今安徽定远)人,元末群雄之一,江淮地区的红巾军领袖,是后来明太祖朱元璋能崛起的关键人物。总的来说,根据现有史料来看,朱元璋对郭子兴应该还算厚道,而郭子兴为人好

郭子兴(1302年——1355年),定远(今安徽定远)人,元末群雄之一,江淮地区的红巾军领袖,是后来明太祖朱元璋能崛起的关键人物。总的来说,根据现有史料来看,朱元璋对郭子兴应该还算厚道,而郭子兴为人好猜疑,时常算计朱元璋。至于郭子兴后代,长子、次子都死于与元军作战中,小儿子也是自命不凡,企图除掉朱元璋而被朱元璋杀死。郭子兴的女儿郭氏成为朱元璋的妃子——郭惠妃,养女就是大名鼎鼎的马皇后。

郭子兴的兴起

至正十一年(1351年),江淮一带人民纷纷起义,其中以颍州刘福通的起义影响最大。第二年正月,定远人郭子兴也“聚众烧香”,二月,与孙德崖等共五人率众起义,自称元帅,攻占了濠州城(今安徽凤阳)。元朝政府派彻里不花率三千骑兵前来镇压,但元军胆小怯战,不敢逼近红巾军,远远地离濠州城南三十里扎营,惟从四处去捕捉老百姓,包上红头巾,充作抓到的红巾军俘虏,向上级去献功。“于是,良民受害,呼亲唤旧,相继入城,去参加红巾军,“合势共守”。

朱元璋也在这种不得已的情况下,于这年的闰二月初奔向濠州城参加了郭子兴的红巾军。

朱元璋起先是充为步卒,两个多月后,郭子兴提升他为亲兵九夫长,并调到帅府做事。郭子兴看朱元璋“度量豁达,有智略”,才能出众,视为心腹,并把养女马氏嫁给了他。从此,人们就叫朱元璋为“朱公子”。起了个官名叫元璋,字国瑞。

在濠州和郭子兴同时起兵的孙德崖等四人,名位皆在郭子兴之上。他们与郭子兴的意见常有歧异,而郭子兴也看不起他们农民的粗直脾气,言语中常带些讥刺。至正十二年(1352年)九月,元军攻陷了徐州,起义军首领李二战死,彭大和赵均用率余部突围到濠州。彭大和赵均用虽战败,但所率领的兵力仍比濠州的起义军强大,因此,濠州五帅皆受彭、赵的节制。

而彭、赵也就卷入了濠州起义军的内部斗争。郭子兴和彭大在一起,赵均用和孙德崖等四人在一起,双方不断发生摩擦,甚至发展到火并的地步。后来元将贾鲁追击农民军,至正十二年(1352年)十二月包围了濠州城,大敌当前,农民军只好暂时把内部的怨恨放在一边,共同对付元军。

至正十三年(1353年)五月,贾鲁死,“元兵解围去”。濠州起义者在五个月的守城作战中“多死伤”。城围解除后,彭大、赵均用都自称为王,而郭子兴与孙德崖等却仍然是元帅。不久,彭大死去,其子彭早住统领父亲的部队。赵均用一天比一天专横,挟持郭子兴进攻盱眙、泗州,并企图加害郭子兴。于是朱元璋回到家乡去募兵,得七百余人,郭子兴就让他带领,并提升他为镇抚。

从此,朱元璋正式成为带兵的军官。但朱元璋感到几支起义军同住在一个地方,相互间不断发生冲突,而彭大和赵均用又以王者自居,其“部下多凌辱人”,心里不痛快。郭子兴因此便经常住在家里不管事。朱元璋有一次乘无人在身边时对郭子兴说:“彼日益合,我益离,久之必为所制。”郭子兴对朱元璋的劝告听不进去。同时,他是有抱负的人,对三年来“为人调用”的处境也很不满意。因此,他就决计离开濠州,自谋独立发展。

朱元璋

至正十四年(1354年)七月,朱元璋的部队顺利地攻下了滁州。便派人对赵均用说:“大王穷迫时,郭公开门延纳,德至厚也。大王不能报,反听细人言图之,自剪羽翼,失豪杰心,窃为大王不取。且其部曲犹众,杀之得无悔乎?”赵均用听说朱元璋的军队十分强大,内心惧怕;朱元璋又派人贿赂他的左右,郭子兴这才得以幸免一死,于是率领他的部队一万多人靠近在滁阳的朱元璋。

看到朱元璋“所将兵三万余,号令严明,军容整肃”,非常高兴。十月间,元丞相脱脱率师围高邮,分兵攻六合。六合的起义军遣使到滁州来求援,郭子兴因和他们的首领有仇,不肯发兵。朱元璋说:“六合破,滁不独存,唇齿也。可以小憾而弃大事乎!”于是朱元璋就率军前去支援,实在抵敌不住了,就组织全城军民撤退到滁州。元兵跟踪追击到滁州城外,朱元璋于涧边设伏大败元军。

抑郁而终

这时朱元璋清醒地估计到,虽然打了胜仗,但“元军尚强”,怕他们再来进攻滁州,于是就让城中父老把战场上获得的元军的马匹辎重并具牛酒送还元军,还告诉元军将领说:滁州城中都是百姓,聚集在一起,只是为了防御寇盗,你们应当去攻打高邮才对,怎么分兵来打滁州呢?饶了这一地方的百姓们吧。军需物资我们是情愿供应的。朱元璋就这样把元军的这一股祸水引向高邮,“滁城得完”。

元军撤退了,接着张士诚又在高邮大败元军,江淮地区的农民军又活跃了起来。郭子兴为人枭悍善斗,性情耿直,但易怒多疑不容人。碰到事情紧急时,总是听从朱元璋的计谋,就像对待自己左右手一样信任他。但事情解决之后,便马上又听信谗言疏远朱元璋。

郭子兴还将朱元璋左右办事能干者都召去,慢慢地剥夺他的兵权。因此朱元璋在替郭子兴办事时更加谨慎小心。将士有什么进献,马皇后总是将它们送给郭子兴的妻子。但郭子兴却没有什么远大的抱负,只是觉得自己和其他起义军的首领相比,“名称尚微,意在据滁阳而称王号”。朱元璋劝阻他说:“滁四面皆山,舟楫商旅不通,非可旦夕安者也。”

郭子兴

郭子兴才没奈何地打消了称王的念头。当时元朝的军事压力虽然解除了,但几万军队聚集在滁州这个山城里,军粮却成了问题。朱元璋建议移兵和阳就食,至正十五年(1355年)正月,张天祐和汤和率军攻取和州,郭子兴就任命朱元璋总和阳兵。

但当时军队的纪律极坏,“诸将破和阳,暴横多杀掠,城中夫妇不相保”。有一次,朱元璋外出,看见一个小孩立在门外,问他在这里干什么,回答说:父亲在官养马,母亲也在军营里,彼此不敢相认,“但以兄妹相呼,我不敢入”,所以在这里等候。

朱元璋知道这一情况以后,立即召集诸将,说:“诸将自滁来,多虏人妻女,使民夫妇离散,军无纪律,何以安众。凡军中所得夫妇,当悉还之。"第二天把所掠的妇女集合到衙门里面,命男子列门外两旁,然后放妇女一个个地出来,“令之曰:果夫妇相认而去,非夫妇无妄识。于是夫妇皆相携而往,室家得完,人民大悦”。

不久,孙德崖部的起义军也到和阳来就食,郭子兴一听孙德崖到了和州,他也急冲冲地从滁州赶来,前营已经出发,孙德崖正留在后军察看,这时他的军队与郭子兴的军队展开了战斗,死了很多人。郭子兴将孙德崖抓住,而朱元璋也被孙德崖军所捉。

郭子兴知道后,大吃一惊,立即派徐达前去代替朱元璋,并将孙德崖释放回去。孙德崖的部下释放了朱元璋,徐达也逃脱回来。郭子兴恨透了孙德崖,本想杀之而后快,只是因为朱元璋的缘故才勉强释放了他,因而一直闷闷不乐。

至正十五年(1355年)三月,郭子兴病死,这时刘福通等已于毫州建立了龙凤政权,就派人“至和阳招诸将入其党”,大家就推张天祐到亳州去受命。四月,张天祐带回来龙凤政权的任命,以郭子兴子郭天叙为都元帅,郭子兴的妇弟张天祐为右副元帅,朱元璋为左副元帅。

从龙凤政权所授官阶来看,郭天叙是主帅,张天祐居第二(元朝制度尊右),朱元璋居第三位。但实际上军中事务都是朱元璋说了算,他是事实上的主帅。因为朱有一支自己亲手建立起来的军队,有和自己患难与共屡经战阵的贴身将领,还有一批谋士。

朱元璋

朱元璋对上述任命是不满意的,曾因此而说过:“大丈夫宁能受制于人耶!”他的部下将领和谋士们提出,光靠自己,势孤力单,不如受之,“借为声援”。朱元璋才接受了这个任命,“纪年称龙凤”,“然事皆不禀其节制”。

至正十五年(1355年)九月,朱元璋命郭天叙、张天祐以及陈埜先合军再攻集庆,四面包围集庆城“凡七日”,战争打得正激烈的时候,陈埜先与城里的元将密约夹攻红巾军,郭天叙、张天祐皆死。陈埜先追击红巾军到溧阳时,当地的地主武装以为陈已投降红巾军,用计诱杀了他。郭、张两人死后,朱元璋就独任元帅府事,接管了郭子兴的所有部队。

尽管郭子兴次子郭天叙在攻打江南重镇集庆的时候战死,破城后,小明王还是册封郭天爵为中书右丞,权利在朱元璋之下。郭天爵认为自己是郭子兴的接班人,企图除掉朱元璋夺回权力。最终,他反被朱元璋处死。

洪武三年(1370年),朱元璋追封郭子兴为滁阳王,并下诏命有关部门为之建庙,用中牢祭祀,免除他的邻居宥氏的赋税徭役,让宥氏世代为滁阳王守墓。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滁州,元军,意图,濠州,赵均,朱元璋,起义军,红巾军,孙德崖,郭子兴,知识科普

我的快乐小窝后续将为您提供丰富、全面的关于滁州,元军,意图,濠州,赵均,朱元璋,起义军,红巾军,孙德崖,郭子兴,知识科普内容,让您第一时间了解到关于滁州,元军,意图,濠州,赵均,朱元璋,起义军,红巾军,孙德崖,郭子兴,知识科普的热门信息。小编将持续从百度新闻、搜狗百科、微博热搜、知乎热门问答以及部分合作站点渠道收集和补充完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