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快乐小窝 > 体育专栏 >曾“敲响警钟”的陈戌源,自己终了

曾“敲响警钟”的陈戌源,自己终了

曾“敲响警钟”的陈戌源,自己终了

撰文 / 赵宇

3月26日上午,湖北省黄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中国足球协会原主席陈戌源受贿案一审公开宣判,对被告人陈戌源以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对其受贿违法所得依法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关于陈戌源案,虽然央视新闻只披露了部分细节,但仍旧让人感到触目惊心。

据央视新闻报道,自2010年上半年至2022年年底,陈戌源利用担任上海国际港务股份有限公司总裁、董事长,中国足球协会换届筹备组组长,中国足协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8103万余元。

他担任中国足协主席期间共有9家俱乐部向他行贿,涉及金额共计3000多万元。其中最大一笔来自与河北华夏幸福俱乐部——2019年9月至2021年下半年,先后收受人民币共计1600万元。

一家职业足球俱乐部向足协主席行贿共计1600万元,这是我不曾想到的。但现在来看,也正常。

去年做《河北队之死》的稿子时,我曾拿到过一份河北华夏幸福俱乐部2017年至2019年预算表。上面显示俱乐部这3个赛季的总支出预算为人民币87.56亿元,总收入预算却只有3.46亿。而央视新闻披露的1600万元,还是发生在2019年之后。

那是一个疯狂砸钱的年代,甚至有人说,俱乐部实际花出去的钱,比这还要多。

在不计成本的投资之下,我们没能让俱乐部变得更加职业、正规,没能趁着有钱让俱乐部拥有自我生存能力。直到2023年3月,河北华夏幸福俱乐部走向消亡。随意而生,随意死去,那些自称专业的足球人们应该为此感到脸红。

过去13年,陈戌源总共收受贿赂217次。核算下来,平均每个月受贿1.39次。

在足球这个小圈子里,一个俱乐部掌控者、足协主席能够在13年受贿8103万元,这确实“数额巨大”。

几个月前,我曾说“在如今这样一个时代里,8103万元,够一个俱乐部一年的运营费用了”。结果一家来自中甲联赛的俱乐部负责人半开玩笑地回复:“怎么可能,这个够我们玩10年……”

除了陈戌源之外,前足协副主席、中超公司董事长于洪臣也将于今天被宣判。他受贿金额为2254万余元,其中包括350万尚未实际取得,这些受贿金额的时间跨度从2010年4月到2023年4月。“尚未实际取得”的钱从数量上而言就已超过2009年那批被抓的足协官员的最高金额。

于洪臣是在上一批足球反赌扫黑风暴的尾声进入中国足协的,最初担任中国足协副主席。他全程见证了第一次风暴,也以领导的身份给足协工作人员开过无数次“敲响警钟”的会议。20多年过去后,他成了“警钟”。

看了央视播出的庭审现场视频,尤其是陈戌源最后对着稿子发言那段,有些恍惚。那声音、腔调和部分措辞,和他当年以足协主席身份讲话时有些神似,只是从台上到了台下。发言之后再也听不到掌声,取而代之的是头皮都要触碰到桌面的弯腰深躬。

15年前那批贪了一两百万的足协领导都已恢复自由身,如今又换了一批上千万的人进去,唯独中国足球还是老样子,甚至在倒退。

最近这几天,国足在世界杯预选赛中客场被新加坡队2比2逼平,U19国青队在热身赛中连续两场被印尼队逼平。几年前,我多次批评中国足球青训糟糕,后继无人。某足协官员信誓旦旦地告诉我:“等着看吧,04、05年龄段的球员就会变好。”

今早一算,如今这支两次战平印尼队国青队,球员恰恰是04、05年龄段。当年对我说这些话的人如今已身陷囹圄,今日宣判。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

曾“敲响警钟”的陈戌源,自己终了

我的快乐小窝后续将为您提供丰富、全面的关于曾“敲响警钟”的陈戌源,自己终了内容,让您第一时间了解到关于曾“敲响警钟”的陈戌源,自己终了的热门信息。小编将持续从百度新闻、搜狗百科、微博热搜、知乎热门问答以及部分合作站点渠道收集和补充完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