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快乐小窝 值得一看 北宋奇案:男子交友不慎,爱妻被和尚骗入寺中,包公做怪梦断奇案

北宋奇案:男子交友不慎,爱妻被和尚骗入寺中,包公做怪梦断奇案

北宋年间,贵州道·程番府(今惠州县)有一个秀才叫丁锐中,经常在安福寺内读书。一来二去,便与寺中一个法号为“心慧”的和尚成了朋友。丁锐中读书之时,心慧常常送来汤米素食,丁生感激不尽,便在某日邀心慧去家中

北宋年间,贵州道·程番府(今惠州县)有一个秀才叫丁锐中,经常在安福寺内读书。一来二去,便与寺中一个法号为“心慧”的和尚成了朋友。丁锐中读书之时,心慧常常送来汤米素食,丁生感激不尽,便在某日邀心慧去家中做客,以报答他在寺中照顾之恩。

心慧欣然应允,当日中午到了丁生家中。丁生吩咐老婆邓氏,做些美味的素食,招待心慧。心慧见邓氏美貌,言辞清雅,不自觉间,竟动了凡心,想要把邓氏据为己有。

不久,丁生去外面办事,十余天之后,仍不见其归来。心慧探得消息后,便花钱雇了两个道士,假扮轿夫,前来丁生家中诱骗邓氏道,“小娘子,你相公在我们寺里读书,太过劳神,忽然得了中风之病,如今奄奄一息,生死未卜。临危之际,他叫我找了轿子,带你去寺里看他。”

邓氏心中疑惑,盯着那两个轿夫问心慧,“既然你雇了轿子,为什么不把他送回家来呢?”

心慧一时语塞,不知如何作答,一个道士慌忙替他撒谎道,“安福寺到你家中还有十余里路子,我们若是将他抬回来,恐怕风寒之症更加严重了!”

“对对对!”心慧赶紧点头应和道,“小娘子赶紧跟我走吧,等到了寺里,看到你相公,到时候你再决定:究竟是找轿子把他送回家来医治,还是请郎中去我们寺里,就在那里医治。”

邓氏听这和尚说得在理,便不再怀疑,随即上了轿子。心慧一路小心翼翼,两个轿夫为了拖到天黑,故意放慢了脚步。等四人到了安福寺外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心慧借着夜幕,将邓氏带进了自己房中。邓氏左右不见丈夫,便问心慧,“我相公在哪里?你不是说他已经卧床不起了吗?为何床上空无一人?”

“怪了!丁官人上午还在这床上躺着,现在为何就不见了呢?”心慧故作诧异地摸了摸他的光头,又假惺惺地对邓氏说道,“小娘子稍坐片刻,我去问问方丈,看他究竟把丁官人藏哪里去了。”

“劳烦师傅了。”丁氏不知是计,当真坐在房中等候。但见床上锦衾绣褥,罗帐花枕,件件精美,完全不像佛门清修之地。未几,心慧端了美酒美食进来,一脸偷笑地说道,“小娘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相公的病已经好了!因为太过思念你,他又回家找你去了。现在天色已晚,回家的路途甚远,不如你在这里暂住一晚,等明日天色大亮,我再请两个轿夫,将你送回家中可好?”

“既然他回家了,为何我们在路上没有碰到他?”邓氏更加疑惑,心慧吱唔道,“可能是因为他走的小路,我们走的是官道的缘故吧?”听这和尚如此一说,邓氏又将信将疑。坐了一下午的轿子,她早饿了,于是拿起糕点,小心翼翼地吃了几口。心慧一个劲儿地劝她吃酒,邓氏担心酒中做了文章,始终不饮。

心慧也不泄气,继续殷勤侍奉。邓氏感到有些不惬意,便将这个和尚请了出去,随后关好了房门。因为这是第一次在外面住宿,邓氏始终不敢闭眼入睡。及至深夜,房中蜡烛即将燃完,邓氏也打起了瞌睡。就在这时,床下忽然传来“哗啦”一阵响声,邓氏猛然惊醒,她竟发现床下地砖缓缓打开,从里面冒出一个和尚的脑袋来。

那个和尚,正是心慧。邓氏恍然醒悟:这个屋内,竟然还有地洞。她暗暗庆幸自己没有脱衣,慌忙跳下床来询问,“大师傅,这一晚上了你还不休息,却是跑到我房间里来作甚?”

到了此时,心慧也不隐瞒了,直接道明了自己的相思之意,随后就开始对邓氏动手动脚。邓氏这才意识到:着了这家伙的道了!赶紧扬声呼喊,“不好了,有贼来了!救命啊!”喊毕,她又跑到房门口去开门,可是房门早已被心慧从外面锁上了。

这厮一个恶狗扑食,将邓氏从身后抱住道,“小娘子,不怕告诉你,这个房间是隔音的,你就是叫破了喉咙,现在也没人来救你啊!”

“恶贼,你不得好死!”邓氏剧烈挣扎,因此抓伤了心慧。心慧火冒三丈,迅速挥出几巴掌将邓氏打晕,随后干了那禽兽之事。第二日清晨,邓氏醒来,发现自己被玷污,不禁泪流满面。心慧不由得搂着她身子坏笑道,“小娘子,木已成舟,不如你从此做个假和尚,留在这寺中,我可以每日好酒好菜地招待你,保你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你看如何?”

“我若是不答应呢?”邓氏咬咬牙,想一死了之。心慧哈哈笑道,“你若不答应,我现在就结果了你的性命!”说罢,这恶人丢出一把早已准备好的剪刀吓唬,邓氏又寻思道:我若这般死了,我相公怎么知道我的冤屈?不如答应他的要求,苟且活着;等日后见到了相公,再将今日所受委屈一一诉明。

打定了主意后,邓氏擦干了眼泪,主动让心慧给她剃了长发,戴上僧帽,当起了假和尚。心慧起初对邓氏还有些戒备,但与她睡了一个月后,发现她日益温顺,于是渐渐地,就不再软禁她了,可以允许她在寺庙里随意走动。

不久,丁生从外面回来了,他四处找不到邓氏,便来寺中找心慧诉苦。邓氏听到丁生的声音后,立即哭着脸跑到他面前,讲诉了她被骗的经过。丁生听后勃然大怒,就近捡了根棍子要找心慧拼命。心慧闻讯,带着四名恶僧前来,他们不仅将丁生胖揍了一顿,还找来刀子,要结果了他性命。

哪知邓氏一时性急,从一个和尚手中抢了刀子,抵在自己脖子上道,“你们快放了我相公,不然我马上挥刀自刎。”

“好,我马上放人,小娘子你别激动啊!”心慧可不想邓氏就这样死了,便假意将丁生放了。邓氏由此放松了戒备,心慧趁机上前,抢过刀子,重新将二人抓了起来。邓氏不由得破口大骂,心慧狠狠煽了她一巴掌后,将她用绳子吊在了睡房之中。随后提着刀子走到丁生面前道,“丁兄,我本来想放你一马的,可是不凑巧,你竟然知道了这件事情。为了让你帮我保守秘密,我现在只能请你去见佛祖了。”

“呸,你个恶贼!你现在杀了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苍天有眼,我一定会去地府参你一本的。”丁锐中破口大骂。

心慧虽然心狠手辣,但他毕竟还是个佛教教徒,还是有些相信因果报应的。为了给自己积点阴德,他放弃了杀掉丁生的念头。转而带了两名帮手,将这丁生囚在了一口废弃的大铜钟之下。那钟重达四五百斤,若没有两三个人合力,一个人是绝对搬不起来的。心慧将丁生罩在钟下后,每日只从钟顶的小洞口丢下一个野果,吊着丁生的性命。

丁生试着撞钟来吸引方丈的注意,可是他身单力薄,钟内又没有其他器物,根本就无法将该钟撞响。邓氏知道丁生还未被杀,但她却不知道心慧将他藏到哪里了。因此为了打听到丈夫的下落,她不得不忍辱偷生地继续留在心慧身边。

七日之后,包公到贵州出巡,路过安福寺时,天色已晚,他便带着随从一行,借住在安福寺内。心慧早就听说了包公的威名,为了避免邓氏找他鸣冤诉苦,这厮早早地将其囚禁在了睡屋的地洞之中。

当夜,包公入睡后,竟梦见观音大师将其引至一大钟之处,钟下隐隐约约趴着一条黑龙。包公半夜惊醒,还没有在意,但这之后,他又接连做了两个同样的怪梦。包公遂觉奇怪,于是第二天一早,起床之后,他就寻着梦中的足迹,找到观音殿外,果然看到了梦中那口一模一样的大钟。包公更觉诧异,于是立即命人将大钟挪开。

那时,丁生已经奄奄一息。看到钟外众人大都穿着官服,他才感觉自己有救了,不由得“哇”地一声就哭了出来。包公一番安慰,再命人送来饭食,让其恢复精神元气后,丁生道出了自己的冤屈。

包公立即命人捉了心慧及其四名党羽前来问话,心慧情知赖不过去了,只得如实交代了诱骗邓氏,暗地囚禁丁生的犯罪事实。寺中方丈没想到自己爱徒竟是如此禽兽,不由得连连哀叹,“罪过啊罪过!”

最终,邓氏也被包公救出,心慧被判了斩立决,他那四名帮凶,连同两个扮作轿夫的道士,被杖打六十大棒后,还被流放到了三千里之外的极寒之地,永远不得回来了。

本文根据《包公案》改写。编后语:这个案子,虽然心慧十恶不赦,罪该万死,但起因还是丁生交友不慎引起,所以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我们为人交友处世,一定要擦亮眼睛啊!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大概就是这个道理吧。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轿子,小娘子,爱妻,房门,丁生,相公,床上,包公,邓氏,心慧,故事传记

我的快乐小窝后续将为您提供丰富、全面的关于轿子,小娘子,爱妻,房门,丁生,相公,床上,包公,邓氏,心慧,故事传记内容,让您第一时间了解到关于轿子,小娘子,爱妻,房门,丁生,相公,床上,包公,邓氏,心慧,故事传记的热门信息。小编将持续从百度新闻、搜狗百科、微博热搜、知乎热门问答以及部分合作站点渠道收集和补充完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