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快乐小窝 值得一看 北宋奇案:和尚苦等两年,迎娶貌美人妻,因酒后泄密最终害人害己

北宋奇案:和尚苦等两年,迎娶貌美人妻,因酒后泄密最终害人害己

北宋仁宗年间,江州有一个商人叫张德财,二十六岁时娶妻韩氏。韩氏身材妖娆,长得也是貌美绝伦,但是她嫁给张德财三年之后,肚子都还不见凸起。俗话说“不孝有三,无后最大”。这事儿可急坏了张德财,于是带着韩氏四

北宋仁宗年间,江州有一个商人叫张德财,二十六岁时娶妻韩氏。韩氏身材妖娆,长得也是貌美绝伦,但是她嫁给张德财三年之后,肚子都还不见凸起。俗话说“不孝有三,无后最大”。这事儿可急坏了张德财,于是带着韩氏四处求医问药,但均不见好转。无奈之下,张德财只得带着韩氏,去永宁寺求神拜佛,除此之外,月中,月末之时,他还要请和尚到家中诵经。最终目的只有一个:求得子嗣,延续张家香火。

永宁寺和尚慧心,年轻俊朗,气质不凡,张德财只觉得这个和尚顺眼,因此每次只请他到家中诵经。彼时,慧心出家不到两年,凡心不改,见到貌若天仙的韩氏时,他竟有些蠢蠢欲动。可这个韩氏,是别人的老婆,又不好勾引,慧心根本找不到下手的机会。为此,这小子常常是寝食难安,还好“天无绝人之路”,不久,他想到了一个妙计——

某年九月十五日,慧心在张德财家诵完经后,便悄悄买通韩氏的丫鬟小翠,让她偷一只女主子最喜欢的睡鞋给他。小翠得了二两银子,心里想到:女主子睡鞋多的是,丢一双都没什么大事,更别说只丢一只了。倘若她问起,就假称被野猫叼走了。于是,小翠就偷了一只韩氏的睡鞋给慧心和尚。

慧心如获至宝,每日都要拿着鞋子偷偷看好多次,借以表达对韩氏的思念之情。一日,张德财又到寺庙中来,请慧心去家中诵经。慧心灵机一动,故意将那只睡鞋丢在了自己诵经的阁子外。那双睡鞋,还是张德财给韩氏买的。他看到它后,一眼就认出来了,心中不禁起疑道:怪不得这两个月没见她穿这双鞋子了,原来是被人拿走了。拿走这鞋子的人,必然跟她有染!肯定是奸夫,而这个奸夫,多半就是这慧心和尚了。

因为慧心是佛门中人,张德财又颇为迷信,他不好得罪他,便回家拿韩氏出气。当然,在拿她出气之前,他还不忘试探她一番,“娘子,三个月前,我给你买的那双睡鞋哪里去了,最近这两个月,怎么不见你穿呢?”

“那双睡鞋啊?好像被野猫叼走了半只,没法穿了——”韩氏说话吞吞吐吐,因为她没有保管好这双鞋子,心里挺惭愧的。张德财只觉得韩氏跟那和尚有问题,但他也不便说破,只狠狠地扇了她几耳光,便写了一封休书,直接将韩氏休掉了。

韩氏以为张德财怪她生不出儿女,才借机将她休掉的,所以她也没厚着脸皮留下来;只默默地收拾好自己的行囊,含泪离开了张家。慧心打听到这个消息后,立即也下山还俗了,从此,他改了个名字叫冯仁,花钱住进了韩氏的村里,天天打探她的消息,总想找个机会跟她偶遇,可是韩氏受了打击,回到娘家后,基本是足不出户。

韩家人也是颜面扫地,绝口不提女儿之事。如此地过了两年,韩父才想把这个不争气的女儿另嫁了。冯仁得知这个消息后,立即花了几两银子去韩家说媒,此时,他已经将自己包装成了一个成功的商人,不仅赢得了村里人的好感,还在村里修建了楼台别墅。韩父听说是年轻有为的冯财主上门提亲,那自然是欢喜无比,立马就答应了这门亲事。

很快,冯仁选了个黄道吉日,跟韩氏成亲了。婚后,冯仁对韩氏呵护备至,韩氏没料到自己二嫁,还会找到对自己这么好的男人,她心中也是欢喜啊。然而,好景不长。结婚当年的中秋节,冯仁喝高了。俗话说,“酒后吐真言”,这小子一高兴,便拉着韩氏的手道,“娘子,我们能有今日,还多亏了小翠的帮助啊!如果不是她当日偷出那半只睡鞋,姓张那小子怎么可能把你休掉?我又怎么可能娶到貌美如花的你呢?”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韩氏大惊,心里寻思:自己被休掉之事,实属丑事一件,这两年以来,家中人从不对外人说起,可这个冯仁,是怎么知道的呢?经过细问,冯仁道出了其中细情。韩氏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个冯仁,竟是当日诵经的和尚。他处心积虑地偷出自己的睡鞋,竟是为了得到自己?可怜张德财,竟中了他的诡计!

想到这里,韩氏觉得这个冯仁做事太过卑鄙,于是第二日便回了娘家,将此事告诉了韩父,期望他能给自己做主,好好教训冯仁一番。韩父听了却是不怒反笑,“或许这就是你们的缘分啊!由此可见,那个冯仁还是挺爱你的嘛,不然他为何要煞费此等苦心?”

“爹爹,你怎么能这样说呢?张德财曾经待女儿不薄啊!如果没有这个冯仁做这等龌龊之事,我夫张君怎么可能含恨把我休掉?”韩氏恨自己父亲为虎作伥,哭哭啼啼跟他吵了几句后,竟回到屋中,上吊自杀了。

韩父痛失爱女,心中也十分难过,他认为这件事皆由冯仁而起,于是一气之下将他告到了县衙。恰好当时包公奉了仁宗之命到江州巡视,县令无法定夺这件案子,便请包公做主。包公命张龙,赵虎将冯仁拘到县衙问话,追问睡鞋之事。此时,冯仁已经知道韩氏上吊自缢了,也知道是他酒后吐真言坏了大事,不过他并没有一丝悔意。相反,韩氏死了,他也觉得人生了无生趣,于是将当日之事和盘托出,目的只有一个:速速求死,与韩氏同去。

包公觉得这小子用情至深,本不想杀他,但又可怜他将此情用错了地方,害得韩氏枉死,于是最终没收了他的家产,判了个斩刑,以儆效尤。不得不说,冯仁对韩氏确实是用情至深,但他确实用错了情,毕竟当时韩氏已为张德财之妻。他使用非法而卑鄙的手段将韩氏夺得,不仅不光彩,还有失道德,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张德财未了解事情真相,却将韩氏休掉,实在是一介莽夫。最为无辜的是这个韩氏了,只因长得好看,无端中却招来这等祸事,这也不是她的错啊,最后却上吊自缢,实在是可怜可叹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慧心,鞋子,人妻,冯仁,小子,小翠,消息,张德,包公,韩父,故事传记

我的快乐小窝后续将为您提供丰富、全面的关于慧心,鞋子,人妻,冯仁,小子,小翠,消息,张德,包公,韩父,故事传记内容,让您第一时间了解到关于慧心,鞋子,人妻,冯仁,小子,小翠,消息,张德,包公,韩父,故事传记的热门信息。小编将持续从百度新闻、搜狗百科、微博热搜、知乎热门问答以及部分合作站点渠道收集和补充完善信息。